闲话财经 《电子商务法》实施在即 你朋友圈里的代购还好吗?

聊 聊 侃 侃 财 经 热 点

[ 第024期 ] 2018-12-19

你朋友圈里的代购还好吗?

澳大利亚的奶粉、韩国的化妆品、日本的电饭煲、欧美的奢侈品、南美的咖啡豆……几乎每个人的朋友圈里都充斥着一两个代购的“朋友”。而新《电子商务法》即将于明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对于活跃在朋友圈的代购们来说,这个冬天似乎格外的寒冷。

       今年8月3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新法将定于明年1月1日开始实施。《电商法》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依法履行纳税义务。至此,此前处于灰色地带的个人代购将纳入法律监管体系。

个人代购非法外之地

       在《电商法》出台之前,“人肉代购”似乎已经成为人们默认的合法购物方式。个人代购卖家以个人物品的名义将代购的物品邮寄入境逃脱关税,买家以低于市场的价格买进,有需求有供给,逐渐形成一条完善的代购产业链。

       法律人士认为,中国公民在海外购买了商品却没有经过海关报关,直接拿到国内进行销售,看起来是代购行为,但实际上是一种违法行为,尤其是当代购的产品逃脱的关税到达一定额度,就会构成走私普通货品罪。

       今年年初,一则“淘宝店店主因代购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五十万元”的新闻在代购圈掀起轩然大波。据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2013年,被告人以淘宝店为销售渠道,雇请“水客”偷带及自行携带等方式走私高档服装进境,并销售牟利。

       经统计,被告人在香港刷卡购买并走私进境的服饰金额总计人民币11400558.93元,经核定,上述服饰偷逃税款共计人民币3005187.33元。而根据《刑法》的有关规定,偷税250万元以上的,属于“偷逃应缴税额特别巨大”。

       “铤而走险”成为人肉代购们的代名词。“就监管而言,微商、代购都不应该处在法外之地;就商品本身而言,个人代购商品的真伪、质量很难得到保障,售后维权更是难上加难。”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曾就此事对媒体表示。

朋友圈代购迎变局

       今年是李霏定居在巴黎的第五年,也是她做代购的第五年。从五年前到巴黎读书,李霏也和她身边其他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一样,利用课余时间做起了代购。

       “一开始就是帮身边的亲戚、朋友买些化妆品和一些奢侈品的鞋包,后来慢慢也有其他介绍的客户来咨询购买一些。”李霏回忆,自己本来出于喜欢购物的兴趣开始利用朋友圈做代购,没想到客户越来越多。

       李霏的家乡在浙江宁波,被列为全国“跨境电商五大试点”之一。2014年李霏注册了一家淘宝店,主要代购化妆品,李霏把大量的化妆品邮寄回国囤货,而她的家人则帮她打理淘宝店的订单。

       相对于淘宝店,朋友圈则是李霏代购奢侈品的“主战场”。“中国人非常喜欢买奢侈品,尤其到每年年中和年末的打折季时,订单都接不完的。”李霏表示,绝大部分来找到自己买奢侈品的中国客人都是出于可以避免缴纳高额奢侈品税的目的。

       今年8月份《电商法》即将实施的消息一出,李霏预感到行业洗牌即将到来。随后,上海浦东机场一个航班查处百余个代购的消息在代购圈流传,李霏随手在朋友圈里转发了这个消息,也感慨了过去几年的心酸和对未来的不定性的焦虑。

       今年10月底,李霏暂停了在伦敦的一切代购工作飞回了宁波,11月她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自己公司营业执照的图片,表明她将会留在这个行业。“从法律趋势来看,这个行业的监管只会越来越严格。希望我会一直做下去。”李霏说。

       但事实是,相对于李霏优越的经济条件,大多数个人资金能力不足的留学生代购只能选择退出。在朋友圈,平日里辗转各大商场的代购们纷纷开始清仓促销,甚至一些平日里买不到、价格被炒到几倍的爆款货品,也加入了清仓的队伍。

此前有媒体称,代购是一个“没有生产,只有流通”的万亿级市场。代购在朋友圈改变着人们的消费习惯,也在更大范围内影响着经济业态。在十几天后,无论是朋友圈的人肉代购还是海淘平台的直邮代购,都将接受更严苛的法律监管。对于他们来说,观望或许是最好的态度。

栏目介绍

本期编辑

本期责编

梦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