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惧萧条的勇者

【来源:大申文娱 出品:大申文娱】

作者:杨茜 摄影:杨茜

在实体书业依然萧条的今天,一家把美与设计做到极致的书店悄悄得在上海泰晤士小镇开业了。在这家美得不真实的书店里,我们似乎圆了自己曾经的梦想。但是在骨感的现实和丰满的理想之间,依然有重重的浓雾,找出方向并不简单。

去往钟书阁之前,我对它的印象仅仅是各方网友给它的标签——“中国最美书店”。在这个标签化的时代,无疑这样的标签是十分吸引人的。在这个实体书业集体灾难的时代,用这样的花精力打造一家实体书店更是吸引人的。

初遇钟书阁

虽然有“最美书店”的心理准备,但真正走近它,还是着实被震撼了一把。铺天盖地的书第一感受,从头顶到身边甚至到脚下,都被各种书籍包围。书店一楼的地板是透明的,下面都是“圣经”一样的大部头。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种奢望,能真正置身书海,随身可取书籍,这种铺天盖地的书让人感到浓厚的文化气息。一楼主要部分是被书架隔成了九间房的超大型“九宫格”书房,所有的设计都是中国古典式的,在每个小房间门上都有用匾额写成的分类,囊括了“国学精粹”所有的书籍也基本上都是以中国文化为主。在房间与房间的中间,特意留出了像榻榻米一样的座位,如果你随手拿起一本书,可以“就窗而坐”享受自己私密的读书时光。在这九间房中,还有很多用心的独特之处,比如房顶画有西方教堂式的壁画,高大的书架之中摆放了一些艺术品和精装类古本读物,其中一间被设计成了上海二三十年代时候的书房模样,颇有海派文化的味道。所有的书架和环境都会给进店的人从内至外的震撼,这里有中国传统书店中鲜见的精致,幽雅和美感。

店里的领班笑着说:“有很多读者说这个九宫格形状的书房非常舒服,虽然光线并不强但是十分安静私密,可以充分让他们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读书空间。这里的人气也是最好的。”

后来书店经理告诉我,单单是这里的设计费就花了40多万,耗时一年多,一直在不停得改动磨合设计图,由于一些消防的缘故,一楼的九宫格其实远没有达到他们原本的预想效果。

可能由于当天并不是节假日,在书店里看书的人也不是很多,置身九宫格书房能够深刻得感觉到中国传统书本文化带来的肃穆感。

作为一家设计得如此极端的实体书店,他们并没有打算只提供宁静的读书文化,而是朝着个性化服务又前进了一步。

“其实我们想要提供的还是一种服务和体验,消费者不仅能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书,还能够有一种极致的体验,就是把舒适和休闲嵌入读书的时光里,现在的社会白领和学生们都可忙了,他们的生活中哪有这样的机会一边喝着咖啡喝着茶一边在这么好的环境里看自己爱看的书,长期下去,传统文化和书本文化就会被遗忘的。”站在书店大厅的领班对于书的摆放是否整齐十分在意:“我们这里还打算放一些私人的书柜,每个书柜上会贴上标签,这样读者会像有自己的私人小书店一样,可以随时过来看。”

在一楼的大厅尽头,一眼可以看到一些咖啡厅的桌椅,还有个精致的中式吧台,可以在这里直接点餐,享受看书时属于自己内心的一种沉静。经理说这里的吧台还可以办小型的聚餐和沙龙:“当然了,考虑到我们实体书店现在的压力,要办沙龙和聚会就要做好花钱的准备。”

现代与传统的碰撞

在往二楼走的路上,靠墙的一边是一直延伸到房顶的书架,书架上一格不落得摆满了书。这里的书装饰的味道更浓些,在被问到为什么要放些不可能卖的书时,经理无奈得表示当初这些接近房顶的书放的时候就费了很大的心思,就是为了能够填满所有的书架,现在想拿下来估计也是不可能了。

他挥挥手:“我们累一点无所谓,其实这些书本来也不打算卖的,就是起一个装饰的作用,装饰怎么就不重要了?最起码可以发挥一点营造氛围的作用。可以让来的人感受到多一分的文化气息,目的就达到了。”

二楼大体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是二楼中央的大房间,另一部分是绕着这个大厅一圈的环形长廊。二楼的大房间也是书店的一个重要“心脏”,房顶是一面巨大的反射镜,所有书架延伸至房顶,从上至下呈一个圆弧状,中间竖立着白色闪亮的方柱,书架和墙全部漆成了白色,一种后现代艺术感立刻被凸显出来。

“我们为了符合这里的风格,就只放一些现代小说,青春读物和白领爱看的休闲书籍了,其实还是以侦探推理小说这些比较热门的类别为主吧。”领班姑娘心急着让我帮书店拍出最好看的照片:“对着房顶的镜子拍出来照片效果是最好的,特别像电影的情节。”

环绕着中间的大厅,旁边是一整圈黑色镜面铺成的长廊,靠墙的一边隔几步就有桌椅可以坐下来看书。在长廊的墙上挂着许多水彩画,长廊也放满书架,大多数是画集字帖和艺术作品。

走过二楼要下去的时候,领班叫住我:“其实我们的卫生间都很有特色的,里面的水池是复古的,每个隔间和外面都放了书。老板希望怀旧一下中国的如厕文化。”一直被领到卫生间旁边我才看见里面确实是放了好些本《故事会》。

“为什么没有放点诗集和其他的热门杂志?”

“这个问题我们想了很久,要放些什么书比较合适,大家开会开了好几天都没定下来,意见分歧太多。最后实在没办法,负责人拍板放了《故事会》,也许看上去有点突兀是吧。”

整个书店的两层就这样被划为了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的设计风格迥异,摆的书分类严谨。

“我们是实体书店,不是图书馆。想免费看书,应该去图书馆,那不是我们的义务”

其中一个店员说:“其实我们也是很担心的,现在中国的实体书店情况比较困难。我们不能跟网上书店去竞争价格,但这个书店是我们老板的一个梦想。我也一直想开一家这样漂亮的书店。所以我还是希望来买书的人多一些,至少,这样可以让钟书阁一直开下去。” 对于如此极端的一家实体书店,不仅店员清楚这其中的难处,经理房峻更知道脱俗的环境和体验挣不来盈利,如果单纯得提供体验,也许他的老板还没有这样的实力。房峻告诉我们,其实钟书书店本身是一个教辅系列的书店,不提供文化书籍销售,但当钟书书店已经开出了第21家分店的时候,老板金浩终于忍不住放开手要去开一家钟书阁这样的地方。 “我们是实体书店,不是图书馆。想免费看书,应该去图书馆,那不是我们的义务。”对于今年甚至明年也许书店都不能盈利的现实,房峻坐在自己阁楼上的办公桌前神情凝重得跟我说,“应该鼓励读者来买书,虽然提供这么好的环境是我认为作为书店老板的责任,但提供免费看书就不是我的义务了。来了书店就是花钱的。”

对于这样的观点是否会有争议他并没有担心,在他看来,这样的观点即便现在有争议,早晚有一天会被认同的。人们总是需要书店的,最坏的预计是等到大部分实体书店都撑不下去的那一天,实体书店会被重新重视起来。

“为了提高相对于电商的竞争力,我们有百分之二十左右的书在网上是买不来的,比如摆在九宫格区域的一整套《乾隆大藏经》,全国只有六套,我们这里就是其中一套。那里虽然有座位可以坐下来看,但对于这样的书我们不希望来看的人都只是随便看看。所以在书架上贴了标签,如果对这样的书有需要应该先联系我们的店员。”

而对于离市区太远,他们则有着自己的想法,“确实因为开在松江,购买力好需求大的白领人群暂时没有成为主要消费者。但既然我们提供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读书文化读书环境的体验,就是希望消费者能够走出浮躁的市区,来松江追逐文化。否则这种环境就没有意义了。”

在对话的过程中,房峻强调书店的顾客应该称为“消费者”而不是“读者”。在他眼中,传统书店没有明白仅有文化和读者却不把顾客当作消费者是致命的。

“这是个浮躁的时代,如果逆势而行把读书和文化打上‘枯燥’的标签一定会输的很惨,不仅书店开不下去,连推动文化发展的作用都发挥不出。内在美和外在美永远是一样重要的。”但是他们也确实担心过如果参观和拍照的人太多会影响书店的气氛,破坏了钟书阁本身“卖文化”的气息。

这样的担心在五一期间被印证。

梦想中的书店到底什么样

再一次去钟书阁时我们看到了到处都是拍照和排队参观的人群。尽管在九宫格的每个座位上都摆上了之前没有看到的吧台菜单,但是只参观却不消费的人群依然挤满了这个本应该肃穆的书店。仅有极少数的人愿意捧起书架上的书真正坐下来看。

我们在人群中接触了一些满怀兴致而来却在看了一圈之后一本书都没有买的读者,被问及为什么没有买书时,大多数人给出了相似的答案。

以学生和年轻人为主的读者认为国学脱离他们的生活,热门小说又不舍得花钱在书店买,能让他们花钱的有深度的大师作品比较少。带着孩子来的家长在这里没有找到儿童读物和绘本,仅仅只能带孩子来感受一下气氛。而一些上了年纪的人看到必须联系店员的警告就没有了购买的欲望。真正有购买能力的30岁左右的消费人群告诉我们假期宝贵,平时工作太忙,也许能够碰到一些想买会买下来,如果待了两个小时没有看到想买的就会打道回府了,而事实上大部分时候他们在这里看不到想买的书。

总而言之,这些回答的大意都是没有看到想买的书。

在前一次和店员经理的对话中,他们都提及钟书阁是老板金浩和他们自己梦想中的书店,“漂亮的书架,环境和舒适榻榻米,可以一边喝茶一边看书,精致的地板与设计,从上到下满眼都是书籍,浓厚的读书气氛,这难道不是我们梦想中的书店么?”

不能否认这样的环境和感觉让人似乎置身梦想中的书店,而每天巨大的人流量和“最美书店”的称号也证明了懂得利用现代方式能带来更好的发展空间。

但如果真正想要成为梦想中的书店,并且至少,让梦想中的书店继续开下去,还需要时间的见证和考验。如同说起那句话的期望感和同时的无奈感:“内在美和外在美是一样重要的。”

在实体书业的这场灾难中,想要幸免过去也许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这本身就是一场梦想和现实的硬仗。

评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