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116个小区联合发声抵制丰巢收费

民生社会南方都市报2020-05-15 08:16

自4月30日宣布超时收费以来,丰巢的争议尚未平息。截至5月14日,上海已有116个小区宣布联合抵制丰巢。针对此事,全国多地邮政部门和消费者协会也纷纷发声,要求保障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近日,丰巢开曼拟收购中邮智递的消息,更是引发外界的反垄断担忧。5月13日,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王维维、金顺海和顾问杨帆,实名提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对丰巢与中邮智递的股权重组涉经营者集中的情况进行审查。

1

为防垄断风险,多位法律人士提请总局审查丰巢并购案

5月6日,顺丰控股发布公告称,为在智能快递柜市场进行重要布局,抢占快递物流“最后一公里”的优势,丰巢开曼拟与中邮智递及其股东签署一揽子交易协议。消息一出,丰巢垄断智能快递柜市场的担忧随之而来。

天风证券数据显示,丰巢与中邮智递是当前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两家快递柜运营商。截至2020年3月31日,丰巢占比约44%,中邮速递占比约25%。若这起收购达成,丰巢市场份额将接近七成。

中闻律所律师王维维、金顺海和顾问杨帆经过研究发现,丰巢与中邮智递的股权重组已达到要依法进行经营者集中申报的条件。5月13日,三人向国家市场总局反垄断局实名提起经营者集中申报的情况反映函。

“丰巢并购中邮智递之后,可能产生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以及对消费者权益的漠视。最近的丰巢收费风波已有初显。”律师王维维在相关文章中写道。

《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指出,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的,应当事先向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申报。

公开数据显示,丰巢开曼2019年营收约16.14亿元,中邮智递2019年营收约4.29亿元,二者去年在国内的营收已然达到要求申报的门槛。

“经营者集中申报制度的目的就是为了预防和制止垄断行为,保护市场竞争趋势,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王维维告诉南都记者,丰巢和中邮智递本身都是智能快递柜龙头企业,二者合并后可能会出现寡头局面。这是他为何提请这起并购案情况反映函的重要原因。

根据现行反垄断法规定,企业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将面临50万元以下罚款。

2

丰巢超时收费是否滥用垄断地位,目前仍难以界定

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9年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显示,快递行业市场规模中高速增长。

2019年全国快递企业日均快件处理量超1.7亿件,同比增长25.3%;全国快递业务量为635.2亿件,同比增长25.3%,增量规模连续两年超过100亿件。

随着社会高速发展,不少上班族处于“996”乃至“007”的工作模式,无暇抽身当面签收快递。在这种情况下,旨在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问题的智能快递柜应运而生。从国家邮政局公布数据来看,去年箱递率超过10%,也就是说10件快递里,至少有1件会被放进智能快递柜。

相比整个快递行业,智能快递柜目前的发展仍然处于初级阶段,但未来存在巨大的行业空间和用户增长可能性。王维维认为,这个市场不仅潜力巨大,更与民众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相关市场。

数据显示,丰巢在一二线城市的市场占有率并不低,尤其一线城市占有率超过70%,而中邮智递在低线城市网络更强。天风证券分析,本次收购完成后,丰巢有望实现全面覆盖高中低线城市。

在这样的市场份额下,有声音质疑丰巢超时收费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垄断行为,并呼吁反垄断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南都记者注意到,5月11日,上海消保委就丰巢事件发声,称在居民小区占据独占地位的快递柜经营企业,应采取合理的方式设置收费和交易条件,保障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

那么丰巢具有垄断地位吗?事实上,在国内的反垄断执法实践中,要认定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垄断行为,需要经过复杂的论证,一个基本前提是明确相关市场。

王维维告诉南都记者,在国家统计局分类下,智能快递柜属于“物品(包裹)类快递业务”,这一类目涵盖了智能快递柜、快递驿站、提供快递代收服务的超市以及快递企业。从需求替代的角度看,快递柜能否构成一个独立的相关市场有待论证。

即便能够确定快递柜的相关市场范围,但丰巢在这个市场是否具有支配地位也需明确。中国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戴龙告诉南都记者,不能单看市场份额就认定丰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从行业进入壁垒、服务可替代性、市场规模等因素看,丰巢还面临其它竞争对手带来的压力。

“就目前丰巢的争议而言,垄断问题不是特别明显。“在戴龙看来,面对快递柜这一新生事物引发的争议,需要综合考虑的行业发展、经济效率,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等因素分析,不能‘一棒子打死’。

不过他也指出,从丰巢收购中邮智递的事件可以看出行业正在走向集中。“一旦快递柜市场形成寡头垄断的市场结构,就需要警惕出现垄断行为。”戴龙说。

采写:南都记者黄莉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