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版“新基建”有何不同,各省市加大投资钱从何来

民生社会第一财经2020-05-08 10:14

新基建正成为有效带动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各省市纷纷出台支持政策,加大新基建布局和投资力度。

5月7日,《上海市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下称《行动方案》)发布,这也被称为上海版新基建“35条”。目标是到2022年底,推动上海全市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规模和创新能级迈向国际一流水平。

支撑这一目标的,是围绕新网络、新设施、新平台、新终端的四大建设行动。包括新建3.4万个5G基站,新建10万个电动汽车充电桩,建设100家以上无人工厂、无人生产线、无人车间,带动15万企业上云上平台,新增1.5万台以上智能配送终端……

“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不仅是扩大有效投资,同时也是赋能新经济非常重要的手段。”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发展改革委主任马春雷说。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哲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新基建是有效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5G、大数据等建设是信息产业发展的基础,加大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数字基础设施建设,能够对其他制造业和服务业起到带动效应。疫情对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硬缺口”,短期通过新基建投资虽难以完全弥补,但其对稳就业、稳预期仍起到积极作用。

上海新基建投资的四大重点领域

上海发布的《行动方案》投资领域中,划定了具有上海特色的“新基建”的四大重点领域。分别是:以新一代网络基础设施为主的“新网络”建设;以创新基础设施为主的“新设施”建设;以人工智能等一体化融合基础设施为主的“新平台”建设;以智能化终端基础设施为主的“新终端”建设。

图为上海光源 来源:上海光源官网

针对这四大重点领域,上海初步梳理排摸了2020年~2022年要实施的第一批48个重大项目和工程包,预计总投资约2700亿元。

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副主任张建明表示,上海市经信委围绕“新网络”、“新平台”的这些领域,梳理了3年内实施主体、投资金额、推进计划明确的70余个重点项目,以及有投资意向、计划实施的近20个储备项目,涉及总投资约2000亿元,其中今年投资超500亿元。

当前,5G网络是“新网络”的重点和热点,也是支撑经济社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的关键数字基础设施。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上海已建5G室外基站和室内小站均超过1.8万个。为实现“三年任务两年完成”,今年上海全市5G建设总投资近100亿元,将新建1.2万个室外基站和3.2万个室内小站,基本实现中心城区和郊区城镇地区全覆盖,全市5G平均下载速率将超过200Mb/s,在国展中心、主要商圈、机场等网络深度覆盖区域平均下载速率将超过500Mb/s。

在“新平台”建设中,数据中心的地位特殊,被认为是基础设施的基础设施,也是数据、计算、网络的基石。

目前,上海的数据中心规模“国内领先”。互联网数据中心已建机架数超过12万个,利用率、服务规模处于国内第一梯队。

张建明说,在已建12万架数据中心的基础上,明年一季度前,上海全市将新增6万机架供给,直接投资约120亿元,将带动投资超过380亿元。

“6万机架的用能释放,也发出了本市支持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信号。”张建明说,据测算,数据中心对产业支撑的溢出带动效益明显,单位机架间接产出是直接产出的近20倍。

接下来,张建明说,今后将围绕互联网服务商、电信运营商等头部企业的功能型关键项目,研究加大数据中心建设和投资力度,再建一批更为绿色高端、布局集聚、灵活智能、算力强劲、需求明确、综合亩产税收高的数据中心。

钱从哪儿来?

与以“铁公基”为代表的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不仅覆盖内容不同,投资来源也有差异。

“我们初步做了一个梳理,2700亿元中各级政府投资600亿元左右,其余2100亿元都是社会投资。”马春雷说,和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有一个很大的差别就是社会投资是主体。

也就在5月7日,上海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龚正会见了华为公司董事长梁华一行。龚正说,希望华为继续发挥信息技术产业领军企业的优势,积极参与上海经济社会发展,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集成电路及人工智能、智慧城市及智慧政府建设等领域不断深化合作。

梁华说,上海拥有良好的营商环境,在信息技术方面也有着丰富的应用场景。华为愿进一步深化与上海的合作,参与5G网络、智慧政府等建设,带动相关产业链、业务链、创新链协同发展。

在疫情冲击下,怎么来支持撬动社会投资,鼓励社会投资的积极性?

“市场是主体,政府要引导,其中政策是基础和关键。”马春雷说。

4月2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明确,创新投资建设模式,坚持以市场投入为主,支持多元主体参与建设,鼓励金融机构创新产品强化服务。加强政府引导和支持,为投资建设提供更多便利。

《行动方案》明确,这次新基建的重大项目建设过程中,上海将支持政策性银行、开发性金融机构以及商业银行建立总规模1000亿元以上的“新基建”信贷优惠专项,通过财政资金贴息等各种方式,使得社会资本、社会建设主体能够获得低成本的长期融资,从而鼓励和引导更多社会资本投入到“新基建”领域。

各省市投资力度加大

上海是各省市加大新基建投资力度的一个缩影。几乎所有省或直辖市的 2020 年政府工作报告均提及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而且部分地区还专门出台了分领域相关行动方案和计划。新基建正成为投资重点,并有望成为助力我国经济走出疫情影响、有效带动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据市场调研机构Dell’OroGroup统计,中国5G网络将在未来5年迎来爆发式增长,预计到2024年中国5G用户规模达10.1亿人,市场规模达3.3万亿元;到2030年5G用户达13.9亿人,市场规模达6.6万亿元。

三大运营商方面也制定详细目标,中国移动2020年的目标是建设30万个5G基站,并将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建设5G网络;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则表示,将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完成47个城市的10万个基站建设,并在今年前三季度完成全国25万个基站的建设目标。

据中国信通院预测,到2025年5G网络建设投资累计将达到1.2万亿元。此外,5G网络建设还将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以及各行业应用投资,预计到2025年将累计带动超过3.5万亿元投资。

在巨大市场规模面前,不少省份在一季度后陆续发布相关政策,结合自身实际,加速布局。

在2020 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湖北提出“加快 5G、工业互联网、冷链物流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内蒙古则“布局 5G 通信应用和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产业”。陕西提出“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加快发展”。

还有一些省份提出了更明确的投资目标。比如,福建省在4月22日公布了该省数字经济重点项目。数据显示,福建省2020年度数字经济重点项目251个,总投资5878亿元,2020年度计划投资1084亿元。

同样是4月中,江苏省制定了加快推进数字“新基建”扩大信息消费和支持发展5G网络的政策意见,将加快建设5G、大数据中心、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等新型基础设施。

3月5日,广东省发改委发布《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提出2020年共安排省重点项目1230 个,总投资5.9万亿元,其中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聚焦城际轨道、5G 通信等。

浙江、江西、山东等省份公布的重点项目清单,均强调城际轨道、高铁、新型信息通信等新基建。

根据赛迪顾问的统计,在全国已经公开的26个省份的年度重点基础设施项目投资计划中,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仍具有东部地区引领、中西协调的区域格局态势。纳入省级重点投资计划的新型基础设施项目,东部地区共有406项、中部地区373项、西部地区216项,而东北地区仅有2项。

进一步放开基建领域的市场准入

新基建大多属于新技术新产业,专家建议,新基建需要新的配套制度变革。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无线电研究中心无线电资源研究部副主任刘琪最新的撰文表示,新基建对空间、频率、技术、人才和资金等多个资源要素提出了新需求。针对资源供给存在的问题,需要探索新举措保障新基建发展。不仅需要在统筹新基建需求,做好顶层设计,也要制定新基建相关的专项规划,持续加大技术要素投入,并做好新基建相关人才培养以及多渠道筹措项目资金。

恒大研究院的仁泽平团队也撰文表示,新基建需要不同于旧基建的财政、金融、产业等配套制度支撑。

具体而言,财政政策方面,研发支出加计扣除,高新技术企业低税率;货币金融政策方面,在贷款、多层次资本市场、并购、IPO、发债等方面给予支持,规范的PPP;产业政策方面,纳入到国家战略和各地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

在投资主体上,要进一步放开基建领域的市场准入,扩大投资主体,尤其是有一定收益的项目要对民间资本一视同仁。

北高峰资本创始人闵万里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新基建在投融资机制上,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政策资金转化成产业资本,不能只指望政府财政拨款,需要通过政策导向调动民间资本,必须要有产业跟随的新机制。

中国信通院华东分院首席规划师贺仁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新基建将“政策创新与开放”作为政企投资联动的纽带,政策创新与开放可以放大政府投资边际效益。比如,上海临港自贸区的“国际数据港”在政策创新上,可以吸引全球数字经济投资云集临港,作为力争全球数字经济高地的上海,新基建的高水平投资拉动,也需要精准的政策突破与创新并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