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串联起机场到石泉社区的“安全通道”

资讯普陀区新闻办2020-03-18 15:49

“中国已经迈过至暗时刻,但是现在欧洲突然成为疫情的新中心,给我们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3月15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发文,表示后续我国仍然面临较大的输入性风险。“外防输入”,机场成了一线。石泉路街道为此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选派三人奔赴机场,同时,街道启动“封闭式转运”全闭环工作方案,确保交接流程安全、居民在家隔离的同时日常生活尽量不受影响。

前线机场:临危受命守国门

3月6日上午,石泉路街道的王寿秋、城管中队夏忠波、绿化市容所杨燚伟接到了工作通知,他们临危受命派往浦东机场驻点,负责值守境外重点地区返回人员的转运工作,保证二类人员从机场到社区无缝衔接。

上岗1小时便成“汗人”。“之前在电视里看到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没什么感觉,自己穿了才感觉到他们是有多辛苦。”由于防护服密不透风,很快全身衣服都会被汗水浸湿,鞋套里也满是汗水,2层头套全部湿透,手套也粘在了手上。最难受的要数口腔。”王寿秋告诉记者:“N95口罩防护级别最高,长时间下来呼出的水蒸气都变成了水,两三个小时后口罩里就满是水,淌到下巴上都是。”除了脸上的口罩勒痕,三人的下巴及身上不同程度的发了些小红疹,但这还不是最难熬的。为了不污染防护服,每次上岗,他们都尽量的不喝水不吃东西不上厕所,“在上岗前我们都会先去次厕所,然后下岗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厕所。”虽然现场有准备干粮和水,但他们即使渴了、饿了也不吃,因为进餐、上厕所都需要脱下防护服,如此一来防护服就有被污染的可能。

安抚情绪让居民安全到家。由于形势所迫,下飞机后通关等待时间增加,不少返沪人员到达集散点时已经过了5、6个小时,容易情绪激动、身体不适,夏忠波和杨燚伟当班时都遇到过。一天凌晨,突然大巴上有位女士大喊大叫,情绪激动,夏忠波立即上前进行安抚,对方表示想尽快回家,因为在机场已经等了很久了。“安排的大巴是每两小时或者四小时一班的,旅客在机场等待时间过久,有这样的情绪可以理解。”夏忠波第一时间与当班组长沟通,询问是不是能先送这批客人走。经过沟通,最终将这批客人先行送回。无独有偶,杨燚伟也遇到过一位情绪激动的旅客。“下飞机后该位客人时间等待比较长了,加上她身体有些不适,于是陪同到大巴后开始哭喊。”杨燚伟马上上报并联系医务人员进行检查,并同时对其进行安抚,经过检查当事人身体无大碍,杨燚伟又是递水又是帮拿行李,向其介绍工作流程,经过十多分钟的努力,最终当事人情绪稳定下来,安全返回。

由于国外疫情的发展,3月13日开始,重点国家区域从原来的4个上升到8个,这使得他们的工作量增加近一倍。原先白天平均一班接待10人以内,现在要接待近20人,于是夏忠波从跟车组转到驻守组。3月13日正好遇到C936航班落地,由于机上有发热人员,其他旅客比较紧张,他们一边安抚一边登记,共接待了13位旅客,并顺利将他们送回市区。“3月14、15两天,我当班时分别接待了17、19个人。”人数的变多使得他们面临更大的压力,相关的调整正在进行,尽管如此,他们都秉承着一个信念:克服万难,守好国门。

后方社区:居家隔离无缝衔接

旅客到达集散点后,前方会将相关人员信息上报,这时,位于后方的街道、居委会便开始忙碌起来,核对当事人信息、确认该人员是否符合居家隔离的条件、通知相关部门做好准备。确认好信息后反馈给前方,待前方发车后,后方的所有人员都会等在小区大门口。

连续沟通九天,租户同意集中隔离。 品尊国际居民区正如小区的名字,外籍住户、租户较多,因此居委会高度重视境外返沪人员,从一开始便将内部标准高于外控要求,对来自疫情国家的境外返沪人员统一进行登记隔离。

2月28日,小区有一位租户返沪,其乘坐的航班上有确诊患者,但当事人并不知情。没想到第二天又飞去迪拜了,手机关机联系不上。这可急坏了居委干部,居委干部找到楼组长询问,楼组长表示好像加过微信,但没有说过话。于是,3位居委干部花了3个小时,终于在楼组长的微信好友里找到了该位租户。午夜0点,终于联系上了,告知她需要隔离,了解到其3月9日回国,居委干部每天都会与其保持联系,向她介绍相关知识、情况,询问她的体温,安慰她不要惊慌。在沟通中了解到她与爱人3月9日回国,虽然她的健康码是绿色的,但居委干部还是建议她去集中隔离点。由于每天热情的沟通、细致周到的工作,当事人同意了进行集中隔离。

近期,品尊国际共有10位境外返沪人员,最多时小区共有境内境外20多位居家隔离人员,他们的快递、外卖、菜品等都是送上门的,可居委会只有5名工作人员,如何能做到暖心到家?这个时候小区的党员志愿者、保安保洁都会主动的站出来,热情的为隔离人员送快递外卖。也是在疫情最严重、众人最恐慌的时候,小区内的党员带头,发动住户为小区保安保洁人员捐款,最终募集到了5万余元善款,全部用于慰问小区保安保洁人员,为他们购买防护用品,送上慰问金,这令他们十分感动,感受到自己也是小区的一份子。

沟通一下午,室友回心转意。 3月11日中午,宝华城市之星居委会书记曹培琳的电话响了,小区有一位租户从境外返沪,想要居家隔离。于是,她开始核对当事人信息。经过核实,当事人与另一人合租,由于是大两房的户型,房间内有独立卫生间,符合居家隔离的条件。可令她没想到的是,当事人的室友却不同意,这令她有些犯难,曹培琳便开始做起了室友的工作。“担忧可以理解,但是当事人也对集中隔离也有担忧,所以我就想劝说一下室友。”整个下午,曹培琳都在与这个室友打电话,从各方面劝说,最终,室友同意了。当晚,在居委会及各方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当事人顺利回到家,工作人员还将家中公共通道进行了消杀,第二天,工作人员上门在其房间的门上安装了门磁。

由于宝华城市之星小区业主入住不久,因为居委会只有2名工作人员,而且全是女性,为隔离人员送菜、拿快递时如果有重物,她们就只能用小推车运送。也许是体谅居委干部的辛苦,也有可能是回心转意,室友的态度从最初的不同意在家隔离,到后来会帮助当事人拿快递外卖,两个人的关系又和好如初。

截至3月16日晚,石泉路街道有境外返居家隔离人员25位,在前线与后方的共同努力下,每一位都得到了很好的安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