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安家》导演安建:听听他眼中的孙俪、罗晋和《安家》

娱乐新民晚报2020-03-17 17:05

《安家》热播,导演安建却一直三缄其口,这么做有主观的原因,也有客观的原因。客观原因是,因为疫情的关系,他一边在做新项目,一边还在盯着《安家》的后期,在机房一天少则五六个小时、多则十几个小时,真的是没有时间;主观的原因是,他觉得,作为导演,想说的话都在拍摄的时候用镜头说了,拍完就完了,是好是坏就交给观众去评价吧。哪怕有些遗憾,也必须得全盘接受。“像《安家》,有这么多观众去看,有些争议是正常的,难道要逼着所有人都说好吗?”去辩解,苍白无力;赞美,毫无意义。”安建说,希望若干年后演员们回忆起来这部戏,“记得的不止是‘我用棍子打过他们’,还有我作为一个长辈带给他们的经验和看法。”

图说:安建在片场 官方图

刺痛人心 打动人心

按照安建的习惯,在作品播出期他会主动屏蔽自己,但《安家》的热度让他无法置身事外,他的很多亲戚朋友每天都会求他剧透。“作为从业者,这就是我们和社会沟通的方式。”安建说,“社会是面多棱镜,从事影视创作的人不可能给大家一个标准答案。但我们作品能不能有些锐度、有些刺痛人心或打动人心的地方?最终带给人们温暖的力量。”

在安建心中,《安家》大抵就是这么一部剧。在疫情发生的特殊时期播出,剧中讲述的故事有喜有悲、描绘的人物有善有恶,但通过惩恶扬善的处理和表达,希望带给暂时居家的观众以慰藉和温暖。

图说:孙俪在《安家》中 官方图

相比部分情节和人设的弹赞交加,《安家》的细节获得一致好评。比如,房似锦简约利落的西装造型颇为符合真实中介的身份,被赞真实、接地气。安建说这和演员们投入的、亢奋的创作状态分不开,连他一度都被孙俪对角色造型的琢磨和用心“欺骗”了。“我有次在片场说,你不会从头到尾就这两套黑西装吧?孙俪说真不是两套西装,是二十几套西装,每套的领子和颜色都是有些不一样的。”还有在演戏上,安建对孙俪也是赞誉有加。十年前,拍摄《小姨多鹤》时,孙俪在片场的口头禅是“为什么?”十年后,孙俪仍然是一个对每场戏都力求要明明白白的演员,没有一场糊涂戏,哪场戏要是说不明白她不会拍。

图说:孙俪和安建讨论剧本 官方图

如果说孙俪是靠演技在让观众一步步地理解并接受房似锦,那么罗晋自带的细腻感和徐姑姑这个角色的精致佛系从开始就是相互成全,相互借力。对安建来说,首次合作的罗晋是个惊喜。有场戏是徐姑姑要边吃水果、边和房似锦谈合租条件。当时片场只有苹果了,罗晋就很犹豫,他觉得吃苹果太常规了,无法表现出徐姑姑那种“无所谓”的状态。安建就想起自己屋里有杨梅,罗晋立刻要求换来杨梅,说边吃便吐核的随意性恰恰就是他想要的聊天状态。类似的细节还有很多,像徐姑姑尾巴骨受伤,房似锦搀扶他的动作。安建要求这个“扶”必须托准部位、一把到位,而不是慢慢地扶起来。“我很小的时候,外婆瘫痪在床,我见过大人们搀扶他就是这样。这些细节一定要有生活,虽然可能会被观众漏掉,但有过类似经历的或者专业的人就会说这么拍是对的。”

图说:安建和罗晋讲戏 官方图

安建不愿意过多地评价演员表现,他只用了“每个人都全力以赴地努力了,每个人的完成度都很高。但愿回忆起这部戏来,他们记得的不止是‘我用棍子打过他们’,还有我作为一个长辈带给他们的经验和看法。”

非行业剧 贴近生活

制作方对于《安家》的题材定位一直是现实主义都市剧,不过在播出期间它更多地被媒体定义为行业剧。对于“行业剧”的说法,安建导演认为不是非常准确和贴切。“这部剧还是表现人物的情感、命运和成长为主,人物并不是完全为行业案例服务的。”

图说:导演认为《安家》更多的还是表现人物的情感、命运和成长官方图

还有选景、布局、拍摄方式等,安建都进行了全新的接近纪录式的尝试。全剧有一半左右是静宜门店的戏份,这部分戏的质量决定全剧的成败。“首先,五六个人的群戏是最难拍的,主拍一两个人的时候,其他人都不是道具,是要有反应的,是有人物关系的。我认为每一场的群戏都像小话剧似的。某个场景,我需要有个人拿个杯子走过去,需要有个人去个卫生间,大家对自己的位置和出现的时间点都了然于胸,这不仅仅是演员们磨合得好,还需要表演智商和对戏的共同理解。”

“其次,静宜门店空间小、调度大,摄影师是把机器(轻则40斤,重则70斤)扛在肩上移动拍摄,我们会有一些专业的减震方式。这种拍摄方式几乎贯穿整部剧,不仅是对技术的考验,更是对摄影师体力的考验。”采用这种拍新闻的、无修饰的方式只为距离生活近点、再近点。普通观众或许根本感觉不到这些精心设计、用心实践的想法,也无需觉察到。因为影视剧不是拍给专业人士看的,是拍给普通观众看的;最好的技术都隐藏于艺术之后,不着痕迹、不抢风头但又非它不可。安建深谙此理,“所有的技术都是为了人和故事服务,只要观众说很生活流、很真实就够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