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不得不看的微电影 竟感动700余万福州人……

今日要闻腾讯大申网2020-01-22 14:25

别家经年,归期有时。

再过两天,就是除夕。

此时此刻的你,或许正在返乡回榕的路上。

忙碌奔波了一整年,此刻,最想见到的,就是家乡的亲人们。

闽江、西湖已近在前方,福州的山山水水也随时准备好为进家门的你洗去风尘。

就在最近这几天,我听到业内在说有一首名为《吾乡》的歌曲,非常好听!说这首歌唱的就是福州人的乡愁、乡情。

果不其然,我拿来歌词一看、一听,歌词里唱着的都是福州的美:

“ 闽江流过 载不走思乡的愁 ”

“ 西湖在静静守着 这万家灯火 ”

同名主打歌《吾乡》

可以说,这绝对是近几年来把福州唱得最文艺、最清新的一首歌了!

不仅如此,这首《吾乡》竟然还有一部同名微电影!

我提前要来看了影片片段,这部片子把记忆里的福州,尤其是福州的坊巷生活,拍得唯美而感人,煞是好看!

不仅勾画出了福州典型住居的主要轮廓,还让人回想起很多日常生活的细节!我先不剧透更多,留待你自己去看。

有人说,对家乡的思念,往往是有所寄托的。

家乡的思念,可以是一种颜色、一种气味、一种味道,或是一些人。对福州的乡愁,那颜色就更加丰富,那滋味也更加多样! 如果说,对福州的乡愁是一种颜色,我想有的人或许会说,是福州的蓝!

全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名列全国城市前列的福州,给了所有福州人的头顶一片“习以为常”的蓝天白云。

对于一些在北方打拼或是求学的福州人来说,那是离开了家乡才感觉到珍贵的清新蓝色。

但我想,对于一些人来说,福州的乡愁,或许是一抹“乌烟灰”。

那是三坊七巷的颜色。

不是南方建筑里常见的“白墙黑瓦”,那是福州的坊巷建筑独特的色彩。

那曾经是很多福州小孩童年的成长背景,他们在坊巷里玩耍、嬉戏、长大。这些小孩里,也包括严复的孙女——严倬云女士

出生于1925 年的她,童年是在三坊七巷里的郎官巷度过的。

2004 年的春节,在离乡 67 年后,她回到郎官巷 20 号的故居。离家将近七十载,她感叹:

“福州进步了好多,建起了好多高楼大厦,成了一个大都市。”

唯有那条小巷,那熟悉的乌烟灰,没有变。“很像很像,没有什么变化。”

她重复地说了好几遍。

故乡的颜色,是生命的底色,也是一个人记忆里的亮色。

在歌曲《吾乡》的同名微电影里,主角小女孩正是以严倬云女士为人物原型。

她在家中院子的天井里,跟父亲踢毽子、学写字、看父亲给学生们上课教书。

小女孩明亮的眼睛里,映着父亲的身影,映着天井外的天空,也映着院子周围的灰墙。

那些灰墙连接着坊巷,也连绵成一整个童年的快乐和悠长。

“巷口这里原来有一家糕饼店,店主是一个很胖的老板。”

“(花巷幼儿园)这里原来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安有秋千和滑滑梯。”

——乡愁借着颜色,唤起了对居所的所有印象。离家几十载,仍是故人来。

当然,我觉得,对福州的乡愁,更可以是一种味道。

好(第四声)吃的福州人,好吃的福州菜!

闽菜自成一派,那些漂泊在外的游子,或许更加懂得那些源于口腹的幸福滋味。

即将返乡过年,让人幸福的当然也包括能吃到久违的家乡菜!

鱼丸、拌面、锅边、肉燕已不消多提。

饺子可以蘸番茄酱,外地人不懂这一口的好吃也罢。

荔枝肉不是荔枝和肉,和糖醋里脊也不一样,这样的解释说多了也觉得孤单。但每到入冬,一年将尽,最勾人乡思的,还是冬至那一碗热乎乎的糍粑,福州人管这叫“米时”(音细)。

和逢年过节什么时候高兴都吃顿饺子的北方人不一样,我们善于生活的福州人自有讲究。

冬至如大年,这是福州人的孝顺节、团圆节。福州人对家乡的想念不是从临近春节开始的,是从冬至,或者说,从米时开始的。

米时,用福州方言,也叫“拨隆细”,是一种糯米制成的冬至小吃,搓米时时,需要将糯米粉搓成丸子,再在糖粉或芝麻粉中来回滚动。

大人会教小孩唱《冬至歌》:

搓埘其搓搓,节节年年高,大人添福寿,伲仔岁增多,搓埘其搓搓,依奶疼依哥,依哥讨依嫂,依弟单身哥……

歌词里有和睦、添丁、增寿的美好含义。

很多小孩,都在小时候听过自己的家人、长辈教自己唱过这首歌。

就算有些年轻的朋友福州话水平有限,头两句旋律想必也深深地映在脑海中!当这首“福州冬至限定童谣”,在微电影《吾乡》里响起,伴随着主角小女孩和父亲在一起搓糍粑的画面,我想,每一个看到这一幕场面的人,想必都会从心里涌出一份亲切与温暖。

总之,我是看到馋虫发作,看到流口水了。

那是乡愁的味道,是家人团圆的味道。

据悉,这部微电影《吾乡》的完整版将于1月24日除夕当天上线。

它会是此刻正在回家路上的你,到家之后的第一份礼物!

跟随它,家乡福州的颜色和味道,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感官:

你,到家了!

大年三十,记得观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