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博鼠年展玩“捉迷藏”,开幕前文物都藏好了吗?

艺文资讯上观新闻2020-01-14 10:09

1月13日是上博的周一闭馆日,博物馆上上下下忙进忙出,为即将于1月14日至2月23日亮相的“灵鼠兆丰年——上海博物馆鼠年迎春特展”做布展准备。

对上博而言,这是一次特殊的行动任务。研究人员甄选出五件与鼠有关的文物,首次采用分散多点式的展览呈现方式,除了一件展品陈列在大厅外,其余四件藏匿于博物馆展厅的不同角落。

这些文物是如何被“藏”起来的?上午9点刚过,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目击一件书画文物“乘坐”小推车,神秘地离开了库房,去往二楼历代绘画馆展厅。长达一天的布展工作悄然开始。

上博鼠年展玩“捉迷藏”,开幕前文物都藏好了吗?

老鼠文物“C位出道”

最近,上博历代绘画馆换过一次展,北宋王诜《烟江叠嶂图卷》、元代王冕《墨梅图》等久未露面的精品迎接观众的参观。1月13日,它们之中闯入一位不速之客。

工作人员用钥匙打开展柜侧面的暗门,脱下鞋子进入展柜,爬上梯子,小心取下一幅清代吴庆云的《秋山夕照图轴》,取而代之的是近现代书画家高奇峰的《三鼠图轴》。画面上,三只活灵活现的老鼠在吃谷穗,表达了“鼠兆丰年”的吉祥寓意。

画挂上后,调整了一下高度,负责此次展览展陈设计的上海博物馆设计师杜超还是觉得有些偏。“是画本身的问题。时间久了,挂轴的天杆会有些不平。”仔细看,这幅作品和其余画作相比有些突兀。“为何它看起来有些皱?”记者忍不住追问。负责布展的书画部研究人员介绍,这幅作品此前没有展出过,留存着旧装裱的折痕。大众习以为常的整洁光亮的书画装裱,是经过修复师巧手修复过的。

书画馆布展过程不到二十分钟,“作战小分队”移到玉器展厅。保安打开大门,不一会儿,工艺研究部副研究馆员谷娴子推着文物进入展厅。“担心临时点交匆忙,上周五我就提前把展品点交出来,放在寄存库房。今天只需要把东西提出来。”点交需要看文物保存现状,比如有无磕碰、划痕、缺损之处等,并和档案记录仔细核对,确保没有问题才能出库。提前点交,为布展节省了40分钟。不过,看了一眼展品说明牌后,她微微皱眉,“说明牌上写的‘玉鼠支神’,实际上展出的十二生肖都在。”

本想展出一个,没想到一个团都跟来了,怎么办?“只要突出玉鼠,摆放时将它摆在突出位置就好,其他生肖当陪衬。”为此,十二生肖支神不是按顺序摆放,而是将玉鼠支神放在正中间的“C位”,其他生肖支神呈弧形列于后方,呈现众星拱月之势。为了凸显玉鼠支神的舞台地位,杜超还特意为它加上亚克力板底座。

文物摆放妥当后,保安庞师傅看了一眼,立刻判断,“以前没展过”。巧的是,他和谷娴子都属鼠,看到和自己生肖有关的文物,别有一种亲切。“鼠在古代是吉祥象征,但和老鼠有关的文物不多。就和绘画一样,有些东西难入画。”谷娴子发现,不少博物馆如故宫博物院、金沙遗址博物馆也在做生肖相关展览,挑选文物,大家有默契。金沙遗址博物馆从故宫借了一套类似的十二生肖支神展出。仔细看,十二支神手里都拿着一样东西,比如玉鼠支神手里拿着卷轴,它们都有美好的寓意。

锁好展柜,庞师傅拿起对讲机,呼叫总控制室重新开启报警系统。庞师傅来馆工作24年了。“进馆那一年也是鼠年吗?”“记不清啦。”他笑道。

官方卖萌,邀请观众打卡

看过两个展厅的布置,记者不禁怀疑,这些老鼠文物放的位置颇为显眼,观众不是很容易找到吗?

其实,文物撤换有很多考虑,不能为了与观众“躲猫猫”而刻意打破原有的展陈序列。比如历代绘画馆要考虑年代顺序,近现代书画只能放在那个位置。玉器同样如此,此次撤换的展柜以前摆的是玉料标本,其实不算文物。谷娴子介绍,观众参观玉器展厅时,每次都会问玉料的问题,所以单独做了一个展柜。“这次展期不长,文物少动为妙。而且,其他展柜主题不同难以插队,给十二支神单独的展陈空间比较合适。”她透露,明年如果要做牛年生肖展不会再用同一组文物,“牛相关的文物较多,我们可以选更合适的。”

此次展览中亮相的还有铜鎏金持鼠黄财神像、龙泉窑青釉堆鼠水盂和青白釉鼠形砚滴。杜超有些担心两件瓷器文物的布展,“两件文物都比较小,要考虑如何和其他器物组合、摆放显得和谐。”她最期待的是最后摆上大堂的卡通模型“吐宝鼠”。由于时间较紧,这件模型还在油漆赶制,1月14日展览开幕才能正式露面。说起“吐宝鼠”,能感受到现场每个上博工作人员的兴奋,大家都等着开展时给它一个大大的拥抱。

上博鼠年展玩“捉迷藏”,开幕前文物都藏好了吗?

和前不久上热搜的故宫“吐宝鼠”大不相同,这件吐宝鼠模型由杜超设计,灵感来自铜鎏金持鼠黄财神像,以及《狮子王》中的丁满。除了呼应展览文物,身高约1.35米的吐宝鼠更是为孩子们设计的,欢迎观众和它合照留影,并分享到朋友圈。“如果这个设计能让大人孩子都觉得萌,愿意和它拍照,文物背后的故事就活了。”杜超介绍,吐宝鼠的衣袖上,有汲取自青铜器的宝相花花纹,服装配色是有都市气息的藏蓝色。“我们希望能有上博特色和上海城市味道。”以吐宝鼠为主题的动画视频也在创作中,将在新春上线,带领观众欣赏文物细节的同时,分享春节祝福。

上博鼠年展玩“捉迷藏”,开幕前文物都藏好了吗?

“吐宝鼠”手绘效果 杜超设计

“以往我们都是以文物为主,以后的展陈设计将在兼顾以物为主的前提下,显出以人为主的特色。”杜超认为,以前观众进展厅直接看文物,随着观众眼界提升和观展需求增加,博物馆要思考如何从观众角度出发,做有意思的展览。“灵鼠兆丰年”展览兼顾不同人群,大家可以带着谜题,设计自己的观展线路,和可爱的卡通形象拥抱、合影,把在上博的打卡经历分享出去,吸引更多人参观。“希望上博吐宝鼠能成为观众的春节打卡地。”

一次小小的布展创新,也是上海博物馆走入观众的一次新思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