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艺文资讯上观新闻2019-12-03 10:26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王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电影《中国合伙人》原型之一——电影中,佟大为饰演的“文艺青年”王阳正是王强。现实生活中,毕业于北京大学英国语言文学系的王强是个名副其实的爱书人,持续寻书、藏书、读书、写书,是他的人生乐趣。

董桥曾在《最后,迷的是装帧》一文中说,“书痴先是只买要读的书,继而搜买想读的书,再则立心读遍存书,最后捧回家的全是些装帧美丽的老书。”对王强来说,倒是颇贴切的描绘。今年春节起,他先后三次以手提行李的方式从美国运回自己收藏的乔伊斯作品珍本,原因实在是这些原版书籍太过珍贵。花了10个月时间,16种珍本书被带回国内,近日在思南书局和上海图书馆分别以品鉴会及“乔伊斯的世界与世界的乔伊斯”主题论坛的形式,与读者见面,活动由草鹭文化主办。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詹姆斯·乔伊斯,爱尔兰作家、诗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后现代文学奠基者之一,其作品及“意识流”思想对世界文坛影响巨大。乔伊斯最知名的作品《尤利西斯》描述了主人公,苦闷彷徨的都柏林小市民,广告推销员利奥波德·布卢姆于1904年6月16日一昼夜之内在都柏林的种种日常经历。他将布卢姆在都柏林街头的一日游荡比作奥德修斯的海外十年漂泊,小说大量运用细节描写和意识流手法构建了一个交错凌乱的时空,语言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意识流代表人物弗吉尼亚·伍尔夫曾评价《尤利西斯》“是一场令人难忘的突然剧变——无限地大胆,可怕的灾难”。T.S.艾略特认可这部作品“是对当今时代最重要的反映,人人都能从中得到启示而无从回避”。

“对于中国读者来说,最熟悉的还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尤利西斯》是意识流小说的经典作品。”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刘锋表示,乔伊斯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学术和批评产业,根据国外学者的统计,研究乔伊斯的论文和专著仅次于莎士比亚,可见其重要性。研究乔伊斯小说接近20年的陕西师范大学副教授吕国庆认为,读《尤利西斯》,要特别关注细节与人物之间的关系。“细节精确,并不是说作者通过人物透露给读者的信息,而是人物在实际主观情境中他的所察所为所感,人物可以犯错,作者也会让他犯错。”吕国庆说,文本中的细节本身可以自成一个世界,草蛇灰线,一拉动会牵扯出无数的秘密。在他看来,《尤利西斯》能成为不朽的原因是它塑造了不朽的人物——布卢姆,这个人物让我们对人性有更深的认识。

国内已经出版的乔伊斯作品很多,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即出版了由金隄翻译的《尤利西斯》,上海译文出版社自2013年至今出版了八卷九种乔伊斯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在2012年出版了由戴从容翻译的《芬尼根的守灵夜》(第一卷),这也是该书的第一本中文译本。

如果说《尤利西斯》是“天书”,《芬尼根的守灵夜》堪称“天书中的天书”,其迷宫一样的结构与字谜一样的词语令人难以读懂。“我有时候也会问自己是不是太走火入魔了?”“乔学”深度爱好者、复旦大学教授戴从容如此打趣自己。作为《芬尼根的守灵夜》第一个中文译者,仅仅译出全书三分之一左右的内容,就花了她七年时间。在戴从容看来,《芬尼根的守灵夜》的语言不但具有一般文学语言的多义性、双关性,还具有现有语言所没有的包容性、衍生性、变动性,能把历史和当下、个人和整体、已知和未知融合在一起。“乔伊斯通过制造词把所有含义保留下来,这就使得《芬尼根的守灵夜》像一个万花筒,只要你盯着它就会入迷,进入所有可能性。《芬尼根的守灵夜》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它没有尽头,没有结束。”假使翻译只选择一种可能性,是对乔伊斯的误读。因此,她选择用注释解疑,并尽可能多地保留所有可能性。

乔伊斯作品是拥有收藏级别珍本数千册的王强重要收藏主题之一。“从数量上来说,乔伊斯作品只是我收藏的很小一部分,从价值来说,无疑巨大。”王强说。

链接:乔伊斯作品珍本品鉴

1《尤利西斯》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巴黎:莎士比亚书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1922年2月,初版一刷;此刷印数1000册,其中顶级荷兰手工纸本(作者签名豪华宽纸本)编号1-100,法国阿诗布纹美术纸本(Verge d’Arches,宽纸本)编号101-250。

1922年2月2日,正值40岁生日的乔伊斯从巴黎火车站匆匆赶来的希尔维亚·比奇手中,拿到了前一晚刚刚赶印出来的豪华版第一册,编号901;比奇拿到了编号902,并陈列在莎士比亚书店橱窗。此后,普通版开印,起始编号251。此册为一刷普通版编号255。

2《尤利西斯》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纽约:兰登书屋,1934年;美国初版,三刷(与一刷同月);红色摩洛哥皮全皮装,书封以“装饰艺术”风格装帧。

3《尤利西斯》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纽约:限印版俱乐部(The Limited Editions Club),1935年初版;此版限印1500册,此册编号1221。此版含亨利·马蒂斯整页插画二十六帧,软底蚀刻画六帧及以蓝色纸与黄色纸复刻的马蒂斯人物构思素描稿。

4《尤利西斯》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伦敦:John Lane The Bodley Head,1936年初版(据奥德赛出版社二刷正文印制),宽厚四开本,印数1000册;其中,乔伊斯为100册仿手工纸印豪华本签名,此册签名本编号27。奶油色全牛犊皮装,封面印有美术家Eric Gill设计的荷马式箭弓。

5《芬尼根的守灵夜》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伦敦:Faber & Faber Ltd.,纽约:The Viking Press,1939年;初版一刷;乔伊斯签名425册,此册编号2(依惯例,编号1的一册或在乔伊斯手中或在出版商手中),曾为纽约书画藏家Ward Cheney入藏。封面封底以无色印压苏格兰民谣“芬尼根的守灵夜”五线乐谱为边框上下两栏,并以线条勾勒乔伊斯半身像,叠加彩色音符。

6《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伦敦:Jonathan Cape Ltd.,1928年六刷,此册是乔伊斯题赠本。书框中以彩色镶皮呈现来源于中古爱尔兰手抄本首字母彩饰的魔鬼与火焰图案。

7《都柏林人》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伦敦:Grant Richards Ltd.,1914年,初版一刷;印数1250册。装帧设计以都柏林市景及硕大的啤酒瓶、自行车与房舍大门口等元素构成。

8《显形录》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又译《灵显》,纽约:Vincent FitzGerald & Co.,1987年限印版初版;未装订册页,印数50,此册编号31。

9《贾科莫·乔伊斯》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纽约:Vincent FitzGerald&Co.1989年限印版,纪念该书维京出版社1968年手稿原件影印版出版20周年以及乔伊斯此作完成75周年

10《狐狸与葡萄》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中国合伙人》原型原来还是坐拥数千珍本的藏书家

印第安纳州波蒂奇:The Compulsive Printer,1977年;限印版初版,印数75册,此册编号6。三页书名由三张插花版画页组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