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医生随“雪龙2”号出征南极 承担极地医疗保健

民生社会解放日报2019-10-10 08:40

昨天,“雪龙2”号从位于上海的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离港,前往南极海冰区,开启为期半年的南极首航任务。作为船上唯一的保健医生,中国国际应急医疗队(上海)、上海市东方医院神经内科医生郝俊杰随队出发。

强大的医疗保障能力,是科考任务顺利完成的重要一环。在极寒疾风的地球两极,高纬度、高海拔造就了极端气候,人体激素水平、代谢功能、免疫功能和心理精神等各方面都会发生应激性变化。东方医院国家极地考察医学技术服务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余万霰曾赴南极100余天,有着13年中国极地考察医疗保健技术负责人的经历,在他看来,极地科考船常遇到海冰、冰山、雪崩和流冰等极端气象,“船员患病率高,重症患者难以外送,船上医疗设备又很有限,对远洋医学技术的要求极高。”

“雪龙2”号是我国首艘自主建造的极地科考破冰船,它具备双向破冰能力。此次“雪龙2”号向南极海冰区首航破冰前行,总航行162天、29760海里,意味着中国海洋强国技术又向前迈出一步。而在医疗保障方面,“雪龙2”号比起“雪龙”号又增加了不少新的医疗设备。“比如直接数字化X线摄影系统(DR)设备、超声诊断设备等,而以前只有心电图。”郝俊杰说。

除了硬件上的更新升级,新科考任务也要求极地医生学习掌握更多专业技能。在即将出发的“雪龙2”号上,记者看到,医务室内的药柜分门别类摆放着药物。“按照上海市东方医院药柜的摆放规范,这里分别放了抗病毒药物、抗过敏药物、皮肤系统药物和大五官科药物。体积大的、不常用的放在里面;体积小的、常用的放在方便拿到的地方;使用消耗量大的药物,需及时补充。”

由于没有外界支援,只能“单兵作战”,极地医生必须具备全科型诊断能力。出征前,郝俊杰经过了12个科室的轮训,将每一科最基本病理机制和诊疗手段进行逻辑融合与贯通,从而在面临复杂重症时可以做到头脑冷静,在简易诊断仪器条件下将临床误诊率降到最低。

郝俊杰有一项技能特别突出,他是美国心脏病协会(AHA)基础心肺复苏(BLS)导师。远洋最大的健康威胁是急性心梗等重大病症,尤其在极地考察船上,由于海区气象条件差、气温低、船舱密封、动力震动等因素,船员心脏骤停的事件屡次发生。作为国际应急医疗队(上海)的一员资深老将,郝俊杰在救援队中负责重症监护室,多次承担重大赛事的医疗保障工作,在历届马拉松赛事中确保人员零死亡。

据悉,东方医院从2015年开始承担国家极地考察医疗保健任务至今,共计派出6位医生,承担8次中国南北极考察医疗保健任务,还有一位医学研究员以科学家身份赴南极进行科学考察,是目前我国极地医学保障次数最多、时间最长、涵盖任务最广的单体医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