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快乐肥宅?唯我吃瓜群众

购物一大口美食榜2019-08-13 09:35

1

曾几何时,好好的冷饮都妖艳起来,成了“快乐肥宅水”。不过任何快乐肥宅水在它面前就是个弟弟——西瓜。

西瓜明明是瓜么,哪里是水?切一片西瓜四五两,你吃上两片,给你俩小时不跑卫生间算我输。这东西是水果里的“水”果:水分含量高达95%左右,日语干脆管它叫水瓜。

还记得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前,央视为中国健儿的壮行文艺晚会上,陈佩斯朱时茂两位大腕脱光了膀子来了场拳击赛“直播”。休息补水时间,韩大嘴乔生老师介绍:“现在我们看到陈小二子团队拿出了北京民间的运动健康饮料——西瓜!”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西域来瓜让中原人民就当上了快乐的吃瓜群众。而辽宋时期,西瓜已经在华夏全境遍地开花。如今,全世界70%的西瓜都进了中国人的肚子,其中又有超过70%是夏天干掉的。

供人解渴消暑是一只西瓜的本分。但除了常规熟透-切开-即食外,一年比一年的极端高温,逼得一届届勤劳勇敢的吃瓜群众,发明了N种丰(àn)富(hēi)多(qí)彩(pā)的打开方式。

我的夏天我做主,我的西瓜当然也要我做主。

2

少时读书住校,到了夏天,西瓜不止是肥宅水,更是救命水。那时的宿舍哪来空调,就指望着小卖部里和汽水一起大盆冰镇的大西瓜。下了晚自习轮流买上一只,全宿舍室友们盼你回来就跟盼八路军的大春哥一样。

碰上一群热锅上的虎狼,宿舍也没有冰箱,再大的西瓜也不可能过夜。但这个定律在隔壁宿舍居然失效了:居然有没吃完的西瓜被精心切成薄片摊在桌上,上面吊着风扇呼呼吹。

“你们不知道,西瓜干了更好吃,再撒上孜然辣椒,美得很!”干这事的维吾尔族大侠是从小围着火炉吃西瓜长大的,大家自然也信他。

制作西瓜干的温度和湿度极为重要

不过这款homemade西瓜干口感却一直差强人意,连大厨自己都说做不出家乡的味道。终于在某个连天下雨的夜,还没有成干的西瓜先成了汤和醭,新疆兄弟伤心地从此封刀了。

多年后,跟做水果干的师傅取经:“西瓜水分是多,但做西瓜干其实也不难,烘干机或者有烘干加热功能的风扇,开六十度有几个小时就行。”

这温度和湿度虽然极端,但恰好是新疆午间的天然气候条件。橘生淮北则为枳,西瓜干生内地则为汤和醭,天时地利不服不行。

3

好吃懒做是人类乃至一切生物的本能,夏天有只西瓜基本快乐肥宅就满足了大半。但西瓜毕竟只是水饱,没点干货不扛时候也不行。

所以论快乐肥宅,我就服这位同学。奥赛冠军学术大牛,单身直男,但一点不妨碍人家会疼自己。嫌新装空调的教学楼太冷伤身,穿着睡衣去自习,还提着暖壶抱着半拉西瓜!

学渴了,先把西瓜干掉,引得同教室不少人侧目又眼馋;又学饿了,这下全教室的人都惊呆了:哥们书包里掏出两袋泡面,放在半拉西瓜吃剩下的“空碗”里,暖壶开水飞流直下,和积存的红色汁液交融升腾,继而和料包交织发出难以名状的味道。

拿西瓜泡面算是西瓜皮的再利用

“这是大牛信不过学校水房的水,不然他还能冲个鸡蛋进去。”一位hin了解他的室友如是说。

等他毕业赴美深造,学校的文明公约里赫然多了一条:请勿在教学区域食用有味道、易腐烂食品。

4

后来游历四方多了,才知道敢情是自己年少时孤陋寡闻、少见多怪了。甘肃等地的夏天早就有西瓜就主食的吃法,还花样翻新不止一种。(想起那位大牛也是西北某省会人士,难怪。)只不过正常人是当早餐而不是夜宵吃而已。

水果早上吃是金水果,中午吃是银水果,睡前吃是毒水果。中医早就有类似说法。作为产瓜大省加吃瓜大省,甘肃人民的早餐就先把瓜挖,吃完瓜瓤,简单的可以掰进去一只馍馍、或者油饼子,把剩下的精华连蘸带泡、来个光瓜行动。

西瓜泡馍算是甘肃等地的独特吃法

至于更讲究的,那得拿炒面——和面条甚至方便面可不是一回事,青稞杂豆加芝麻搭配炒好再磨成熟面,还得加入甜菜干、菜籽、沙米等当地特有的干蔬菜,堪称吃瓜群众里的土豪阶层。

这样早餐的优点显而易见(说省得洗碗的请自觉面壁):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清热排毒,一天都神清气爽。但对人的考验也是严峻的:肾功能不够强大的,免不了频繁轰炸WC;西瓜属大寒,因此除了老弱病幼,女性的半边天更是集体排斥掉了。

5

其实,稍有年纪的国人大多对西瓜入菜不陌生,只是熟悉到从来不曾想起而已。在城乡普遍不富裕的年代,有几家吃剩下的西瓜皮是直接进垃圾桶的?不都是削去外皮洗净腌成小咸菜了么?苦夏的就稀饭,好喝两口的则是实惠的下酒菜。

凉拌西瓜皮是道属于夏天的下酒菜

如果是企业学校的集体食堂,或者赶上这家的主妇心灵手巧,那黄瓜丝瓜冬瓜都可以从买菜清单上省了。炒个鸡蛋、烩个粉丝、炝个虾皮、又爽又脆还零脂肪不长肉。古老的餐饮行和中医界,对这东西的称呼居然一致又雅致——翠衣。

西瓜人人爱,在于它又甜又解渴。但这恰恰成了双刃剑: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单一的酸苦辣咸都能撑起一顿正餐,唯独甜不可以。

但正如华南地区有吃瓜蘸盐甚至酱油的传统;也有讲究的老北京拿新瓜就新蒜,意在中和两边的生涩、达到口感平衡。甜甜的西瓜插上其他味道的翅膀,一样可以飞上餐桌正席。

西瓜蘸酱油是华南地区人民的独特爱好

比如中原官话区流行的下饭神器、曾惊艳《舌尖2》的“姥娘盼”。历史上黄河多次泛滥决口为这里带来无数灾难,却留下了优质西瓜和黄豆的出产条件,别处八竿子打不着的二者,在此金风玉露一相逢,就成了俺姥娘(方言:姥姥)最拿手的西瓜黄豆酱。

大暑之际西瓜丰收,捣汁浸没事先发酵好的黄豆及适量姜丝,大缸里一起待到秋天到来,出来就是五味杂陈的喷鼻异香。

西瓜酱则是中原地区人民对西瓜的再创造

听着容易,但之前伺候黄豆发酵就需要耐心,之后码缸、翻缸更是一着不慎满缸皆输。逐渐老去凋零的姥娘们,盼着儿女孙辈回来吃酱的同时,更盼着有人能早日接班做酱。

6

一到夏天,老北京就唯平时不大看得上的京郊农村庞各庄马首是瞻。为啥,定鼎北京的朝代,连皇帝老儿都指着这个西瓜之乡供应解渴消暑。

信史记载,天赋异禀的慈禧太后,盲品都能品出无数片不同产地的西瓜里,哪片是庞各庄出产的“贡瓜”。

庞各庄的西瓜曾是皇宫里的“贡瓜”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些年西瓜之乡靠着西瓜也过上了好日子,盖起五星级酒店,也办起了全国都有影响的西瓜节,还研发了道道美食不离西瓜的西瓜宴。

三年前本人曾有幸当了一次最幸福的吃瓜群众。除了糖醋和加入果汁凉拌、以及挂糊炸制蘸炼乳吃的几种西瓜皮,以及餐前的清炒西瓜子、餐后的盐焗西瓜子,西瓜宴的其他菜肴都是用瓜瓤制成。

除了拌在沙拉里和摆在八宝饭上属于冷吃,蛋黄焗西瓜、肉松西瓜排、拔丝“葡萄”球都得趁热吃,咬开焦酥咸鲜的外皮,不再清凉但依旧甜爽的西瓜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炸西瓜也是道西瓜名菜

餐后我偷偷问了经理:只怕所有的热菜所用的西瓜都不是本庄产的、起码也不是传统的“京欣”系列吧?

得到了未置可否却默认的回答:“就这还都是炸菜,不敢用炒的。脆瓤的还成,咱那沙瓤的一进油锅,那不全化汤儿了。”

猛然发现那首《北京土著》的灵魂一句问题在哪儿了:切一片西瓜四五两,真正的薄皮脆沙瓤——西瓜都以薄皮的好,但北方主流的沙瓤,和南方主流的脆瓤,两种绝妙口感不可得兼啊。

7

说来也不怕您笑话:写了这么多篇美食文章,还从没有让我越写越馋创作对象的时候。所以说人不能自夸,败人品——这次就破功了。

打算挑个最小号的“京欣”,必须沙瓤:一半和香草冰淇淋粉一起放搅拌机打碎发泡,第二天开始就有香草西瓜冰淇淋慢慢享用;另一半趁加工前一半和洗澡功夫,冷冻室里迅速冰镇,然后勺蒯看剧,最标准的帝都吃瓜群众从我做起。

西瓜冰激淋是近两年的网红产品

也不怨我,如果我沉住气写完本文再下楼,社区的水果店欢迎我的恐怕就只有卷上的铁门了。当然,这又是个悖论:因为那也就没有这个结尾了——

掐点赶到,并和即将进入我体内的西瓜来了一番手指和心灵之间的对话,结账时老板问我咋这点才来,“搞创作呢?”“不瞒您说,写的就是有关西瓜的。”

认识多年、抹零却从没超过两毛的君子之交,这次老板居然好说歹说非要请客。无功不受禄,却又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只好放下最满意的那个,换了个最小的半拉西瓜。

“你可不是无功,功劳大大的!”卖瓜的老王(他真的姓王,母亲是不是尊称王婆就不知道了)说,“你可不知道,这小区现在单身比例太特么高了,还一个个都不来个朋友。一问我那帮哥们(开店的小区)也一样。都是两三个苹果桃这样买。以前最好卖的西瓜,如今最不好卖了!”

在客客气气把我送出即将落锁的大门时,老王率他店里的全体西瓜,衷心祝愿这篇文章可以10w+。

文:包袱斯基

图:部分来自网络

RECOMMEND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