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14岁的上海姑娘陈芋汐技压群芳获10米台世界冠军

7月17日,在光州游泳世锦赛上,陈芋汐这个还不满14岁的上海姑娘,一举获得女子10米台冠军,替中国跳水“梦之队”收复了这块丢失六年之久的阵地。

这是陈芋汐第一次参加世锦赛,小身材却有大气场,沉着冷静,技压群芳。从去年全国锦标赛上一鸣惊人到如今登顶世锦赛,陈芋汐只用了一年时间。吴敏霞之后,上海跳水队又有了一颗新星。

“乐乐”和她的伯乐们

陈芋汐出生于体育世家,祖父陈新熙曾是上海著名体操运动员,爸爸陈健是徐汇区青少年体育运动学校体操高级教练,妈妈董春华是上海市体育学院体教训练学院体操教研室的副教授。照理说,两个专业体育人的女儿,身体素质应该天赋异禀,但陈芋汐从小体弱多病,用爸爸的话来说就是“别人感冒她发烧,别人发烧她住院”。而另外一方面,陈芋汐却有着超越年龄的聪明劲:还在读幼儿园大班的她,已经掌握了小学四五年级数学里求面积的章节,“看着是块读书的料,那就别走体育的道了,她的体质太弱,也太辛苦。”

那时候她的家住宝山,爸爸上班在徐汇。为了照顾女儿,家里特意买了车,等幼儿园一下课就由爸爸开着车带她去上班。南丹路上的那个体操馆,成了她儿时的乐园——而这个“编外队员”的天赋很快就显露了出来。

同样是学动作,她总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并且高质量完成,用专业的话来说就是“规格很高”。但爸爸显然对这个来“旁听”的小队员也没有太多要求:因为体弱,一上量就会生病,陈芋汐总比其他小朋友练得少,别人的倒立练10个,她就练2个。但没想到,事半功倍,陈芋汐没多久就在同龄的孩子中出类拔萃。中班的时候,上海跳水队领队史美琴来体操队挑小苗子,一下子就相中了陈芋汐,才4岁的陈芋汐进入了上海体育馆少体校跳水队。

乐乐是陈芋汐的小名,陈健说,乐乐从踏进体操房到如今登上世锦赛的冠军领奖台,离不开众多教练的帮助。

在练体操时,启蒙教练是父亲陈健,但帮她“磨”基本功的,是徐汇青少体校副校长刘朝辉。去了跳水队后,每到周末,乐乐就会回到徐汇区青少年体育运动学校,由刘教练仔细“抠”每一个动作。

到了上海体育馆少体校跳水队,乐乐的教练是金晓峰。在得知乐乐消化系统有问题后,她把乐乐的饮食习惯改成了“少食多餐”。晚上训练完后,金晓峰会带着乐乐去吃小点心,小心地呵护着这个小不点。

2017年,11岁的乐乐到上海队试训,在那里,她遇到了自己的带教教练余晓玲。余晓玲把乐乐当作自己的“小女儿”。2018年12月,陈芋汐入选国家队,因为年龄小,余晓玲和她一起前往北京训练。出去比赛,余晓玲总是和她一个屋,照顾着她的生活起居。

而上海跳水队领队史美琴,更像是乐乐的“伯乐”。世锦赛夺冠后,陈芋汐等待兴奋剂检查直至23时许,史美琴就这么越洋用微信跟这个“小外孙女”聊天到半夜。

三岁那年种下“冠军梦”

2008年,陈芋汐3岁。那一年的北京奥运会,成为她成长道路上的一个注脚。整整一个夏天,她守在电视机前,看每一场比赛和每一次的颁奖典礼,跟着运动员们一起唱国歌,升国旗。小小的拳头紧握着放在胸前,陈芋汐的认真劲,逗乐了爸爸妈妈。

可是没想到,就是这一幅幅画面,在年幼的陈芋汐心中,播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国歌,也成为她第一首学会的歌曲。

当她遇到蹦床世界冠军高磊时,陈芋汐更坚定了自己的梦想——同为徐汇体操队的“二代”,她捧着高磊的金牌看了又看,眼里满是羡慕。陈健说:“我是她的教练,更是她的父亲,这让我在女儿未来道路的选择中变得很难。因为竞技体育越往上越残酷,冠军只有一个。”所以陈健对她说,以后的路,自己选择,如果选择了继续,他和她妈妈就无条件支持。

如果说高磊是陈芋汐的第一个偶像,那么吴敏霞就是陈芋汐想要成为的那个“她”。无论是里约奥运会时上海体育馆少体校跳水队集体观看吴敏霞的比赛,还是之后和吴敏霞有过的很多次互动,都给了她非常大的影响。而她的床边,一直放着三本运动员自传:李珊珊的《我是我的平衡女王》、高敏的《敏感——人生没有规定动作》和李娜的《独自上场》,有空的时候总是反复翻看。

这次光州之行,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给予陈芋汐很高的评价,这也让外界感叹于她启用新人的胆识。但认识陈芋汐的人都知道,她从小就是个“见大场面”的孩子:幼儿园时,她是公开课上带头举手的那个娃;在小学读书时,她是广播台的小主持;到了世锦赛的赛场上,她就是那个“做动作胆子大”的初生牛犊。

光州世锦赛,是陈芋汐闪亮的第一站。这个未满14岁的少女正带着她一贯的笑容,充满信心地等待迎接更大的挑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sybilqi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