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不可以哭?那喝一杯总可以吧

美酒葡萄酒智库 企鹅号2019-04-17 09:55

前段时间,杭州一个男生晚上骑车逆行,被交警拦下后,突然崩溃了。

“公司在催我,女朋友也在催我,我压力好大,好想哭……”

他情绪爆发得猝不及防,让人觉得搞笑的同时又叹了一口气。

男孩子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男孩子不要哭哭啼啼,要坚强。”,可是再坚强的人都会有脆弱的时候啊。

生活中总有那么几个时刻很想哭,无论男女,压死骆驼的也绝不是最后一根稻草。

哭,在大多数成年人眼中,是很不体面的事,所以即便崩溃,也会将自己调成静音状态。

可是不能哭,那些情绪又怎样来排解呢?

一个朋友说,他下班后总会喝两杯,不会醉,只是微醺。

梵高写给弟弟提奥的信中也曾说道:如果经历了白天辛勤的劳动,又累又饿时享受的那杯酒,才是世上最好喝的酒。

在日本,有这样一个地方,几乎是每个日本男人下班后必去的消遣场所。

无论是电车穿梭的城镇乡村,还是漫步在繁华商业街,你随处都能看见门前挂着灯笼的居酒屋。

在这里,点上一杯小酒,就着简单的下酒菜,辛苦工作一天的上班族们,借着酒劲,尽情抒发出积压了一天的压力与不满。

日本人很讲究安静,从不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在地铁上,接打电话都是很少有的事情,就算接起来,也会尽可能做到轻声细语,生怕自己打扰到周围人。

但在居酒屋中,这份宁静似乎在日本这个国度从不存在一样,永远都是一个熙攘吵杂的环境,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大声说话,不用考虑也不用照顾周围人的感受。日本人在职场所受的压力,似乎都在这小小的居酒屋里,掺着酒精一起挥发散去。

为什么人会喜欢微醺的感觉?

知乎上有个回答说:“因为我另一个人格可以光明正大跳出来。(@will lian)”

对于成年人来说,白天往来于人事之间,疲于应付,晚上回到家,角色瞬间转换,似乎从来没有为自己活着,而带一点微醺的酒意,生活看起来也会可爱很多。

忙碌一天回到家,换上拖鞋,脱掉束缚全身的衣服,躺在沙发上,再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喝上一口,瞬间有如释重负的快感,那将是多么的畅快和舒爽。

《菜根谭》中说:“花看半开,酒饮微醺”。

酒不能解忧,所以一定不要喝醉,尤其是在心情烦闷的时候,因为醉酒后的那个自己可能真的不好看,比如,哭着联系前任、闹着麻烦朋友,晕着昏死过去。

微醺只是打开一个情绪的通道,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唤醒另一个沉睡的自己。

在理智范围内放纵自己,全世界都模模糊糊却异常美好,一切在刚刚好的程度,已经是人间难得的欢乐了。

就像顾城的那首诗: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