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生水起逐浪高——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

艺文资讯腾讯大申网2018-11-01 09:50

由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中共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文广局)与中华艺术宫携手策划的《风生水起逐浪高——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将以改革开放以来江苏、浙江、安徽、上海三省一市的著名美术家在各时期创作的油画、国画、版画、雕塑、连环画等作品,生动展现这幅中华民族复兴之路的史诗画卷。

《风生水起逐浪高——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

画家张安朴作品

吃水不忘挖井人,邱瑞敏、石奇人、马宏道的《畅想•浦江》采用了浪漫主义色彩,描绘了邓小平同志坐在黄浦江旁抽烟沉思的形象。画面存在着一种对历史的回顾和反思之感,以及对伟人的怀念之情。改革开放赋予了文化艺术新的时代特色,最显著的就是宣传画开始摆脱以往红、光、亮的形象。张安朴的《书籍是知识的窗户》正体现了这样的创新构思,在色彩斑斓的书籍(知识)海洋中,翻开的书本喻意知识的窗户为知识的追寻者而打开,青春少女明眸闪亮,对新知识充满企盼与渴望。

《风生水起逐浪高——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

画家全山石作品

为了画《建设者》,画家全山石八赴新疆创作风情画。在他眼里,绘画不是照相,不是纯客观的描摹,而是通过绘画这种艺术语言把对生活的感受、社会的问题表达出来。没有心灵的感受,就没有艺术创作的激情。《高原丰庆图》是为现时代创作的画作,画家冯远积极推动二十世纪重大历史题材和中华文明历史题材两项创作,顺应新时代的艺术发展方向。其作品没有浮华的虚妄,摒弃一般画作肤浅、享乐的流行文化,是真正立足当代的民族艺术。

《风生水起逐浪高——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长三角美术作品展》

画家潘公凯作品

如今,人们常常会问,为什么上世纪80年代能有这样的文艺繁荣景象?在文学中出现了伤痕文学、寻根文学、先锋小说,美术中出现了八五新潮,每个新的样式,新的探索,都值得在历史中书写一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经历了西方社会两百年的历程,各种西方艺术流派、文艺理论的突然涌入国门,为艺术的发展带来巨大刺激,也恰好满足了伴随着改革开放而觉醒的艺术家们学习的渴望。

在国画家张培成二十余年的艺术创作生涯中,一份份老报纸、杂志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上世纪80年代,国门打开之初,那些大量介绍西方艺术思潮的报刊杂志填满他青涩年代的艺术阅读,那是他的大学。一本《美术译丛》上,刊登着《马蒂斯论艺术》的节选,那是张培成第一次看到西方画家亨利•马蒂斯的艺术理论。他和许多那个年代的年轻人一样如饥似渴地读着,被那些陌生的句子感动着,从中吸取着能量。“我了解到美术家的感受力可以从接触对他有吸引力的古代作品里,尤其是从接触对他有吸引力的很古老的作品里而得到巨大的好处……这本书对我的影响太大了。”这些句子改变了张培成,也改变了当时的美术界。

饥渴的吸收和丰厚的积累,为艺术创作实验提供了优越的条件。艺术家们放下门派之见,走出圈子文化,在交流中寻找不足,寻找方向,回望自己艺术之路的初心和理想。潘公凯、张桂铭、卢辅圣、张雷平、王向明、余友涵、周长江、杨剑平、金田、丁乙、蔡枫等一批画家开始自己的探索,抽象艺术在长三角蓬勃发展,逐渐走向国际舞台。

在丰富多元的探索中,有人探讨水墨的形式,潘公凯的《疏雨过湖西图》用笔大胆精炼,洒脱的艺术性格展现的淋漓尽致,让水墨艺术得以纵向地深入与勾连;有人把传统哲学融入抽象的形式,周长江的《互补》系列源于中国传统的道家哲学,在他的作品中,阴阳关系表现在图形上的正形和负形关系;余友涵的《圆》系列中,不同的小色块通过一定的秩序的排布组成一个圆,形成一种单纯的审美乐趣,掺杂着中国传统概念中“道”的概念。丁乙的《十示》则来自印刷业术语,形成纯抽象的视觉效果。也有人用抽象关注社会现实,蔡枫和沈立功合作的版画《古树祭—天目山古树被非法盗伐纪实》截取了一棵古树的横截面,一圈圈年轮向人们讲述了非法盗伐的罪恶行径,诉说了一棵古树的悲哀,呼吁国人保护植物。

这个时代所诞生的精彩卓异的实验艺术,也成为画卷中引人注目的一笔。

当年,在改革开放的一声春雷下,刘海粟、唐云、朱屺瞻、钱松喦、陆抑非、赖少其等一大批艺术家从黑夜中醒来,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们在十年动乱中所拼命压抑艺术生命力迅速喷发而出,怀着依然不变的赤子之心,重拾他们的画笔,向全国人民报告春的消息。刘海粟画了《香山红叶》,朱屺瞻画了《春风至则甘雨降》,王个簃画了《百龄献颂图》,赖少其画了《岭南花似锦》……一笔笔带着内心的喜悦,描绘祖国的壮丽河山,更是在描绘改革开放的浩荡浪潮,如何让华夏神州在“历史的一瞬”翻天覆地、沧海桑田。

1978年的一天,油画家俞云阶来到作家巴金的家里,画下了《焕发青春——巴金像》。这是他第三次为巴金画像。画面中,巴金手持文稿,笑脸对着观众。这一笑,是画家出于社会责任的特意安排,是他作为一个视觉艺术家,所表现的时代的风貌。俞云阶用这样一幅满面笑容的巴金像去面对人民观众,留给后世,留给历史。这幅笑脸作为中华艺术宫的馆藏重新展出,在相隔四十年后,依然能让人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的强大精神力量和热切期望。

在改革之春洋溢的澎湃激情中,老一辈艺术家们不忘继承、接续被埋没许久的传统绘画精神,并加以创新发扬。古往今来,展现苏州狮子林的绘画作品层出不穷,吴冠中的《狮子林》却以特有的点、线、面结合的方式,描绘出奇幻的抽象世界,更透露出传统绘画中的气韵和意境。吴冠中生于江苏,心怀江南。这样一幅蕴含着他浓厚艺术生命力的精妙之作,最终被捐献给了中华艺术宫。吴冠中生前曾先后三次亲自向中华艺术宫前身上海美术馆捐赠87件作品,及至去世之后,长子吴可雨又代父亲第四次捐赠23件作品。吴冠中眼中的上海是一座发展迅速、开放的城市,把作品捐赠到这里,正是看中艺术的创新和城市的开放性有共通之处。

上海文化的形成和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依靠长三角力量的汇聚。学者认为,所谓“海派文化”,绝非仅仅指上海一地的文化,而是以上海为龙头和轴心的一种文化形态。“海派文化”是长三角文化发展到近现代的一种必然结果,是“江南文化”继续发展的一次新生。江苏的新金陵画派、水印木刻画派,浙江的中国画、水彩画代表作来到上海的中华艺术宫,与海派绘画交相辉映,彼此交流,共同寻根溯源。中华艺术宫等上海国有美术机构以及苏浙皖三地美术馆等其它艺术机构纷纷打开馆门,拿出自己的精品馆藏,向长三角人民共享艺术资源,让更多藏品惠及百姓,提升生活幸福感。

江南艺术之根,血脉相连,改革开放的艺术大潮和老一辈艺术家们的慷慨捐赠滋养了一座座城市的文脉,孕育出一片美育的丰茂高原。随着长三角一体化进程加速,打响江南文化品牌,更加大有可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