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的这个公厕 为什么引上百人留言点赞在此自拍

闵行新闻晨报2018-03-21 08:04

标题:厕内溢香空气新 四壁无瑕窗几净

闵行的这个公厕 为什么引上百人留言点赞在此自拍

王林随时清理,保持公厕的清洁。/晨报记者张佳琪

在闵行区老北翟路华翔路交界,有座隐藏在道路绿化带后的公共厕所。和上海8000多座公厕一样,它为市民提供免费如厕服务。近4年前,一对夫妻被指派到这里,负责这座公厕的清洁打扫工作。从此,这座公厕窗明几净,四时鲜花绽放。居民放轻了进入厕所的脚步,来往的小姑娘在厕所里玩起了自拍,曾无人问津的公厕留言薄写满了各种字体的留言……

这个被许多人称为“见过最干净的厕所”,作为它的管理者,保洁员王师傅说,之所以将厕所打扫得如此干净,是因为他心里憋着口气:“老是听人说日本的厕所有多干净,我听了觉得这样不对,我也能做到。”

那里的阿姨和叔叔每天都在清理,我们日常都只去这座厕所。

3天前,新闻晨报读者热线接到了一通特殊的电话。电话中,一名姓刘的男士说,他打这通电话来,是专门为一座公共厕所点赞。因为这座厕所环境干净,布置合理,厕所内常年有鲜花盛开。

是什么样的环境,能让读者专门为一座公厕点赞?出于好奇,晨报记者来到这座位于华翔路上的公厕一探究竟。与公厕附近的居民交谈后,记者惊讶地发现,在那片街区,提起这座厕所,似乎每个人都知道;而谈起这座公厕,似乎人人都成了特意打电话点赞的刘先生。

“好,特别好。”被记者随机拦住的一名刚使用过厕所的男子说:“我家就在附近,我在这附近上班,我经常在附近来回走,有时候还会在厕所的本子上留言。”

附近上班的物流公司司机说,这座厕所已成为附近企业激励员工的典范:“我们老板招工的时候,特意让我去那个厕所看看,他问我周围有厕所这么干净吗?我能做到这样吗?”

对厕所很挑剔的年轻白领女孩说,这座厕所是附近女性如厕的首选:“那里的阿姨和叔叔每天都在清理,我们日常都只去这座厕所。”

而更多的点赞,在悬挂在公厕墙壁上的“意见簿”中。五花八门的字体,写的都是“太干净了”、“无可挑剔”这样的语句。

一名名叫周英兰的使用者留言:“华翔厕所卫生特别干净。”一位自称顾小姐的使用者则留言:“这是我见过最干净的厕所、最美的厕所。”“意见簿”上,还有使用者专门为这座厕所的保洁员写了打油诗:“公厕守护王先生,敬业尽职讲文明。仰上俯下刷旮旯,四壁无瑕窗几净。浇花清扫手脚快,厕内溢香空气新,来往公民皆称赞,卫生战场树标兵。”

值得一提的是,似乎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每条点赞后,留下评论的人都像读者刘先生一样,留下了自己的联系电话。有人甚至将自己的家庭地址也写了上去。上百条手写的点赞,从2016年延续至今,快填满了3本“意见簿”。

有个小姑娘来上厕所,看见我正在擦天花板,半小时后,她又来了,看见我还在擦天花板。

一座公厕,缘何收获如此多赞美之声?对此,负责管理这座公厕的保洁员王林和赵景珍夫妇也说不清。

“本子是公司发的,公司让挂着我们就挂着。”赵景珍边用拖把拖地边说。从早上5点到晚上9点,那个拖把几乎不会停着,每来一个人都要被使用一次,要么在王林手里,要么在赵景珍手里。

“只有随时清理,便池内才不会留下黄色的污渍。”埋头干活的赵景珍说。

在华翔路厕所还没有改建的时候,这对夫妇就是这座厕所的专职保洁员。如今,改建后的新厕所使用快3年了,这座厕所还像新的一样。

“你看这个小便池,能看出来这是用了3年的吗?”王林用夹子夹起男厕所小便池里的盖子,有些骄傲地说。这些盖子雪白如新,正如这座厕所内其他所有设施一样。

“我们的天花板看着像新的吧?我向人请教过,这个天花板材料比较特殊,要是用化学药剂擦,天花板会变黄,而且就不能恢复原状了。”王林说。不使用化学药剂还想保持公共厕所天花板的干净,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不让污渍变成顽固污渍,于是王林每天都爬在梯子上用抹布擦。擦着擦着,就吸引来了有心人。

“有个小姑娘来上厕所,看见我正在擦天花板,半小时后,她又来了,看见我还在擦天花板,她在厕所里绕了很久,然后说,王师傅,我想给你写留言。”王林讲起这些留言的故事,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在王林关于留言者的故事里,有一些人是像这个小姑娘一样被细节打动的,这些人会专门停下来和他交流,甚至有开店的师傅,专门带着徒弟过来教育。但更多人,其实是被王林养来妆点厕所的绿植“圈粉”了。

在华翔路厕所里,林林总总摆了数十盆绿植,许多绿植含苞待放,把冷色调的公厕,点缀得生机勃勃。这些花要么是王林夫妇在花市上花十几块钱买的,要么是附近邻居送的,很多已经在这座厕所里长了好几年。

“很多人会在这里自拍。在公厕里自拍哦。”赵景珍描述着那些在公厕里拍照的人的样子,颇有几分自豪,“他们有的人拍了后,就会在本子上留言”。

不喜欢就不干,但要干就要干好。

如今,作为公厕的打理者,赵景珍已经可以很开心地说自己很骄傲。但是,在管理公厕的最初,她其实是哭着过来的。

“那时候,别人问我怎么做这个,我就哭,没办法,家里过得太苦了。”赵景珍说。那时候,大儿子刚刚结婚,家里用了很多钱,小儿子又很有出息,考上了大学,家里着急用钱,管理厕所,是王林和赵景珍当时最好的选择。

尽管如此,心理上的不适应,还是令赵景珍难受了很久。“我一开始清理厕所,清理完别人喝醉或者生病后吐了一地的东西,坐在那里怎么也吃不下饭,我压力大得直哭,害怕会传染疾病。”赵景珍说。

那些“圈粉”的绿植,最早就是王林养来宽慰不安的妻子的。“我上网查,看到有人说吊兰最杀菌,于是就在卫生间里养了很多吊兰。”

后来一个管理过医院卫生间的老人家送给了王林夫妇一盒消毒片,教会了他们怎么用,于是,王林夫妇又在卫生间里设置了消毒桶。

“很感动的,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做,都是人家教我们的。”赵景珍说。有些是听人说的,有些是上网查的,他们陆陆续续在公厕里添了许多植物、花卉,以及清扫工具。对于这份工作,这对夫妻有个共同的观点:“不喜欢就不干,但要干就要干好。”

“住在附近的老阿姨,有的出国玩了,回来就和我说,日本的厕所有多干净,我觉得这样不对,我也能做到。”王林说,他托在高档酒店的朋友,带着自己专门去看了酒店里的厕所,又跑到机场去看厕所。回来后,他总结,确实别人的好一点。

“它们的厕所内槽都是干净的,但是我们当时管理的老厕所已经泛黄擦不干净了。”王林说总结。于是,2015年年底,华翔路厕所新修后,王林和赵景珍改变了清理模式,每天清理,时时清理,便器再未出现泛黄的情况。

“现在别人再来,都不会再说我们的厕所比外面的厕所差了。”王林笑着说。

如今,王林和赵景珍已经做了近4年的公厕保洁员,家庭的经济危机已经度过。两人却再没有想过改变职业。

“我小儿子有时还是会劝我们不要做了。我说你是大学生,道理你比我会说,职业和工作不代表人怎么样、有什么区别。”王林说。“至少我无论在哪里干,公司都是竖大拇指的。”

“我不开心的时候,就看看这些留言,都是他们在鼓励我。”赵景珍说。

使用者越文明,厕所越容易打理干净。而厕所打理得越干净,使用者越文明。

从2014年年底开始管理华翔路公厕,4年来,王林夫妇将华翔路厕所管理成了很多人“见过最干净的厕所”。这座厕所,也如一面镜子,见证了市民素质的提升。

“这些年,变化很大的。人的素质提高了很多。”赵景珍说。她还记得刚接手华翔路厕所的那一年,公共厕所内,经常有人躲在里面不出来,有些人是在吸烟,有些人拿着矿泉水瓶在洗澡,还有些人,赵景珍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有的时候很晚了,还有人躲在男厕里不出来,我很害怕,就只能打电话叫我老公去喊。”赵景珍说,“这些人出来了,还会讲脏话。”

随着街区的进步,几年来,这样的人越来越少。特别是在2017年禁烟后,王林夫妇明显感觉到,公厕的管理,一下子容易了很多。

“吸烟的人几乎没有了,厕所变得越来越干净。”王林说。这种影响似乎是相互的,王林发现:使用者越文明,厕所越容易打理干净。而厕所打理得越干净,使用者越文明。

“有个细节特别让我们感动。以前,用厕所的人如果不小心把污渍弄在外面了,他们就不管了。但现在,我发现很多使用者如果自己不小心把污渍弄在外面了,会用纸巾简单清理一下,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也不想去破坏这个环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