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学霸“疯狂社交”引关注:喝酒喝到半夜

听说前几年国内出了一本很畅销的书,叫《哈佛凌晨四点半》,很多人跟我提起过这本书,据说至今朋友圈还不断有人转载,成就了经典的鸡汤文。

也有很多人向我求证,哈佛商学院的凌晨四点半,真的是这样一派悬梁刺股、挑灯夜读的景象?学霸们真的是受着墙上一条条励志校训的激励,狂啃书本就成为了社会精英?

哈佛学霸“疯狂社交”引关注:喝酒喝到半夜

哈佛没什么人在图书馆啃书啃到凌晨

事实上,在哈佛商学院读MBA的那两年里,我一次都没有在凌晨四点半去过哈佛的图书馆。而哈佛本科学院的所有图书馆里,好像也只有一个是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开放,我想要是那么多学生都挤进去通宵达旦地读书,相信也很难容纳吧。

那么可能有人会追问:所以哈佛学生们是不熬夜的吗?不那么勤奋还能在社会上出类拔萃的话,真的个个都靠天才?其实我想说,哈佛学生们也熬夜,但熬的不是一本本书或纯理论的东西,而是为了钻研和实现更有意义的事情。

对于哈佛本科生而言,因为还没进入职场,很多人的确会花很多时间在读书和做作业上,但更多的熬夜是因为他们有些在做超前的自学,有些在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有些在参加社会实践和课外活动,还有极少数人甚至已经启动自己的创业项目,正在没日没夜地打磨自己的产品雏形。

为什么美国的大学生往往和社会接轨都不错,而且很快就能把自己的技能用到社会和企业中去?

因为在美国,你不可能靠死记硬背就找到好工作,也不可能靠孤军奋战就解决大问题,更不能靠一张满分的答卷就改变世界。你需要的是独立思考能力和判断力 ,不盲从别人的观点,甚至敢于挑战权威,追求更正确的答案;你需要的是杰出的领导力和团队协作能力 ,往往要跟别人辩论、碰撞和磨合才能获得这些能力,并让它们真正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哈佛学霸“疯狂社交”引关注:喝酒喝到半夜

哈佛学生“疯狂”的社交活动背后是什么

对于哈佛商学院的学生而言,如果凌晨四点半还没睡觉,那很可能是喝酒喝到了半夜。不过千万不要误会,可能只是参加了一场商学院的社交活动,跟相逢恨晚的知己同学促膝长谈到凌晨,而且在美国的社交活动中小酌一杯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也是一种社交礼仪,没什么人会贪杯喝到酩酊大醉。

我那一届哈佛商学院有个非常有名的“寿司联盟”。这个组织是由两位同学创立的,一位叫Mike Ghaffary,另一位叫Nadeem Meghji。这两位后来的成就都非常不错,在那个时候,他们是我们那一届年纪最小的两位学生。

两人都同时报读了法学院和商学院的双学位,会在哈佛学习四年,可以说,他们是精英中的精英,学霸中的学霸。除了读书情况类似,他们俩都是寿司的狂热爱好者,所以当时由他们牵头,拉了我们一群喜欢吃寿司的同学组成了“寿司联盟”。每周总有那么两天,这个联盟的人会聚在一起去各种地方寻找好吃的寿司。

有一次,我们和往常一样在一家寿司店聚会,有几位同学起哄说搞一场“吃芥末比赛”,让两位创始人比赛吃芥末,看谁吃得多!比赛规则是一口气吃完一大碗芥末,中途不能喝水,不能吃别的东西,吃完芥末一小时内不能吐,谁赢了奖金就归谁。大家欢呼着纷纷往桌上放钱,不一会就累积了五六百美元。

Mike和Nadeem在我们的怂恿和起哄下,毫不犹豫地参加了这个听上去有点吓人的比赛。很快,两人面前分别摆上了一碗芥末,当我们高喊“一,二,三,开始!”之后,两人就拼命地吃起来。

当时我清楚地记得,第一口吃进去的时候,他俩的眼睛都红了,鼻子也红了,慢慢地嘴唇也开始在颤抖。刚开始两人还能一大口一大口地吃进嘴里,没过两分钟就慢了下来。这两个大男生看上去表情非常痛苦,有一种很想哭的感觉,但又不好意思哭出来。最终Nadeem更胜一筹,最先吃完了一碗芥末,而且最后也没吐,惨烈地赢得了比赛。

比赛结果出来后,大家大声地欢呼着,气氛非常热烈。那一天,我们聚会到半夜,而所谓的赢家Nadeem却一整晚都躲在洗手间,实在没有办法愉快地参与后半场的聚会,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痛苦。这是我记忆里最深的一个“凌晨四点半”。

如今,两位“芥末PK”的同学已经在事业上做得非常成功了,Mike Ghaffary后来成为YELP全球市场开发副总裁,Nadeem Meghji现在是黑石房地产高级董事总经理,也是黑石全球不动产投资委员会委员。每当我在媒体上看到他们的新闻报道时,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两个为了赢得吃芥末比赛而满脸通红、眼睛里面泛着泪水的大男孩。

当然,能忍耐吃芥末跟他们后来的成就并没有什么直接关联,哈佛商学院的社交生活也绝不仅限于吃吃喝喝,这两位小兄弟玩的时候很放松,学习的时候很投入,经常为了一个商业案例的不同理解而争吵,也可以在争吵完之后通力协作一个项目。

相比于其他商学院,哈佛商学院尤其注重培养学生关于“General Manager”的理念,也就是“全方位的管理人” ,学校认为,只有一个全方位的管理人,才能在当今国际化竞争异常激烈的大环境下,真正带领企业开拓创新和不断成长。在此基础上,哈佛挑选学生也被相对严格地控制在30-40岁之间,有至少三年大型企业管理工作经验,同时最好具有海外工作经验。

在哈佛商学院的社交活动上,大家会玩得很开心,甚至出现像“芥末PK”那样的疯狂比赛,但聚在一起最重要的目的是分享彼此的行业经验和不同经历 ,甚至获取一些你以前从未接触过的行业的演变历程或最新的管理理念,从而让自己得到很好的补充和启发。另外,大家经常聚在一起也会探讨如何将不同行业进行融合,可以衍生出哪些创新点和商业机会 。

哈佛学霸们在聚会后做了什么(一)

在另外一次聚会上,我曾和一位热衷时尚的女同学Jennifer Hyman畅聊彼此对时尚的一些看法,她除了是我们班上成绩很好的同学,还是一个思维特别敏捷、思路特别开阔的人。那次的聊天,我在想移动互联网是否可以改变时尚的消费方式,而她则在想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解决资源整合的问题。

当时,Jennifer Hyman发现有很多模特儿拥有满满一屋子的漂亮衣服,而且由于是定制款,很多衣服只穿一次就被处理掉。还有很多女孩买下一大堆高贵奢侈的衣服,可能只有少数场合可以穿,而且穿过之后就不再喜欢,或者无法忍受反复穿同样一件衣服,于是把它们都束之高阁。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租呢?既然那么隆重的婚纱都可以租,为什么不能平时也租各式各样的漂亮衣服?互联网结合数据匹配是不是可以快速地帮助女生找到合适自己的衣服?

于是Jennifer Hyman后来选择将时尚和互联网结合,开设了一家专供女性出租时尚衣服的网站Rent the Runway,这在当时造成了一定的轰动,也迅速风靡一时。想想看,你只需30美元就可租到Vera Wang标价1295美元的礼服,只需70美元就可穿上Calvin Klein Collection售价2295美元的礼服。是不是每个女生都会怦然心动呢?

Rent the Runway现在在全美已经有几百万名会员,每日网站及其软件算法需要处理并向成员寄出近10万件服装和配饰。同一天里,还有4万件衣物会被会员装在回收袋里,通过快递寄回。公司位于新泽西州的仓库拥有200多名雇员,负责对寄回的服装进行分类整理和清除各种痕迹,也要对首饰进行消毒并修复破损的地方。

Rent the Runway有望迈过美国创业圈里人人都翘首期待的10亿美元估值门槛,在这个成功圈子里充斥着硅谷男性的时代,一家由女性创办的企业能达到这个高度实属罕见。毫无疑问,把时尚与分享经济、互联网科技三者挂钩的原始想法是这家公司的创新基础 。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哈佛商学院的学生会很乐意跟不同行业不同经历的人交流和分享自己的想法,他们会细心聆听别人对这个想法的反馈,不管正面还是反面。如果你的切入点或者做法是跟别人一样,那你的结果和成绩最多也就和别人一样,不会有多大的突破,所以想在市场上找到自己的突破口,就要勇于尝试特别的方式和做法,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些创新的想法绝对不是天马行空、随意编造,而充满脑力碰撞的商学院同学聚会就是孵化这些想法的一个好地方。

哈佛学霸们在聚会后做了什么(二)

谈到思路开阔和不断创新,又要讲到Mike Ghaffary,虽然芥末比赛落败了,但在事业上我们都非常敬佩他。Mike Ghaffary后来加入了YELP,任职全球市场开发副总裁。YELP是美国最大的点评信息平台,在2004年创立于旧金山,也是风靡中国的大众点评网当时模仿的行业鼻祖,2012年在纽交所上市,市值达数十亿美元。

如果你觉得他是因为做了上市公司高管而受人敬佩,那就错了,其实是因为他是一个非常善于独立思考的人。在移动互联网刚刚突起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今后与地点有关的信息分享会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会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他也经常在商学院聚会的时候和我们交流这个话题,比如如何创建一家互联网企业,如何建立创新的企业文化等等。

就在前几年,美国人意识到互联网开始蚕食传统的线下零售业,被誉为互联网点火人的Marc Andreessen和领英(Linkedin)联合创始人Reid Hoffman之间就曾爆发过争论,争论的主题类似于当下在中国很火的一个话题——互联网思维能否颠覆所有传统行业?

在两位互联网大佬相持不下,谁都不能说服谁的时候,Mike Ghaffary拿出了自己建立的一个模型,叫做local coefficient(本地系数),通过把数据代入这个模型进行计算,可以得知某个服务将在多大程度上被互联网侵蚀。

Mike Ghaffary认为本地系数=(购买后体验X购买前尝试?可替代程度)。以图书为例,可以被认为是高标准化的产品,尽管依然有部分消费者对亲手翻阅书籍情有独钟,但书籍本身可体验的指数不高,越来越多的人通过Kindle读书这一事实就可以很好地证明,这一项得分不会太高。而对于购买图书,消费者也没必要非得事先去尝试,去检验包装等等,这个指标上同样得分比较低,很多线下书店倒闭也能证明这个评价的合理性。最后,对于线下书店,线上的网站如亚马逊等都是绝好的替代者,在可替代性这个指标上Mike Ghaffary给出了满分。

图书行业的本地系数是0.27,在0到1之间属于很低的得分,所以亚马逊在起步阶段选择了图书作为突破口并且获得成功是很有道理的。反之,餐饮和美容等行业的本地系数得分比较高,服务标准化程度也低,所以目前还很难被互联网颠覆。

即使在美国,点评信息当时也算是比较新的行业,而Mike Ghaffary在加入YELP之前其实是一家基于手机端的新闻广播类应用软件Stitcher Radio的联合创始人,和YELP的业务也没什么很大的相通之处。

在哈佛商学院的时候,我们都培养了对不同行业的快速学习能力,善于从别人的经验和案例中捕捉到问题的关键,不断地去辩论和求证,直到找到事实的真相和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


转播到腾讯微博

在魔都上学扫 我就对啦~


回复“幼升小”、“小升初”获取入学攻略

回复“中考”、“高考”了解最新资讯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申教育微信:上海升学攻略

升学、留学、育儿、职场……更多教育资讯>>>大申教育

2017上海小学初中报名入学问答 附流程图

预测:2017上海教育八大变化 高考录取将有新规

“非沪籍”高考的八条出路

九类非沪籍学生可参加2017年上海高考

2017上海中考报名 8类非沪籍生可在沪中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yanxiangchen]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