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位高考尖子生聊“自我”作文题

2015上海高考报道微信:魔都语文课代表2015-06-07 16:29
0

[摘要]腾讯·大申网教育频道为您带来2015上海高考最新资讯:4位沪上知名高中的高三考生关于“自我”的话题作文。

2015上海高考作文题出炉后,“和谐的自我”成为了最热的话题。

其实,就在不久之前,课代表就请了4位沪上知名高中的高三考生写了关于“自我”的话题,无论是文笔还是思想深度都令人印象深刻。

我们一起来看这4位高三生对“自我”这一话题的阐述吧!

一、镜子中的自我

上海市青浦高级中学 孙云帆

如今的自媒体平台,不乏这样的心灵鸡汤:“不要走得太快,等等你的灵魂……”诚然,在当下快餐文化的裹挟下,许多人拿面“镜子”照照自己时,都会发现已经“走了魂”。南阳作家群的代表人物——二月河的小说巨著《康熙大帝》中写道:康熙曾在朝堂上告诫他的臣工,没事时把自己的肠子拿出来拾掇拾掇,或者照照镜子看看那个“镜中的自我”是否还有个人样。而再看今朝,审视“镜中的自我”或许更显得迫切。

什么是“镜中”?我想,人心就是一面最好的镜子。不久前,一位英雄的“人生地震”令我们唏嘘不已。昔日的“抗震英雄”雷楚年成了“诈骗重犯”。6年的声名在外,最后竟是这样的身份转变。令我们惋惜的是在这6年中,他始终没有去审视“镜”中的那个自己,没有觉察到人心中的“英雄”已悄然衍化为“掮客”。这就像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一次次错失看清“镜中的自我”的机会又一次次给他的私欲加温。当其女友、家长想令其“悬崖勒马”,指出他的错误时,他只当作“耳旁风”。他所辜负的是人心,是亲朋好友的心、是他们一次次给他看清自己的机会。英雄的落没未尝没有有利的一面。它刺痛了我们看惯了“镜”中自己人形渐无的心;让我们重新拾起那面已经摔碎在地上的“镜子”瞅瞅自个儿。

中国历史散文界的领军人物祝勇在《十城记》中这样写道:每个人都不应草草瞥过“镜”中的那个“我”。新锐作家韩寒也在《南方都市报》的一次采访中笑侃道:现在不少人如果仔细看“镜”中的“我”就会惊呼:“好像一条狗唉!”正如他们所言,审视镜中的自我于个人而言,可让我们在“花花世界”中少让灵魂独自走夜路,而于一个国家而言,可以让一个民族不至于丢了民族魂,不至于出现如周树人笔下《彷徨》中所提及的“全民性的失魂症”。

正值柏林墙倒塌25周年之际,德国人民又一次重新审视镜中的自己。大量的和平游行、文物展览让德国人民得以瞧瞧历史明镜中的“我”是否还坚持走着和平发展道路。与之类似的是,今年恰好又为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我们也应该以史为镜,审视镜中的中华民族。昔日的“送去主义”是否还在?一言以蔽之,把历史作为一面镜子,洞悉镜中的真实的民族映像,可指引我们少走弯路。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所生存的社会,是一个人人都变得现实的社会。在这样一个社会,每一个人都能够时时关注着“镜中的自我”就显得格外重要。因为在漫长的人生中,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偏颇都会在诱惑驱使下,愈行愈远。自我们党的“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以来,“苍蝇”“老虎”一个接一个被“打”下马来。在各式移动端上,全民式的扒粪运动充斥着自媒体平台。其实,我们不应只是单纯地去谴责贪官污吏们没有以法为“镜”、没有审视“镜”中的自己。该去反思的是我们整个社会乃至每一个个体。

至此,一个问题就是:多审视“镜中的自我”这个道理似乎人人都懂,可为什么鲜有人“守”?明明知道官僚主义危害大,你依旧公车私用;明明知道享乐主义影响坏,你依旧公费出游;明明知道舞弊主义后果惨,你依旧去塞红包。有人质疑这是否是我们民族的劣根性?其实大可不必上升到这一高度。无论你的确是一名公务员,还是只是一名学生,都应该每天睡前瞌上眼,以心为镜,以史为镜,以法为镜,好好看看镜中的自我,过则改之,无则加勉;而不应该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去挖苦别人,因为很大程度上,这一不言而喻的真理被人忽视是由于我们总期望它由他人去恪守。

在最近印发的外文出版社《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中早已点明审视自身的重要性。“抓四风促廉洁树新风”都需要做到这一点。而在我看来,这就是号召我们多看看“镜中的自我”。陈寅恪先生在《致科学院答复》一文中说,“士之读书致学,盖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身为学生的我们,可要如何脱去“桎梏”?我说唯有审视镜中的自我,看看自己是否已经迷失?看看那些人性标志自己还有没有?不要让自己成为下一例令人“神伤”的反面教材;要让自己成为振兴“中国梦”的可靠栋梁,而不是啃食这“复兴梦”的梦魇。

指导老师:张朝阳

二、尘世中不变的自我

上海市七宝中学 杨自强

宋元之际正是朝代更替的纷乱之时,学者许衡不顾他人嘲笑,不食无主之梨而恪守心中之“主”,让人喟叹不已。从狭义上来说,许衡只是特定时代尘世中的一人;然而通过许衡恪守心中之“主”的言行,我们却可以真真切切地看到无数个时代中的无数个人——这无数个时代有个共同的名字,是为“纷乱的尘世”,这无数个人亦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唤作恪守“不变之心”的人。在尘世中恪守不变的心,就是许衡所说的“不失吾主”。

前些日子听复旦大学张新颖教授的讲座,他提到“每个时代都会给每一个个体一个大角色,而每个个体为了不被时代淹没,又应尽力去寻找属于个人的小角色”,我想许衡或许就是尽力在宋元之交那个金戈铁马、黄沙滚滚的时代下找寻个人角色的典范吧,而那些心中无“主”的嘲笑者,则毋庸置疑地成为了被纷乱时代淹没掉的芸芸众生。

看看历史上那无数个纷乱的时代,不禁感叹历史的轨迹、尘世中个体寻找角色的历程竟如此惊人地相似。记得上世纪的战争年代,有个文弱的书生用双肩承担起了中共的命运,也承担起了新民主主义伊始的煎熬,最终用手术刀一般的笔触在狱中剖析了自己由文而政的一生——这份剖析的努力与坦诚让他真正在尘世中恪守了一颗不变的心,找到了那样一个鲜红而动人的角色,他叫瞿秋白。虽然这份“找到”有些姗姗来迟,但生命终点前的“找到”不也恰恰是一种没有多余的圆满吗?

来自边城的沈从文,敦敦于“文革”的人海之中,他说,“如果所有人都不认识我,我还认识我;如果所有人都认识我,我反而不认识我了”,于是他在“文革”中默默地在古代服饰的世界里寻找个人救赎的角色,而他在大时代的纷乱之中寻寻觅觅又最终超越时代的历程,虽显茕茕孑立却引渡无数后人。

而西方轰隆隆的机械时代中的瓦尔登湖畔,一位名为梭罗的思想者正在临湖照影;世界炮火纷飞的硝烟之中有阿根廷的博尔赫斯在交叉小径的花园独自行路;还有奥地利的卡夫卡“战争游泳齐物论”与变形的寻觅……我想,如果许衡能像今人一样,看见那么多人都在纷乱的尘世中和他一样恪守不变的心中之“主”并寻觅个人的角色,或许他也不会在一片嘲笑中孤单又寂寞,纵然艰难前行也会觉得心有慰藉吧。

那么我不禁想问了,既然我们所看见的各个纷乱的时代都如同周期函数一样周而复始,而且重叠又交错,那么谁能肯定地向我保证,我们所处的时代不是另一个“纷乱的尘世”呢?

白岩松在他的第二本十年感《幸福了吗》中谈到,我们这个时代,交织着社会进步的幸福,但同时也交织着幸福之余的矛盾重重。诚然,困惑与幸福在这个时代重叠交织而成了纷乱的一种形态。《小时代》所呈现的拜金主义,地沟油事件中的黑心商家,反贪反腐所折射的贪污腐败……哪一个不在明晃晃地向我们提醒着准则的湮灭、“主心”的缺失呢?过去的道德准则不再是“心中的敬畏”,上古遗风的朴素也在金钱的冲击下变得镀金而奢华……

如果有人问这是怎样的时代,我只能用狄更斯《双城记》中的话来回答:“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是信仰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国力富强、人民安康无疑是幸福的善,淳朴之美的流逝与模糊的价值则是缺失的憾;我们理应信仰真善美的在,但是如今的现实却让我们不得不怀疑真善美是否真的在。如果许衡活在今天,或许他也会觉得:这是不同意义上的一个纷乱的时代,是历史的车辙又一次卷起的“尘世”。

尘世既在,又何以恪守“主心”而不变呢?或许这便是当今的时代所需要面对的两个问题。对于前者,我只想说:其实今天的传媒环境是存在缺憾的,究其根本无非“浮躁”二字;而由浮躁趋使又归于浮躁的大众传媒,恰恰是今天的问题所在。深层原因,其实是时代尘埃中如尘埃一样扬起的浮躁的心。

人的存在是精神性与物质性的结合,而物质性具有先行于精神性的特征。在当今这个物质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时代中,匆匆追求物质而忽视精神(亦即道德准则层面的相关种种)的浮躁心理其实是时代的无奈与必然,也是尘世的“尘”之所在。也正因如此,在这样的尘世中,舆论的规范策用则显得尤为重要,而大众传媒无疑应该承担起这样一分营造恰当舆论氛围的责任。

诚然,如今如《南方周末》一样激浊扬清、贴近生活的舆论力量还是存在的,但是这样冷峻思索、针砭时弊的力量实在太少,而它们的卓然不群侧面折射出的,其实是大众传媒整体性、某种程度上的降格——虚假报道、奇闻轶事、八卦新闻的铺天盖地,其实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为了满足人们浮躁、猎奇之心理需求的消费品。当一个时代的大众传媒所营造的舆论氛围无法指引大众,反而被大众需求所驱使时,那么人们便会流于浮躁而无法沉静。

当然,传媒也是“人为”,今天大众传媒的浮躁源自于人心的浮躁,正如那些在一边嘲笑许衡“不够灵活”的人一样。那么究竟怎样才能让世人由浮躁转入平静而寻求内心角色,恪守不变真心呢?

我记得史铁生先生在《病隙碎笔》中谈到过,真正令人自在的,其实是面对心魂深处、追寻暗流涌动的所在。传媒环境的改善,离不开个人自省与省世的意识,我想,现在人们真正需要的既不是官方而高调地宣扬社会进步与强盛的舆论高峰,也不是一个降低品格迎合大众的舆论洼地,而是一个能直面涌动之暗流的平实空间。这个时代需要每个人和大众传媒一起相互扶持、且行且思索。

随尘世起落,只能收获纷乱所带来的浮躁,而只有真正面向心灵深处、社会深处,倾听灵魂不变的真心之言,才能让我们收获一分真正的“主心”力量。一个“主心”缺失的时代是不完整的,然而我却始终相信:历史是相似的但绝不是相同的,许衡恪守主心的孤独不会在今天重现。尘世终有一天会尘埃落定,只要有心;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我们也终有一天会收获内心的充盈——是的,只要有“心”。

指导老师:黄 健 王卫宁

不忘自我,方得始终

上海市崇明中学 施妤婕

尼采曾感喟,邻人以习俗包裹自己,以致芸芸众生竟令其陡生“行走于残肢断体间”之感。何其萧索,何其沉郁。在这个独立思想与人文理想不断衰微的时代,更多人追求消解自我高贵性的“求同存异”;也恰恰是这种畸形的“病态审美”,使无数人衰亡在无物之阵中。

任何种子都有自己的季节,这是自然的逻辑;任何有活力的事物都会构成它自己的氛围,这是生命的规律。清风夜唳之中,孤守的妩媚何尝不是一景呢?

后来读梁实秋《谈盆景》一文,才渐渐了悟,桎梏我们的是社会主知倾向的悖谬。蝇营狗苟的我们将自我的喧嚣归咎为逆传统、逆规则、逆底线,这是被写进民族性格的污点。当“中庸之道”被误谈为“庸碌之道”,渐趋稀薄的人文空气将令我们窒息于这无物当道的窠臼。而当自我被掏空了指导生活的功能意义,生活也将无所依傍进而麻木浮沉了。

昂山素季曾定义真正的自我是通过一系列理解坚守完成的。诚然,我们确应在被人群裹挟着向前做受迫运动时多一些自我意识。胡适在北大演讲时,一句“独立要不盲从”说得掷地有声,也应启迪人们从常态的追逐中跳脱出来,摆脱蒙昧,看见自己。如此,才不至于在纷歧道路上困宥于岔路。

韩寒描述世俗将周遭放得无限大,而把自我看得足够轻。这是人群的没落。万物参差多态方为美,倘一切均是重复,则无疑是价值的降格了。实现自我本是浪漫一生的最高使命和本来的形而上活动,也唯有如此,才得以体认生存的质感与行路的意义。正如拉斯维加斯是强加在内华达沙漠上的造物一样,永远不要到临了才恍觉自己一生中亟待储备的紧俏之物是以丧失自我为代价的。化用申力雯的那句,自我是经不起挥霍的,它不仅太薄太脆并且太少太贵。

王小波曾写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本色地生活。我们常说动物生存,人则生活。可抛弃了自我的“生活”再已不复生活的模样了。仅存于乌托邦幻想中的“自我”不正预示着我们将迷失于“别人的方向”里吗?而在麦比乌斯圈上徒劳无功地打转的我们,哪里看到有路——“路”的延伸不过时空错觉罢了。

而在这人人掩盖自我,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颠倒局面下,对重拾自我并以之驱动生活的呼声不应止于呼声。正如陈嘉映理想的国度一样,中国不应是一条跑道,所有人都朝同一个目标奔跑。价值多元化是社会发展的基础。在将个人史整合成国家史时,谁都应想想是否在自己的花期,在自己的航道有点滴自我的收获?

写至此,不由想到张爱玲写大多数人的一生磕磕绊绊,摔了几记痛跤,血溅于素净的白团羽上,略加点染便成一枝桃花。我想,这略略溅出的几滴血,应是不屈的自我于束缚中最后一点呐喊;而这枝桃花,终因是孤芳,而失却了花团锦簇的灼灼动人之姿。

做自己,也爱自己。别失去它,它别名叫精神强度!

不忘自我,方得始终;吾行吾道,吾得吾幸!

指导老师:黄纯洁

我心有主

上海市行知中学 肖嘉颖

康德的墓志铭上写道:“我唯一敬畏的是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准则。”对于道德,古今中外的哲人学者对它都似抱有崇敬之情,因而口干舌燥的许衡宁可忍耐也不打破内心道德的约束,对待无主之梨,也能意识到有主之心。主为何哉?依我之见,就是道德正义。

孔子奔走四方劝学布道,不就是希望能通过道德的约束来治理国家?而在和平年代,道也确实成为规范人行为的第一把锁。人由良知的带领走在一条相对平坦稳定的道路上。而当乱世来临,面对礼崩乐坏,道德变得脆而不堪,岌岌可危。究其原因,无非有二。

处于乱世,失去了法制的约束,人的自由得以最大化。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不在枷锁之中。”失去枷锁的自由如同破笼而出的猛虎,将人心欲望的一面暴露而出。大部分人均以保己安身为先,如果在无道德秩序的社会中保持道德反而易成为受害者。然而,苏轼在《刚说》中提到:真正刚正之人尚且担心自己的修养不足,又怎会去考虑别人的恶意中伤?乱世也一样,也许持道德之心的人会减少,但道德却永远不灭。不然怎会有伯夷、叔齐的忠,季子赠剑的诚,一代文人科学家对于真理的坚守。路边摘梨者多,心中有主者少,但正是这些心中有主之人将世人带离蒙昧与黑暗。

道德的存在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体现。从商之道在于利己而不害人,为官之道在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对于知识分子,道德就是对知识真理的坚持。正如哲学家冯友兰所体现的那样:对于官府的要求,可以不加同甚至不予执行,不滥说成绩,但内心怀有对学术的自信和对传承的期许。道德标准的不断内化会成就一个新的人格,我们称之为“风骨”,无论何人身居何位,令人称道,其心中岂能无主?

我们之所以强调“心”中有主者为有“道”者,就是因为道德的体现注重心而不是形。春秋五霸之一的宋襄公虽以义著称,但以我看来他只是仁义在外,“若怜重伤,不如勿伤”,此等仁义道德,既于时不合又于事无补,才是真“迂腐”吧。

当今社会,对于物质生活而言是和平盛世,对于精神道德而言却似乱世,新思想新信息的速度涌入使传统价值观受到动摇,心中的道德被“毒奶粉”“地沟油”所带来的利润取代。但只有这时,我们才更不能否定道德的重要性。因为道德可以让我们避免成为钱理群先生所言的“精致利已主义者”——世故,懂得配合,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道德可以成为这个“怀疑时代”所需要的“信仰”。卢新宁说:“能免于时代车轮下的不仅因为坚强,更因为信仰。”就让道德成为我们的信仰。

我心有主,道之约束。梨虽无主,岂能乱摘?

指导老师:刘 洋

以上4篇作文均为“大力神杯”第28届上海市中学生作文竞赛高三组获奖作品,收录于《2015年上海市中学生年度最佳作文选》

沪上2000-2014年高考作文题集锦

暴露年龄,聊聊你那年的高考作文

更多高考资讯>>>2015上海高考专题

更多小初高资讯>>>大申教育

推荐阅读:

【直击】申城5.1万学子今日赴考 考生有序入场

专家点评上海高考作文:如何对待心中的坚硬与柔软

高考考生凭准考证 可走轨交绿色通道

2015年上海高考时间安排

高考季”来临,考生和家长需谨防6种骗局

2011上海高考作文名师点评:考察考生人文关怀

知名高校专家点评2014上海高考作文


转播到腾讯微博

在魔都上学扫 我就对啦~


回复“幼升小”、“小升初”获取入学攻略

回复“中考”、“高考”了解最新资讯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大申教育微信:上海升学攻略

升学、留学、育儿、职场……更多教育资讯>>>大申教育

2017上海小学初中报名入学问答 附流程图

预测:2017上海教育八大变化 高考录取将有新规

“非沪籍”高考的八条出路

九类非沪籍学生可参加2017年上海高考

2017上海中考报名 8类非沪籍生可在沪中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上海高考报道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tanlihao]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