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位高考尖子生聊“自我”作文题

2015上海高考报道微信:魔都语文课代表2015-06-07 16:29
0

[摘要]腾讯·大申网教育频道为您带来2015上海高考最新资讯:4位沪上知名高中的高三考生关于“自我”的话题作文。

二、尘世中不变的自我

上海市七宝中学 杨自强

宋元之际正是朝代更替的纷乱之时,学者许衡不顾他人嘲笑,不食无主之梨而恪守心中之“主”,让人喟叹不已。从狭义上来说,许衡只是特定时代尘世中的一人;然而通过许衡恪守心中之“主”的言行,我们却可以真真切切地看到无数个时代中的无数个人——这无数个时代有个共同的名字,是为“纷乱的尘世”,这无数个人亦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唤作恪守“不变之心”的人。在尘世中恪守不变的心,就是许衡所说的“不失吾主”。

前些日子听复旦大学张新颖教授的讲座,他提到“每个时代都会给每一个个体一个大角色,而每个个体为了不被时代淹没,又应尽力去寻找属于个人的小角色”,我想许衡或许就是尽力在宋元之交那个金戈铁马、黄沙滚滚的时代下找寻个人角色的典范吧,而那些心中无“主”的嘲笑者,则毋庸置疑地成为了被纷乱时代淹没掉的芸芸众生。

看看历史上那无数个纷乱的时代,不禁感叹历史的轨迹、尘世中个体寻找角色的历程竟如此惊人地相似。记得上世纪的战争年代,有个文弱的书生用双肩承担起了中共的命运,也承担起了新民主主义伊始的煎熬,最终用手术刀一般的笔触在狱中剖析了自己由文而政的一生——这份剖析的努力与坦诚让他真正在尘世中恪守了一颗不变的心,找到了那样一个鲜红而动人的角色,他叫瞿秋白。虽然这份“找到”有些姗姗来迟,但生命终点前的“找到”不也恰恰是一种没有多余的圆满吗?

来自边城的沈从文,敦敦于“文革”的人海之中,他说,“如果所有人都不认识我,我还认识我;如果所有人都认识我,我反而不认识我了”,于是他在“文革”中默默地在古代服饰的世界里寻找个人救赎的角色,而他在大时代的纷乱之中寻寻觅觅又最终超越时代的历程,虽显茕茕孑立却引渡无数后人。

而西方轰隆隆的机械时代中的瓦尔登湖畔,一位名为梭罗的思想者正在临湖照影;世界炮火纷飞的硝烟之中有阿根廷的博尔赫斯在交叉小径的花园独自行路;还有奥地利的卡夫卡“战争游泳齐物论”与变形的寻觅……我想,如果许衡能像今人一样,看见那么多人都在纷乱的尘世中和他一样恪守不变的心中之“主”并寻觅个人的角色,或许他也不会在一片嘲笑中孤单又寂寞,纵然艰难前行也会觉得心有慰藉吧。

那么我不禁想问了,既然我们所看见的各个纷乱的时代都如同周期函数一样周而复始,而且重叠又交错,那么谁能肯定地向我保证,我们所处的时代不是另一个“纷乱的尘世”呢?

白岩松在他的第二本十年感《幸福了吗》中谈到,我们这个时代,交织着社会进步的幸福,但同时也交织着幸福之余的矛盾重重。诚然,困惑与幸福在这个时代重叠交织而成了纷乱的一种形态。《小时代》所呈现的拜金主义,地沟油事件中的黑心商家,反贪反腐所折射的贪污腐败……哪一个不在明晃晃地向我们提醒着准则的湮灭、“主心”的缺失呢?过去的道德准则不再是“心中的敬畏”,上古遗风的朴素也在金钱的冲击下变得镀金而奢华……

如果有人问这是怎样的时代,我只能用狄更斯《双城记》中的话来回答:“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是信仰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国力富强、人民安康无疑是幸福的善,淳朴之美的流逝与模糊的价值则是缺失的憾;我们理应信仰真善美的在,但是如今的现实却让我们不得不怀疑真善美是否真的在。如果许衡活在今天,或许他也会觉得:这是不同意义上的一个纷乱的时代,是历史的车辙又一次卷起的“尘世”。

尘世既在,又何以恪守“主心”而不变呢?或许这便是当今的时代所需要面对的两个问题。对于前者,我只想说:其实今天的传媒环境是存在缺憾的,究其根本无非“浮躁”二字;而由浮躁趋使又归于浮躁的大众传媒,恰恰是今天的问题所在。深层原因,其实是时代尘埃中如尘埃一样扬起的浮躁的心。

人的存在是精神性与物质性的结合,而物质性具有先行于精神性的特征。在当今这个物质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时代中,匆匆追求物质而忽视精神(亦即道德准则层面的相关种种)的浮躁心理其实是时代的无奈与必然,也是尘世的“尘”之所在。也正因如此,在这样的尘世中,舆论的规范策用则显得尤为重要,而大众传媒无疑应该承担起这样一分营造恰当舆论氛围的责任。

诚然,如今如《南方周末》一样激浊扬清、贴近生活的舆论力量还是存在的,但是这样冷峻思索、针砭时弊的力量实在太少,而它们的卓然不群侧面折射出的,其实是大众传媒整体性、某种程度上的降格——虚假报道、奇闻轶事、八卦新闻的铺天盖地,其实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为了满足人们浮躁、猎奇之心理需求的消费品。当一个时代的大众传媒所营造的舆论氛围无法指引大众,反而被大众需求所驱使时,那么人们便会流于浮躁而无法沉静。

当然,传媒也是“人为”,今天大众传媒的浮躁源自于人心的浮躁,正如那些在一边嘲笑许衡“不够灵活”的人一样。那么究竟怎样才能让世人由浮躁转入平静而寻求内心角色,恪守不变真心呢?

我记得史铁生先生在《病隙碎笔》中谈到过,真正令人自在的,其实是面对心魂深处、追寻暗流涌动的所在。传媒环境的改善,离不开个人自省与省世的意识,我想,现在人们真正需要的既不是官方而高调地宣扬社会进步与强盛的舆论高峰,也不是一个降低品格迎合大众的舆论洼地,而是一个能直面涌动之暗流的平实空间。这个时代需要每个人和大众传媒一起相互扶持、且行且思索。

随尘世起落,只能收获纷乱所带来的浮躁,而只有真正面向心灵深处、社会深处,倾听灵魂不变的真心之言,才能让我们收获一分真正的“主心”力量。一个“主心”缺失的时代是不完整的,然而我却始终相信:历史是相似的但绝不是相同的,许衡恪守主心的孤独不会在今天重现。尘世终有一天会尘埃落定,只要有心;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我们也终有一天会收获内心的充盈——是的,只要有“心”。

指导老师:黄 健 王卫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5上海高考报道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tanlihao]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