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点睛

星期日新闻晨报 [微博] 王娜2014-11-30 12:10
0

【悦读】点睛

《和海派大师们》

夏振亚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悦读】点睛

《神交》

夏振亚

南京大学出版社

著名科教电影导演,集电影、文学、书画为一身的“三栖艺术家”夏振亚先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用电影语言,对海派美术大师们的绘画艺术进行了“抢救性”记录,拍成一部大型历史文献影片《画苑掇英》,这是“文革”后首部向世人展示历经磨难的海派国画大师风采的影片,引起强烈反响。近年来,夏老的回忆散文集《和海派大师们》、《神交》等陆续出版,一段段他与艺术家们交往、交锋、交融的精彩故事浮出水面。

本期选摘夏老回忆著名画家关良的文字,该文不仅还原了关良为笔下戏剧人物“点睛”的神韵,还存档了关良为《画苑掇英》影片亲笔撰写的长文,实属难得。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文中还提到并收录关良得意门生、著名画家张桂铭题赠夏老的书画作品,在此选登,亦寄对这位不久前逝去的艺术家的哀思。

人们常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或说:舞台小天地,天地大舞台。对一生从事戏剧人物画的画家来说,戏外的人生,总比舞台上更错综复杂,更曲折动人,更刻骨铭心,更丰富多彩。

我拍关良,是带好奇心的。我无数次欣赏过他的戏剧人物画作,但没有目睹过他怎样画画。那些栩栩如生的角色──钟馗、贵妃、李白、许仙、鲁智深、孙悟空……是怎样从舞台上“飞”到他的画幅里的?角色经他的画笔“变形”之后,又是怎样“传神”的?我想把这个“变形传神”的过程作一次“揭密”呈现在电影观众面前,将来又可以把这份珍贵的财富留给历史。

“关良先生,你可以请两位戏剧名角来一起拍这部电影吗?”我问。

“当然可以。京昆剧演员里,有我的老朋友。”关良回答。

于是,俞振飞、童芷苓和张君秋一起,应邀来到我的摄影机前。泰斗级的戏剧大师,在舞台上从来都是主角,而在我这部电影里,为关良只能当配角了!

电影的一组镜头,是戏剧大师在舞袖、转目、旋转,边唱边做。另一组镜头,是国画大师在眯眼、捕捉、挥笔,速写。两组镜头交叉,戏与画,画与戏,变来变去,构成了电影的时空,煞是有声有色!

关良早期留学日本画油画,受西方“野兽派”影响,画风奔放随意,无拘无束;后来画水墨画,融入东方写意流派,东西合璧,线条简洁,在速写的基础上提炼,将客观对象化为主观意象,重在传神。

可不是吗,关良笔下的戏剧人物,画来总是呆呆的、傻傻的,一股憨拙的情趣。但是,这种稚拙恰恰来之不易。不知你体会到了吗?稚,并不感到嫩;拙,并不觉得笨,稚中见苍,拙中见巧,熟能返生,以形得神,天真烂漫,幽默诙谐,耐人寻味啊。

关良虽然年过八旬,但仍然孜孜以求,不断研究探索他笔下的戏剧人物艺术。我注意到他画人物特别重视眼神的表现,他把点眼珠的一笔,往往留在画幅将近完成才最后点上去。俗话说:“画龙点睛”,人物画最最传神的莫过于眼睛了,所谓“眼睛是心灵之窗”。眼珠只是一小点,却是费心布局而后落的笔,它决定了剧中人物的精神,因而这轻轻的一笔非同小可,点得准确就能把眼睛的神情牵住画幅中人物之间的关系,就更为戏剧化,赋予整幅画以艺术生命,这生动的点睛之笔不就顿时产生了传神之妙了吗!

关良的画,美;关良画画的过程,也美。看他的画,是享受;看他画画,也是享受。我拍摄他,主要不是留下他的“画作”之美──那并不需要电影来完成,他的许多原作原本就流芳百世。电影记录下来的是他的“作画”之美──这个过程,外人和后人只有通过我的电影才能看到,称得上是“独家采访”,难得一见的精彩记录将与日月共辉。

是的。银幕上的“绝招”,可不可以说也是给关良的绘画艺术“画龙点睛”呢?

至于评述关良的人生,给他的人生也来一个“画龙点睛”,恐怕就不是我能承当的。

我知道他为人内敛节制、平实平和,仅就这一点,书写两句送他:明月常如此,略具四时所乐;浮云何足论,不争一日之长。

关良得意的弟子,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一级画师张桂铭赠我一幅《人物》图,并书写五个大字给我:

居高声自远。

夏振亚,著名科教电影导演,1938年出生于阜宁县沟墩镇。现为国家一级导演,国务院“有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星期日周刊记者王娜编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xwsx1]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