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试睡员:酒店枕套翻出脏避孕套

国内新闻晨报 [微博] 姜鹏 徐妍斐 2014-11-30 08:04
0

华丽的酒店,宽敞而舒适的大床,对住客而言意味着一个放松身心的港湾。然而,对职业酒店试睡员而言,紧张的工作才刚刚拉开序幕。

在深圳一家酒店内,试睡员倩帆脱掉高跟鞋,光着脚丫走在地板上,一边从行李箱里拿出白色的手套,一边在桌子上依次摆设好温度计、湿度计、分贝仪。白色的手套滑过红酒高脚杯、咖啡杯,最后摸摸衣橱里的衣架,只有经过了这一路严格的检验下来,卫生质量才算是让人信服。

试睡员,传说中穿梭于各个城市的酒店吃吃睡睡,月薪过万的“最佳职业”,实际上却有着不同于星级酒店评比规则的标准和规范。加之女性试睡员的细腻执着,其评价往往被网友认为“中肯、中立”而受追捧。

2013年,晨报记者跟随酒店试睡员,入住体验连锁酒店,这些有着丰富试睡经验的专业人员均有过“难以忘怀”的经历,其中杭州试睡员乐宇略在一所品牌连锁酒店检查枕套卫生程度时,竟然在枕套里发现了一只用过的避孕套。

爱好与冒险成就试睡职业

试睡员乐宇略:应聘要交三篇以上的酒店点评,跑一个月宾馆上交了10篇近万字的点评。

2012年12月31日,在杭州青年路一家咖啡屋里,乐宇略向晨报记者讲述了自己从事酒店试睡员的经历。27岁的乐宇略挎着双肩包,打扮青春时尚,记者从微博上联系上她时,性格外向的她满口答应了采访请求。

乐宇略是浙江舟山沈家门人,曾就读于浙江理工大学工业设计专业。在她看来,“我这个专业的特点就要求吸取灵感,激发设计灵感”,于是原本爱好游山玩水的乐宇略游历了国内许多城市,而其作品“杭州武林路城市家具设计”还被教材收录,颇有成就感。然而,大四上半学期,乐宇略在清华大学苦读半年后,最终却与读研失之交臂。

得到这个消息,失意的乐宇略拖着箱子从北京飞回杭州,“我清楚,自己得赶紧找工作”。巧合的是,在首都机场候机室,乐宇略看到一家网站招聘“酒店试睡员”的广告,酒店试睡员的招聘条件要求“拥有异于常人的敏锐观察力与感受力,热爱旅游、勇于冒险尝试新事物”,这让乐宇略觉得这个职业非常适合自己。

“月薪过万,入住各式酒店”的工作诱惑使得乐宇略当即在机场网吧内投递了简历。随后,乐宇略获得了面试机会。当时,应聘者要求提交三篇以上的酒店点评,志在必得的乐宇略一个月内天天跑宾馆,上交了10篇近万字的点评。

最终,乐宇略凭借敏锐的观察力和工作热情,得到了这份被称为“史上最舒服的工作”,全国仅有7人,而浙江只有她一人。

同为试睡员,与乐宇略属于网站的工作情况不同,深圳的倩帆自称“独立运作”。出生于1979年的她曾在一家时尚杂志工作,还担任过一时尚频道的美食和购物主播,如今接受一些酒店的邀请试睡和推广,“这份工作就是将爱好与职业结合在一起”。

酒店试睡,“望闻问切”都有

她的理解是,试睡员=记者+酒店咨询师+行业分析师+评论家;她则称之为“老中医看疑难杂症”。

在外界看来,试睡员这份工作光鲜又舒适,而在乐宇略和倩帆的眼中,“要想得到一份满意的试睡报告,你必须付出辛劳与智慧,而细节往往决定成败”。

乐宇略随身携带了一个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她的试睡经历与心得。对于试睡员来说,她的理解是,试睡员=记者+酒店咨询师+行业分析师+评论家,而倩帆幽默地称之为“老中医看疑难杂症”。

乐宇略介绍说,自己往往一个月内需要试睡20个不同城市的酒店。在每次试睡开始前,她会根据季节和人群选定目标客户,然后对目标客户进行采访,“比如说冬天来了,家庭旅游比较多,我就要采访一些计划出游的家庭,了解他们对酒店的哪些方面最在乎?这就是我试睡的侧重点。”

随后,乐宇略会根据目标客户的需求选定一系列同类型的酒店,经常是空中飞人往返于各家酒店的她,试睡通常就是一种“暗访”。

乐宇略介绍说,入住酒店后首先检验其卫生环境,往往是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戴着手套去触摸一些通常清洁的死角,而一系列仪器会精确地测出房间的舒适度,“比如温度应该在26℃左右,湿度约40%,热水在15秒以内能达到46℃,而噪音应小于35分贝。”

自称定位“老中医”的倩帆将自己试睡的过程分解成“望闻问切”四部曲,首先扫描、打量房间的光线和清洁程度,以便定位酒店房间的风格是否突出,摆设是否协调;其次是闻味道,包括下水道是否有异味,床单毛巾是否有霉味;再次是询问服务台,找各种刁钻的问题去“难为”前台服务员,以此检验酒店的服务水平;最后是研究酒店管理的模式和机制,为酒店的发展把脉。

通常,乐宇略会把自己的试睡细节逐一发布在微博上,然后晚上撰写3000字的点评,往往忙到凌晨2点才入睡。倩帆同样在微博上发布信息,目前她的粉丝约有2万多人,而她还会在一些杂志和网络上发布试睡报告,很受到粉丝追捧。

“凭感官都发现卫生不合格”

拖鞋上竟有客人留下的脚气味,打牌吵闹让人崩溃,投诉后酒店称无能为力。

在两位试睡员的试睡经历中,入住率较高的连锁酒店也是目标对象。在这两位职业酒店行业评价师的眼中,连锁酒店既有价格低廉、方便快捷的一面,但其隐藏的问题也是层出不穷。

倩帆介绍说,自己曾应邀到一家连锁酒店试睡,前台特意安排了一间套房。走进套房,倩帆便能闻到异味,甚至不用拿出仪器设备“凭感官都发现几项卫生指标不合格”,而用手去触摸靠近墙壁的一侧床单竟然发现黑白分明的一条线,“明显几天没有更换床单,起码距离上一次打扫有几天时间”。

倩帆表示,如今她去试睡连锁酒店都会自己带床单,甚至也会随身带洗漱用品和拖鞋。因为有一次,她打开拖鞋的塑料包装,发现拖鞋上竟然有客人留下的脚气味,而业内传闻“这家连锁酒店的毛巾布清洗点还承接一家医院病床床单的清洗服务”。

乐宇略对自己试睡连锁酒店的经历称之为“相当崩溃”。一次,她入住一家连锁酒店后,隔壁房间有人打牌,前台反馈为“无能为力,建议自行沟通”,而敲响个别房门,里间醉醺醺的客人竟然招呼“妹妹,一起来玩几把”。

两位试睡员均把卫生视作酒店行业的生命线,然而倩帆恰恰认为连锁酒店在这一方面存在着缺失,“一个房间三五分钟打扫完,这床能干净吗?”而乐宇略表示,自己从不敢在连锁酒店内光脚在地上踩,而更让她沮丧的经历是:为了检查一家连锁酒店枕头的卫生状况,她用手往枕套内掏枕芯,结果竟然“掏出一只避孕套,而且是使用过的”。

[专业“点穴”]

缺人才、缺细节、缺多元化经营

在两位职业试睡员看来,酒店本身有生命周期,而一些知名老品牌连锁酒店在经历了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之后步入衰退期,房间的装饰装修开始变得破败,而卫生服务水平的不升反降,加之新兴连锁酒店品牌的崛起,有可能引发连锁酒店的改朝换代。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经济型连锁酒店目前正处于转折点,由模式化经营转为管理化经营,面临着成本上升、消费者对品质要求提高和管理人才短缺等问题。

戴斌认为,与从前相比,现在的消费者更关注酒店的住宿品质。 “以前办经济型酒店很简单,把店开起来,床、桌椅、电视机等家具放进去,顾客只要有个便宜地方住就满足了。但现在已经行不通了,消费者开始对酒店的消费、卫生、安全问题有了更高的要求,更注重服务的细节。 ”

同时,我国经济型连锁酒店也面临专业化人才短缺的问题,而且主要是中小酒店经理人的欠缺,因为中国培养的大部分酒店经理人都是为大酒店“订做”的,而专业的中小酒店管理方面连教材都很少,抓紧培育和引进中小酒店经理人已是当务之急。

布丁酒店CEO朱晖对晨报记者表示,我国经济型酒店未来的发展方向应是多元化。因为多年以来,各个老牌经济型酒店的市场定位都没有什么区分,走进客房后几乎都是一张脸孔,而现在,消费者度过了最初的“教育期”后,对经济型连锁酒店就有了多元化的期待,“比如‘主题酒店’、亲子酒店、老年酒店等都可作为尝试的方向。 ”

(晨报特派记者 姜鹏 徐妍斐 杭州、深圳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xwsx1]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