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瓦尔:一把维奥尔琴“复活”古乐

文娱新闻晨报 [微博] 晨报记者 高 磊2014-11-28 14:41
0

  

沙瓦尔:一把维奥尔琴“复活”古乐

□约第·沙瓦尔演奏维奥尔琴

昨晚登台上海音乐厅

  “要想听到伟大的文艺复兴时代开始时欧洲的声音,想要感受到只有那时才有的原始、淳朴、理想和纯真,去听他吧。沙瓦尔是古代音乐的活化石,全世界之最伟大,没有之一。”在听说西班牙国宝级古乐大师约第·沙瓦尔(Jordi  Savall)首度来到上海演出,大提琴家王健按捺不住激动,在朋友圈极力推荐。昨晚,这位备受推崇的大师携埃斯珀里安古乐团,终于登陆上海音乐厅,带来一场名为“我们的海”音乐会,涵盖希腊、塞法迪犹太人、奥斯曼土耳其和阿拉伯-安达卢西亚音乐的“环地中海”音乐,可谓是一场古老音乐的盛宴。

  维奥尔琴与东方乐器相似

  和大部分乐迷一样,王健对约第·沙瓦尔最初的印象,也来自于电影《日出时让悲伤终结》。这部叙述17世纪法国低音古大提琴大师柯龙贝及其弟子习艺的电影,原声中低音维奥尔琴曲子就由沙瓦尔演奏,观众们从中感受到维奥尔琴的魅力和那些已经被人遗忘的古乐。
  了解沙瓦尔,得从他手中的乐器维奥尔琴谈起。他告诉记者,维奥尔琴是一种盛行于16-18世纪的弦鸣乐器,是所有“提琴家族”(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的前身,通常有着6-7根琴弦,兼具了弹奏乐器和弓弦乐器的特点,“不同于演奏小提琴时,双手举起来运弓,演奏维奥尔琴则是把乐器放在膝盖上,用腿夹住,后来,我在北京故宫看演出时发现,中国有不少古老乐器也是相似的演奏方式,这让我也很惊讶。”沙瓦尔介绍说,相比于后来提琴家族轻易就可融入大型交响乐团参与合奏,维奥尔琴的音色更适合独奏或是室内乐演绎,因此,在传播性方面,远不及众人熟知的提琴,但在王健看来,维奥尔琴所展现的风采、潇洒、悠闲,是大提琴做不到的,“在演奏装饰性的音符,演奏舞蹈性、弹跳性、动作性等方面,维奥尔琴的多姿多彩、声音丰富与甜美是提琴家族所不能匹敌的。”
  沙瓦尔透露,当年,自己也是在学习了9年大提琴之后,才逐渐发现了维奥尔琴的美,从此致力于挖掘这一古老乐器。1974年,他与妻子兼声乐家蒙特塞拉特·菲格拉斯、风笛及打击乐洛伦佐·阿尔珀特和弹拨乐手霍普金森·史密斯,一起在巴塞尔创立了埃斯珀里安古乐团,乐团用当代全新的方法,学习和演奏早期的音乐,基于对18世纪之前众多欧洲音乐财富的痴迷,如今埃斯珀里安古乐团是中世纪到巴洛克时期古乐最核心的权威诠释,“我们团的乐手人数不多,来自以色列、希腊、土耳其、保加利亚、西班牙等多个国家。”据沙瓦尔介绍,明年乐团计划在中国、印度展开一个巡演项目,“届时,正好有机会关注一下中国的古老乐器。”

  音乐是种生命歌唱的方式

  为了昨晚的演出,沙瓦尔亲自为写了一篇文章:“通过人声和器乐的对话,音乐将让我们认识到,地中海包罗万象的音乐多样性可以赋予我们取之不尽的情感和审美,成为对话与发现的源泉。正 如 阿 敏·马 鲁 夫(Amin Maalouf)所言‘要想为扭曲的人性寄予希望,文化和信仰的对话就要向心灵的对话靠拢’。身处二十一世纪开端,那便是艺术无可取代的使命。”
  沙瓦尔强调,与两千多年前相比,人类的生活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过核心始终没变,“关于生、死、爱以及真理,人类始终在追寻,因此,作为一种生命歌唱方式的音乐,永远有存在的必要,只是不同国家、不同时代,讲述的故事不同而已。”针对古乐团是否需要以“完全复原”的演奏方式来演绎过去,沙瓦尔表示:“所谓‘真实’的演奏方式,不是完全复原,因为没有人确切知道音乐创作当时的情况。演奏时传达出对音乐传统的尊重,自己对生活情感的真实表露,这就行了。音乐会是一个创造性的诠释,必须创造出某种神秘感,这很重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xwsx1]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