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低俗“网话”伤了文化

  按照字典中的解释: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人们借助语言保存和传递人类文明的成果,同时,语言也是民族的重要特征之一。由此可见,语言不仅仅是你我之间交换信息的符号,它还是保有文化温度的“巢”。这个“巢”既是孕育和牵连中华民族文化的所在,也是每一个中国人共同搭建的“家园”。它的丰富、完善和发展建立在继承和建设的双重合力基础上。
  诚然,没有一种语言是一成不变的,必然会随着时空的转换推移而生发新意。但是,语言的变化和发展应当遵循一种规范,而不能以扭曲文化、肢解文化,甚至是消灭文化作为代价。
  网络语言的盛行代表着一种新的文化的产生,当中有充满活力和新意的成分,但同时,也包含了将汉语简单化、碎片化、卡通化的不良因子,其影响可能是深远的。
  因此,面对一个网络即是生活的时代,如何正确认识和运用网络语言,使它为丰富和活跃文化而服务,使它经过健康、合理的筛选进而充实中国语言文字,有益而不是有害于文化生态的养成,是一个值得所有人认真思考的问题。
  青少年的语言构成仍在逐渐建立的过程中,所谓习惯成自然,大量接触和接受网络语言,无疑将会改变他们的语言习惯,使他们对某些字、词的理解倾向于网络词义。长此以往,汉语的本义可能会逐渐被遗忘,进而成为历史陈迹,消失在年轻一代的记忆中。
  面对这一状况,学校、媒体的正确引导便显得尤为重要。
  德国著名汉学家顾彬近年来对中国当代文学多有批评,尤其对中国当代作家的语言文字能力深感不满。他在西南交通大学发表演讲时曾经说:“中国的现代文学是精英,看的时候需要不停地查阅字典;而中国当代文学则不需要,是一种通俗文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陈众议认为:“语言是民族文化的基石,但是,我们自己的语言却正在面临巨大的挑战。在全球化背景下,语言被快速地杂交化、卡通化、低俗化。民族语言如果消失了,传统也会随之消失。”
  陈众议说,创新都是以继承为基础的,不能抛掉历史遗产中具有根脉意义的部分,那样只会令文化断层、标准游移,使人民大众感到无所适从。他提醒知识界和文艺界,必须正视上述现象,在知识传播和信息传播的过程中,不应当伤害本民族语言的纯粹性,“我们要觉悟到语言的重要性,有关部门也要重视和警惕。不能让伤害语言的行为被引以为风尚”。
  因此,他强调,文学艺术工作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守护民族文化的根基。“我们对一切有益文化资源的继承和借鉴,一定要秉持批判的态度,不能以伤害民族文化为代价。近30年来,汉语退化现象十分明显,一些年轻作家、艺术家甚至根本不具备汉语言文字的基础。试问,如果民族语言没有了,如果连最基本的传统都不能守护,文化的根本何存?” (据辽宁日报)

  [网友说]

  悄悄Dream:扼杀网络文化,词语为什么就不能创新?难道永远守旧用几千年不变的东西?
  坚果灰松:这个我倒不同意,成语本来很多是民间用后就成了约定俗称的语言。今天流行的词汇,没准就会形成后面时代的文化,而且有很多是有典故和意义的。当然,这需要时间的筛选。刻意去遏制一些自然形成的东西,还是一种文化上的强迫和控制。
  幼薇的春天:早就该整治整治了,一百个支持,守护中国文化的纯洁清澈!
  阡骞:同意。觉得这种词在网上用就好,真发展到词典里是对中文的一种摧残。
  一千龄蝉:“人艰不拆”这些词现在已经很少出现了,这就证明它们是随时代前进的文化落后品。文化是可以自我净化的,而净化者就是使用这个文化的人们,他们会决定什么该留,什么被淘汰。
  燕子360:要不要这么极端啊!看什么类型好吗?娱乐节目可以吧,世界本来就应该丰富多彩。

  晨报记者 舒晓程 整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xwsx1]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