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医院副院长奚益群:做为儿童服务的“多面手”

健康新闻晨报 [微博] 韩学晶 章情2014-11-25 15:00
0

儿童医院副院长奚益群:做为儿童服务的“多面手”

专栏

儿童医院副院长奚益群:做为儿童服务的“多面手”

“上海市儿童医院经历了70年的历史变迁,直至今日,她身上所发生的故事还依然在市民口中传颂,对于我而言能够参与新院建设,为全国各地的患儿带来优质的服务,是对我的另一种肯定。”说这话的人是一位女管理者,她就是上海市儿童医院副院长奚益群,为了72500㎡的新院的建设,她费尽了心思。

上海市儿童医院新院竣工后,奚益群仍在听取来自上级单位、兄弟医院及社会各界的意见,面对如潮好评,她依然谦虚谨慎:“没有一个建筑能够做到完美,希望大家能给这所医院多一些批评和建议,儿童医院面对和服务的是儿童,我们的要求一定会更高。”

奚益群来到儿童医院前,虽在三级综合性医院已工作17年,但从来没有直接从事过医院后勤管理工作。她先后在医务部、科教部、人力资源部、运营部等部门工作,期间取得了卫生事业管理硕士学位,并成为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访问学者,之后到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资产监管部工作了两年。虽然有着10多年的医院工作经验,但来到儿童医院从事后勤基建管理对她而言仍是一种考验,更是对身为一名女领导者的全方位磨练。

基建师:把一个建筑“磨”成精品

上海市儿童医院新院自2009年开始立项,2014年投入使用。奚益群认为建设上海市儿童医院新院不单纯是一个工程项目,更是一份义不容辞的责任。项目建设涉及医院后勤管理的多个领域,从专业体系来看,包括规划管理、功能流程规划、建设工程管理、供应链管理、经济管理、资产管理等各项管理技术。“若不是十几年的管理经验,其间各种事务、不同专业的问题接踵而来,真不知如何应对。”奚益群感慨地说道。

从接受重任的第一天起,她深入一线,确保新院建设过程中各关键节点的质量,致力于打造上海市儿童医院精品医院、人文医院、智慧医院的愿景。从项目规划、立项到开工建设、试运行,直至项目完工,到处都有她忙碌的身影,无不包含着她的心血。

新院规划初期,定位是重点,设计的定位以及规划、文化、人文等定位,都需要根据医院长期发展规划来判断,对接触儿童医院时间不长的奚益群来讲是副不小的重担。通过调查,奚益群认为:“建医院,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建设目标,即建设的目标不是建筑本身,而应该是使用这个建筑的人。建设一座漂亮的医院容易,但是这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服务于使用建筑的人。”所以她要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调查熟悉,最终了解使用者的需求。

奚益群称需要了解的事情杂而多。医院内部方面,需要了解医生对医院科室管理的需求、护士长对护理空间流程的需求、后勤人员的服务空间使用要求;设计方面,院方与参与人员组成功能流程规划组,共同深入调研现有医院业务流程、现有医院时点人群密度分布以及同行医院情况、区域卫生资源配置和卫生服务需求等多方面信息进行探讨,并在此调研的基础上,分析研究出未来医院建筑目标和发展规划、未来建筑资源配置,从而加强对未来医院建筑的理念贯彻。最终在与设计方多次讨论后制订出可安全运行、协调完整的规划方案。

施工过程中,奚益群要求医院后勤管理人员实时跟踪建设全部过程,对流程、程序、设施进行检查并及时修正。在优化流线的问题上,奚益群曾多次组织考察学习。奚益群说:“好的建筑流线不是权威一次画出来的,而是不断思考、不断深化修改‘磨’出来的,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只有借鉴别的医院先进经验,不断开拓思路,医院建设才能趋向完美。”

魔术师:“儿童医院”变成“儿童乐园”

一排低矮的小木桌,旁边一群小朋友坐在小凳子上玩游戏,橙黄色的灯光笼罩着整个空间。墙面还有一些卡通图案,还有大电视播放着动画片。这是在游乐园?还是在幼儿园?NO,NO——说在医院,你相信吗?这真的是在医院——上海市儿童医院。

走在门诊大楼里你会发现各种充满儿童特色的“细节”:做成大象、山羊、鱼、鸟形状的诊室标牌,装着毛绒玩具的两层扶手的楼梯、悬挂着各色儿童画的走廊。一个孩子对儿童乐园的憧憬,即便是在生病的时候,奚益群都为他们实现了。

医院建筑是医院文化及学科特色的体现,因此医院建筑不能仅从外观是否华丽、新奇来考虑,而是需要注重与文化、专业、历史和环境的协调,所以从专业的设计理念上来说,奚益群虽不参与设计,但对于设计的把控和掌握非常严格,她要求生态、人文、智能,一个也不能少。

“相对综合医院,儿童医院的建设受到很大的限制。除了患者群之外,对建设者来说至少还要考虑家长和医护人员的感受,所以最早考虑的建设理念就是‘生态’,这个生态不是多种一两棵树,或者是多进行一个节能设计,是指与环境、与文化、与提供技术服务的相容。”奚益群为我们阐述了生态的新解。正如新建的上海市儿童医院,虽地处商业园区,但其外观造型并不是非常卡通活跃的形象,这也是出于与周边环境相容性的考虑,更是对这所有70年历史文化底蕴医院的呼应。

接着,她又对“人文”作了新解:“不是指多做些张贴画就是人文,而是从建设之初,从设计理念开始一直贯彻全部过程的一种对患者的关怀和爱护。”她希望患者来到一个有历史感、安全感的建筑时,焦虑和担忧可以消除,能够安心、舒服地就医。

对于智能,奚益群强调:“不是称为智慧医院就可,这个智能应和流程化有关,使流程顺畅、服务对象使用更便捷。从内部流程来说,尽可能地从儿童特点出发,比如导向设计,包括色彩的变换、视觉的识别,让患儿从一个区域进入到另一个区域,能够始终充满一种新奇、探求和愉悦的心情。从对患者的服务,可从信息化入手,做到服务流程更顺畅。”

据说,如果一个人执意去做一件事情,那么全世界都会为之让路。一直以来,奚益群都在为建立一个“儿童乐园”而努力着,如今,当她的“儿童乐园”终于落地,之前一切精心的经营都成为了丰满她的梦想翅膀的羽毛。

管理师:从管理人生到管理梦想

爱工作、会烧菜、做贤妻良母、探索执业理想,奚益群的人生有很多面。但是,这些背后都折射出了她的人生轨迹:一个充满管理思维的人生。

这些管理包括管理自己、管理团队、管理品牌、管理资源、管理梦想和管理细节。

曾经听到一些人对于这些方面的不屑,专注于技术的骄傲。其实,恶化的医患关系,足以击破这种自以为是的思维。

熟悉奚益群副院长的人都知道,她的日程表安排得很紧密,要约她,请趁早,但是,答应了客人的预约,她从来都非常准时。

医院基建和行政后勤工作占了她很大一部分时间。非建筑专业出身的奚益群也经常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难题,她总是想尽办法,以一位管理者的角度严格要求,并自创出一套管理方法予以运用。遇到一些不懂或是不明白的问题,她就用“算”来分析,找出差异,得出结论。比如电梯数量问题,设计师设定4部患者用梯,6部医护用梯,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还应综合考虑床位设置、家属数量等,最后经过“算”奚益群调整为5部患者用梯,5部医护用梯。应该说“算”出来的数据是一目了然的,再例如锅炉的设定,当时给出的数据并不能满足儿童医院的使用情况,尤其是新生儿使用需求更大。于是,她又用这种方法进行判断,让很多设计师都大为钦佩。

当然,建设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协调问题,一旦方案因业务需要或其他客观原因进行调整就会出现矛盾,一会影响建设工期;二会增加造价。方案的改动更需要关注主要使用人群的特殊需求,协调各方矛盾时也非常不易。奚益群经常给大家鼓劲:“人都会有情绪的,需要管理者沟通协调来发挥员工潜能。只有我们大家一起,朝着一个方向、一个目标去努力,各参建方都以项目利益最优化为共同目标,大家花心思来完成一件事时,什么也阻挡不了我们!”

除去基建和行政工作之外,接下来就是开会,与优秀医生分享经验和教训,与媒体进行分享,在微博微信上进行分享,还要不时地写几篇总被刷屏的文章。

你会好奇,这个人一定是一个工作狂。然而你会发现,她每天都会尽可能留出一些时间陪孩子,每周都有一个固定的家庭日,与家人一起分享快乐;你也会发现,她从来都是早睡早起;你更会发现,晨练是她必不可少的功课。

梦想无疑是带有温度的,在梦想面前,奚益群也是冷静的。

对于理想中的事业平台,奚益群有自己的规划和实现步骤。从国外回来,她早有自己的理想。她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国际化的服务和管理理念;拥有国内先进的管理设备和器材;另外,她希望做到:一切应该以患儿体验为中心,与国内公立医院区别的地方在于增加了“体验”二字。

上海市儿童医院新院就是这样在调整中不断完善,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等各参建单位均从考虑儿童患者关怀出发,各方一起努力才能有今天真正为孩子看病的儿童医院,这一切在奚益群看来都是基于大家真心真意一起为儿童医院、为孩子做点实事。

最后想起奚院长的一句话,相信也是她对自己最好的总结:“如果给你机会一定要尽力去做,不要抱怨或患得患失,人还得活得有意义,不是只有权利和利益,付出了得到一个好的成果,就是对自己人生的最好诠释。”尽管现在已经有许多知名综合性医院抛来绣球挖角奚益群,但是在奚益群的计划里,她更希望把服务儿童做成终身事业。

可以想见,奚益群说这番话时,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有阳光洒在她脸上。

那是梦想照进现实的样子,分外灿烂。

【编后语】“为儿童服务就是幸福”是奚益群的座右铭。在工作中她兢兢业业、脚踏实地,女性细致的特点决定了她非常重视工作中每一个细节,她追求完美,对待任何一项工作都是高标准、严要求;作为一位母亲,又让她对孩子多了一份特别的爱,她常说:“我们的医院是为儿童服务的,我们要把最好的带给孩子……”

(韩学晶 章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xwsx1]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