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挣脱笔墨引力的“出走”

文娱新闻晨报 [微博] 王劼音2014-11-25 12:37
0

水墨画脱胎于中国画,如今却自立门户并风行一时。

人们往往把新派国画和现代水墨混为一谈,我总觉得两者之间还是有一些内在的区别:一般而言,国画家比较容易陶醉在枯湿浓淡的笔墨趣味之中,而水墨画家为当代精神所感召,已挣脱笔墨之引力走向远方。

当然,艺术的分类是理论家的事。

然而,“水墨”这个概念的出现,毕竟使那些从“国画”中走出来的人有了一个归宿,有了一个可以共同发声的艺术平台。

中国绘画博大精深,古人留给我们如此丰厚而珍贵的一份家产,能好好继承,已经够人们忙上几辈子了,现在居然还有人不识好歹,要从中走出去,实在匪夷所思。这有点象旧社会的富家子弟弃家出走,投奔革命。

有人把这种出走看作是赶时髦式的投机,但我相信多数国画家的出走,是为一种神秘莫测的力量所驱使,不由自主地走上这条探索之路。这不是画种之间的简单转换,而是凤凰涅槃式的精神皈依。

近年来创作颇丰的艺术家毛冬华,出身于中国画世家,又毕业于正统的美院中国画系,这样一位“富家子弟”,不好好守着正宗中国画的“家业”,居然也出走而奔向“水墨”。

毛冬华的出走,可以说是自寻烦恼。因为她试图用中国画,来描绘和表现现代都市生活,这就像医学上的器官移植,必然会产生排异反应。

中国画表现现代都市或描绘外国风景,早已有之,并非毛冬华首创,只是大部分这方面的实践者都难解这个“排异反应”的困局。

毛冬华画高楼大厦,采用没骨淡墨之法,并以中锋墨线勾勒门窗等物,形成某种对比。她忍痛放弃了中国画笔墨趣味和塑造快感中许多有声有色的部分,但“退一步海阔天空”,却赢得了表现现代都市的自由,较好地解决了中国画技术语言描绘现代都市的结构性矛盾。

毛冬华是我所熟悉的艺术家,我看着她一步步走过来,并不轻松。她今天所取得的成功是长期探索实践的结果,我愿意将这种实践称作为“研究”。

在这个快节奏的功利社会里,不少艺术家焦燥不安,静不下心来,“打一枪换个地方”,什么事都浅尝辄止,缺少深入研究的兴趣和能力,因而很难在艺术史上留下自己的个性印痕,就这一点而言,毛冬华的创作实践当会留给我们一些启示。

毛冬华的水墨探索,消解了作为中国画核心价值所在的“笔墨”,以换取描绘现代都市的自由,可能也会因此而流失某种“中国性”。

然而,有不少优秀的现代水墨画家着迷于中国文化,并找到了新的切入点和研究角度。在他们的作品中虽然已难以找到常见的传统笔墨和程式,却传递出更本质、更内在的中国精神。

我想,这可能是艺术家毛冬华继续前行时需要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

展讯

海上星象·水墨倾城毛冬华水墨展

时间:11月26日-12月3日

地点:徐汇艺术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xwsx1]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