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烧脑片前,先脑补下套路

文娱新闻晨报 [微博] 孙立梅2014-11-24 09:02
0

那些期待着“被烧脑”而进影院看《星际穿越》的观众,估计要大失所望了。虽然诸如“虫洞”、“黑洞”、“奇点”等高冷理论时不时冒出来招个手,但全片总体上还是以情动人,“烧脑”元素更像蛋糕上用作装饰的樱桃。不过,也正是因为《星际穿越》的上映,“烧脑片”再次成为网友们热议的话题。

最高级别的“烧脑片”能把观众残害到什么程度?在著名美剧《生活大爆炸》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因为试图理顺电影《黑客帝国3》中的体系,智商180的谢尔顿那颗奇异的大脑宣告当机了。因此,在看“烧脑片”之前,脑补一下此类神片的惯用套路,还是很有必要的。

“神穿插”片

至少要四维空间概念

代表影片:《盗梦空间》《记忆碎片》

《星际穿越》中出现了“五维空间”的说法,马修·麦康纳坠入一个由比人类更高级的智慧生物打造的五维空间,并通过这个空间与女儿沟通成功,以自己的行动影响另一条时间线。还好,现有的“烧脑片”还没虐到那个程度,要看懂它们,有个四维空间概念也能过关了。

在《盗梦空间》横空出世之前,由“大神”克里斯托弗·诺兰和其兄弟乔纳森·诺兰编导的《记忆碎片》就已经考验了一把观众的智商。片中的男主角莱纳(盖伊·皮尔斯饰)在家遭到歹徒袭击,脑部受到严重伤害,妻子也被残忍奸杀,醒来后,他发现自己患了罕见的“短期记忆丧失症”,只能记住十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情。为了让生活继续下去,更为了替惨死的妻子报仇,他凭借纹身、纸条、宝丽来快照等零碎的小东西来保存记忆,收集线索,展开了艰难的调查。诺兰兄弟打乱了时间轴,时不时给出线索,观众在观影过程中集体化身莱纳,与他一起收集线索,最终得出真相。这当中还有一重困难,即除了患有短期记忆丧失症,莱纳还有类似妄想症之类的精神疾病,会将自己的故事安放在别人身上,或者相反,最后导致整个故事有虚实交错出现的场面。不过,只要留意画面黑白与彩色的转变,这个问题也就不难破解。

大多数的故事片都有明显的时间轴,片中角色在一个平面上沿着时间轴进行叙事,这种“三维”模式不难看懂。但到了《盗梦空间》,诺兰的“四维叙事”令观众耳目一新。首先,片中设计的6层世界就够让人迷糊好一阵子的:现实世界、第一至四层梦境以及梦境之上、只有男主角夫妇达过的limbo(迷失域)。其次,在不同层次的梦境之间移动,需要药物、Kick(刺激)或被杀死等单独或协同作战的方式,比如,在第四层梦境活动的人,需要在第一至四层同时受到Kick才能在第一层苏醒,如果只在第三和第四层Kick,则只能在第三层苏醒,所以行动小组每进入更高一层梦境,都要在下层梦境预留一个负责Kick他们回来的人。此外,梦境层与层之间的时间,以约20倍的数量向上延缓,现实世界10小时的航班,在第一层梦境约200小时即8天多。于是,我们看到片中人物在不同梦境之间出没,眼花缭乱,但精彩刺激。至于那个陀螺最后到底有没有停下来,男主角是回到了现实世界还是依然在limbo,观众各有说法,谁也没法说服另外一派。

“神悬念”片

坚持你怎么想都对吧

代表影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不知有多少观众,看到片中日本保险公司员工面对派的讲述、眼神中发出“哥们,你脑子不正常吧?少糊弄我们了!”的意思时,再返回去考察派的漂流故事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不是科幻大片,但从该片上映后各路观众对片中故事进行各种解读的热度来说,我们没理由不把它归入“烧脑片”的行列。当然,它“烧”的不是观众的科学知识或逻辑体系,而是真实与虚构、怀疑与信仰之间的关系。

派向记者讲述了3个开场相同、结局迥异的故事。当他问记者“喜欢哪个故事”的时候,记者表示喜欢有老虎、更像童话的故事,派说了一句:“谢谢你,和上帝的意见一致。”这与前面派的叔叔推荐他采访派的初衷“他会让你相信上帝”的言论,相互呼应。但观众显然不肯接受这个过于“肤浅”的解释,于是各种深入解读版本争相出炉。不过,导演李安始终坚持话题的开放性,认为应该允许不同观众拥有自己的解释,而不是用导演解释截断观众的想象空间。

不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所传达的信息是明确的:信仰,可以让残酷的现实生活看起来更加美好。有趣的是,网友们还由此生发出各种对经典的另类解释,流传最广的一个就是:当唐玄奘取经后回到长安,唐王李世民问他取经经过,玄奘讲述了与一只猴子、一头猪、一个苦行僧、一匹白龙马同行的故事……

“神逻辑”片

就顺着剧情看吧

代表影片:《黑客帝国》系列

如果《黑客帝国1》还只是小试牛刀的话,那么到了《黑客帝国2》,就已经掀起了一场真正的头脑风暴。到了《黑客帝国3》,是的,连天才物理学家谢尔顿都闹不清楚编剧兼导演安迪·沃卓斯基和拉里·沃卓斯基(做完变性手术后更名拉娜·沃卓斯基)这对怪咖电影人对纯物理科学的颠覆了。

作为当代科幻电影的里程碑之作,《黑客帝国》设定了一种颠覆性的世界观:人类生活在由超级电脑制造出来的矩阵世界Matrix(又称“母体”)里而不自知,人类感知的一切不过是超级电脑或有着超高科技的外星人灌输给他们的。但这里有一小撮漏网之鱼,未被Matrix控制的少数人类组建了锡安(Zion)世界,Matrix 于是将Zion世界的人类视为病毒,试图将他们和谐掉,而以尼奥、墨菲斯为领导的Zion 世界人类则进行反抗。在Matrix和Zion两种人类之外,还有一位“先知”,即Ma-trix中的智能程序,“先知”负有监控人类情绪波动的使命,正是“先知”发现系统中有少数人类自主意识过强,不能兼容系统非配的角色,如果不对他们进行控制就会导致系统的不稳定,因此Matrix的设计师(超级电脑)就设计了尼奥等人的存在,让他们成为觉醒人类的领袖。也就是说,“锡安”世界的存在本身,就是超级电脑设计的一环。而他们能否打败“父亲”,就是影片的结局所在。

《黑客帝国》系列的叙事脉络非常清晰,普通观众在观看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障碍,是如何认识Matrix和Zion两个世界的关系以及了解各种术语的定义。两位编导的逻辑简单来说就是:取代人类的超级电脑在制造虚拟的矩阵世界的时候,其实也顺带制造了破坏这个世界的隐患——这种逻辑其实非常有唯物主义色彩,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医者们坚信,在毒蛇经过的地方,一定有能够治愈蛇毒的草药。或者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还有观众深挖,尼奥、墨菲斯等片中角色的名字,在希腊神话中都各有内涵。不过,即便不懂这些,也并不影响你用最简单的办法,顺着剧情看下去。记住沃卓斯基的哲学态度,很像片中Zion领袖墨菲斯的台词:“我记得我之所以能在这里,不是因为遵从前人所铺下的路,而是相信自己能创造属于我们的未来。”

网络热传“烧脑片”

■《红辣椒》

现实与梦境交错出现,概念和故事与后来的《盗梦空间》惊人地相似。曾有媒体追问诺兰是否借鉴《红辣椒》,但诺兰坚持《盗梦空间》是其“原创”。

■《傀儡人生》

纽约一栋写字楼的文档管理员,某天在办公室柜子后面发现一道暗门,钻过去之后发现自己进入到著名演员约翰·马尔科维奇的大脑中,能在15分钟内控制马尔科维奇的视线,窥探他的隐私,15分钟之后就被自动弹出马尔科维奇的脑袋。基于这一设置而展开的故事,给观众的第一感觉就是“别扭”。

■《禁闭岛》

很多观众表示看完该片后,精神上非常困惑甚至是痛苦。你甚至没法断言这是一个正常人到精神病院执行任务时被同化和陷害,还是一个原本就是精神病人的家伙臆想出来逗你玩儿的精彩故事。

■《搏击会》

导演大卫·芬奇,加上人格分裂症题材,就足够吸引观众了。有种说法是,“每个患人格分裂的人都是害怕孤独的人”,所以生发出另外可能性的“自己”来抱团取暖。

■《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

在被消除记忆的过程中,男主角又发现自己不想失去关于前女友的记忆,于是试图将她藏在记忆的更深处。除了电影本身的文艺腔,现实世界与男主角脑中世界的交替出现,也容易令观众混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博微信

[责任编辑:wyxwsx1]

热门搜索:

    企业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