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申网 > 城事 > 复旦校园投毒案 > 正文

同学黄洋:笑起来像朵花似的男生

2013年04月17日12:26东方早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同学黄洋:笑起来像朵花似的男生

黄洋在复旦大学相辉堂前

他爽朗,爱笑,对所有的人都是一张笑脸。

他好强,上进,感情细腻,被女同学戏称为“妇女之友”。

他喜欢参加团队活动,也喜欢网球,还是李娜的粉丝。

他有一个心愿是在新中国建立100周年的时候,到天安门去看看。

他还有一个心愿,去年3月他在人人网上写道, I have a dream,让医院回归成治病救人给患者以温暖的天堂,让医生回归成最接近上帝的白衣天使。

现在,他的这些心愿都无法实现了。

黄洋,复旦大学医学院2010级在读研究生,一口水,一口怀疑被他同寝室的同学投放了有毒化学物的水,结束了他27岁的生命。

原想学金融改善家里条件

黄洋1985年出生于四川省自贡市荣县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家中独子。2000年左右,父母双双下岗。如今,父亲在黄洋的母校荣县中学当寝室管理员,母亲退休在家,家庭月收入仅2000元左右。

黄洋2005年高考以690分(满分750分)的优异成绩考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其后转专业至临床医学。

黄洋父亲黄国强说,儿子2004年参加了高考,当时考了600分,但立志于北京大学金融方面专业的黄洋对这个成绩不满意。“因为我们家境一般,儿子想考金融,是想让家里的条件变好。”2005年,黄洋选择了高分复读,这一年高考,黄洋考了690分。然而,这个成绩并没有让黄洋一家放心,反倒是认为以此填写北京大学作为第一志愿比较危险,有可能落榜。因此,在家人的建议下,黄洋选择报考复旦大学。

昨日,黄洋母亲杨国华回忆起儿子幼时的种种故事,泣不成声,她说儿子2岁就会洗袜子,她说自己身体不好,可儿子很孝顺,懂得关心照顾父母。黄洋的姑姑黄资蓉说,自小起,黄洋放学回家后就主动做家务,打扫卫生、做饭炒菜样样都干,还炒得一手好菜。“我记得,黄洋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自己洗袜子、洗鞋子。”

大学从没花过家里一分钱

黄国强说,黄洋的妈妈杨国华身体不怎么好,黄洋2005年考上大学后,因为家里人要照顾体弱的杨国华,并没有送黄洋去学校报到。当时这名2005级的大一新生依靠四川省总工会提供的机票以及老家企业赞助的2000元资金,只身来到上海。

从荣县到上海,坐火车需要两天两夜,即便乘坐飞机,也需耗上很长时间。路途遥远,黄洋只有每年春节才与家人团聚。

黄国强说,儿子自从读大学以来,从未花过家里一分钱,读书的学费,都是老家企业的赞助、黄洋勤工俭学和学校的奖学金。

“我来自四川一个普通的小县城,父母在我上高中那年就双双下岗,母亲还体弱多病,光医疗费用已经让家里欠下了一大笔钱。”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唯爱天使基金”2006年的一次助学金活动中,黄洋有这样一段演讲,“5年前,当我手里接过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面对着非常困难的家庭经济条件,我就下定决心:从此,我要自己养活自己,而且还要把学业完成好……其实,在学医的这条道路上,我不是没有过犹豫。就在保研的那段时间里,我其实有些挣扎。想到家里的情况,又想到学医这条道路如此的漫长,我动过放弃直研,出去工作的念头。最后,是老师、家人和朋友的鼓励以及自己的那一份坚持,让我决定继续在医学这条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原本今年夏天,黄洋就将硕士毕业,而他也获得了直升博士的机会。但为了早日改善家里的环境,黄洋放弃了直升。可是就业不顺,使得黄洋只能回校再考博士,不过,黄洋这次考博取得第一名的极佳成绩。

“今年初他考虑过到成都工作,主要是想早点出来挣钱,给父母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黄洋的姑姑黄资蓉说,虽然考成都高新区的公务员没考上,但一些医院都曾以优厚的待遇邀请黄洋去上班。然而,在导师的劝说和母亲的希望下,黄洋回到学校,继续升造。

相关专题:

复旦校园投毒案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the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本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挑战腾讯大申网编辑部#

图说天下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