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申网 > 教育 > 考研进修 > 正文

上了“贼船”的考研钉子户们

2012年09月06日20:52中国青年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正在准备二次考研的严等雪说:“考研就像上贼船,仿佛有瘾。”

这个“贼船”上的人数也正在像吹气球一样地膨胀起来。麦可思数据有限公司的《中国2009~2011届大学毕业生社会需求与培养质量调查》中说,2011届本科毕业生读研比例为9.2%,比2010届(6.7%)高2.5个百分点。考研人数自2010年以来,已经连续第三年以超过10万人的速度增长。2012年有165.6万人确认报名参加研究生考试。

在一项名为“如果没考上,明年你还考吗?”的调查中,超过七成的考生愿意再次考研。其中52.5%的考生表示明年再考,18.3%的考生表示,“先找个工作,抽空复习明年再战!”

名校情结、严峻的就业形势让一批批的本科生选择读研,以谋取更好的出路。首次失败后,第二次考研则属于当然选择,“再来一次一定可以!”今年三战失败、已经在湖北省某地级市电视台工作的王灿说。

那么对于第三次考研,25岁的屈海涛认为,“多少有点宿命”,三战失败的他已经决定第四次考研。

这位扬州大学经济学专业科班生,崇拜哲学家,喜欢历史学、语言学和道家学说,讨厌自己学的经济学专业,从来不主动谈经济话题,却三次报考复旦大学经济学研究生,三次倒在高等数学上。对于高中、大学里数学拔尖的屈海涛来说无疑是一次次的沉重打击。他直接问:“三次失败的人,是不是很笨?三次失败的人还在无畏地坚持,又是不是很傻?”

但是屈海涛还是决定考研,虽然自己白天还有8个小时的工作——给自考生、大专、中专生网授课程。他说,工作累,没有前途,但是考研却与此无关,即使工作有前途也会考,名校情结不变,“至死不渝。”

其实,屈海涛也后悔过。第二次考研落败,屈海涛有机会调剂到上海某家研究所,研究方向为上海社会研究,导师很厉害,是哈佛-燕京学社的访问学者。但是因为执著于是否名校与自费问题,屈海涛拒绝了。但是现在,屈海涛说,“早知三战失败,我就去了,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第四次考研的屈海涛仍然决定报考复旦大学经济学研究生,他说自己想过降低目标,但是心里接受不了,无法说服自己。

“我现在处在一个悬崖边上,要么上升,要么下坠;上面是理想,下面是现实。理想是自我实现,现实是与众沉沦。而我能够感觉到我在下坠,然后我拉着藤条在使劲儿向上爬,垂死挣扎。” 屈海涛说。

家里人已经放弃屈海涛了,他们最希望他考公务员。屈海涛自己也觉得三年下来,心理很封闭,他十分在意地问:“现在是不是有点没气势?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很傲的。”

面对内心的挣扎,24岁的陈锡俊选择让自己“没心没肺”,“什么是‘没心没肺’,考过研的人都知道。”第三次考研,他自己一个人复习,不和别人结伴,不想和同学、家人见面,手机号都换了好几个。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本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挑战腾讯大申网编辑部#

图说天下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