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申网 > 城事 > 文娱体育 > 伦敦奥运会 > 正文

冯树勇:刘翔本有信心过首轮 跟腱伤从未治愈

2012年08月08日08:37体坛周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这场新闻发布会显然事发仓促,伦敦碗场地新闻官甚至来不及调一个职业的同声传译来翻译,而是随手拉了一个能够说中文的志愿者来帮忙。自从刘翔单脚跳过终点后,奔下看台的近百名中国记者在运动员检录和医疗区门外,已经等了足足30分钟,依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刘翔团队的康复学专家艾迪匆匆走过,也没有给出任何信息,只是说“现在不要问我,我没有信息”。

场地新闻官也担心再不给信息,现场会控制不住局面,所以一边加固阻挡记者的栏杆,另外则在联络中国队方面尽快举行新闻发布会。12时许,场地工作人员在看台上逐排和记者耳语通知:“10分钟后将有中国队教练有关刘翔的新闻发布会,欢迎参加。”一进发布厅,主持的新闻官开始解释:“今天我们先用英语答问,等英语都问够了,可以了,再让我们的中国媒体记者用中文直接提问,因为我们实在来不及找同声传译了,请大家谅解。”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是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他在台上还没坐定,对他并不十分熟悉的外国记者,已经迫不及待抛过来问题:“请您能否介绍一下自己?”很显然,刘翔退赛不仅仅是中国记者关心的问题,尽管当天上午的田径预赛并没有结束,但新闻发布厅里除了大部分中国记者,也有不少老外。主持的新闻官也侧身对冯树勇说:“要不要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和头衔?”

冯树勇一笑,用非常流利的英文说道:“我想我已经把情况全部用英文告诉了新闻官,他说会把这些信息公布出来,我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公布)。我也确实没有时间来接受所有的提问,我只是想借此机会来通告我们的媒体朋友,有关(刘翔)我们目前知道的所有情况。”

新闻官随后说:“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冯树勇说:“首先,今天很遗憾,我们要在这里再次谈刘翔受伤的情况。比赛的情况相信大家都看到了,他在起跑之后、上栏发力的时候,跟腱——应该是跟腱,当时我的判断是跟腱——受伤,没有完成动作,摔倒在了地上。很遗憾没有完成比赛,但是……”

此时主持新闻官打断了冯树勇的话头,要求他先等志愿者翻译给外媒。可惜的是,新闻志愿者由于非专业同声传译,在翻译中并没有完全传达冯树勇的意思,比如跟腱和断裂这些词语就都没有翻译出来,而且也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揣测。

冯树勇接下去说:“我为这个结果很难过,但是我也为他感到骄傲。因为刘翔从08年以后到现在,他在为参加这届奥运会作艰苦的努力,他付出了很多。他一直在跟伤病作斗争的过程中,克服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又达到了不错的水平。但是在奥运会的关键时刻,他再次受伤了,没有能够完成比赛,所以确实很遗憾。”

女志愿者这一段翻译还没有什么大问题,冯树勇接下去说:“所以我非常欣赏他为了中国田径作出的努力,也为了证实他自己的能力,在每天的训练过程中,体现出来的坚强的意志品质,这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但这一段志愿者的翻译显然出了偏差,冯树勇直接用英语抢过了话头:“对不起,我说的不仅仅是欣赏,我还谈到了他每天坚持训练的艰辛,他必须面对很多因伤带来的困难,几年坚持下来不是像某些人想的那样容易。我们能看到他台前的出色表现,但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是克服了哪些困难,才站到了台前。这就是我说的,我非常欣赏他的刻苦训练。”

说完,冯树勇抱歉地对台下外国记者说:“我希望我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了,不知道我的英语够不够好。”此时已经发现女志愿者的翻译有一点问题的外国记者赶紧点头“够好够好”,意思是今后就冯树勇直接用英语回答问题吧。

冯树勇接着用中文说:“今天大家也看到了,刘翔在摔倒以后仍然自己单腿跳到终点。我看了这个过程,我觉得他也展现了中国运动员坚强的意志品质和精神风貌,我很赞赏。同时我想,参加奥运会,获胜很重要,因为我们的运动员他是要去追求卓越,打破极限,向极限努力。获胜的运动员确实值得我们喝彩,但是我们还要记住,奥林匹克的精神是重在参与。”

冯树勇说:“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开赛前两天,我进入了田径场,我看到大屏幕上有顾拜旦先生的头像和他说的话。我背不下来原话的英文(原文是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Olympic Games is not winning but taking part; the essential thing in life is not conquering but fighting well.翻成中文:奥运会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赢/而是参与/人生最关键的事情/不是征服/而是奋力战斗),我不知道你(对翻译)是不是会说这句话。但刘翔能够面对困难,坚定地走向跑道,去尽自己的努力,这是需要非常大的决心和毅力的。他的所作所为,其实正好诠释了我们的奥林匹克精神。”

此时,由于外国记者对此前的翻译并没有听清,再次询问:“您能否证实,就是跟腱的问题?”冯树勇再次重复:“根据一些医学专家的初步检查结果是,跟腱有断裂的怀疑,具体的情况要到医院去做进一步的检查才能确定。”

翻译再次没有翻到重点,再度没有提起跟腱tendon这个词,这时有一个会中文的老外记者忍不住了:“他说的是跟腱……断裂吧?”冯树勇也补充说:“初步诊断结果,是怀疑跟腱断裂。”

老外记者接下来问:“您是否已经看过录像回放,从第一个栏的慢放动作看,他似乎没有足够的力量跨过第一个栏。他的伤情到底有多重?”冯树勇直接用英文回答:“在热身时,我曾认为他通过预赛不会有问题。我在慢镜头看到的情况,是他跳不起来(Take off),问题在于他跳起来时,他的跟腱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就在那一刻,受伤发生了,所以他没有办法跨过第一个栏。”

新华社著名体育记者杨明随后提问:“我是新华社记者,我听说刘翔在赛前打了两针封闭,我想问下教练:今天他在比赛热身时都采取过哪些措施,刘翔的伤势采取过什么措施……”冯树勇在杨明提问时就在摇头,“谁说的打过两针封闭?这种听说,我觉得大家不要道听途说,好不好?第二,医疗的措施一直在采取,他在过去四年一直在治疗和康复的过程中。”

冯树勇科普道:“跟腱的伤,可以说是运动员最难治愈的伤之一。这个有很多很多的例子,大家可以去查。一旦跟腱受伤,只要你还在参加比赛,这就会伴随你终身。这种伤很难完全康复,除非你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那你的生活不会受到很大影响。所以在这四年中,他的治疗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今天在比赛前,医生也是帮助他用一些医学的办法,更好地来让他活动开,仅此而已。因为到赛前了,没有什么很有效的办法。”

接下来有记者想要问冯树勇个人的感受,“能用英语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吗?”冯树勇用英语回:“我的个人感受?”外媒:“是的……”冯树勇:“我来这里是讨论刘翔的,而不是我的个人感觉。”外媒:“但中国全国对此的反应……”冯树勇:“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不知道。”

有记者询问刘翔本赛季是否已经提前报销了,冯树勇用英文回答:“很显然,他这个赛季是不可能复出了,这是肯定的。现在已经是8月份,赛季9月份就结束了,他的康复时间显然是不够了。”

中国记者随后提问:“我想问下,刘翔是今天热身还是更早之前就已经伤得很严重,还是起跑之后才受伤的?”冯树勇:“我说过,他的伤一直是存在的,并不是像我们某些媒体报道的那样完全康复了,那是从来不存在的情况。因为他之前参加这些比赛,他都是跑一枪,所以他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而且每次跑完,也不是如大家想像的那样安然无事,每次跑完他的脚都是有比较大的反应的。但是因为没有接得很近的比赛,所以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治疗康复。”

接下来的中国记者问了一个颇有喜感的问题:“刘翔这个号码1356,是这次到伦敦来特选的号码?另外是中央台的解说员为什么说他知道刘翔跑不到终点?”冯树勇无奈:“哪一个人知道刘翔跑不到终点?号码是组委会安排的,这个又不是选汽车号码,我们可以去选,可以花钱去买,这个是组委会安排的。央视的事情我没有看到,我没法回答你。”

央视记者冬日娜问了发布会最后一个问题:“刘翔在比赛开始前,很清楚自己有可能不能完成比赛,或者说有可能会跟腱断裂吗?我们教练组有什么准备和预案?”冯树勇答:“从跟腱断裂角度讲,这个没法预料,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跟腱会断裂,他只是感到不舒服,感到会痛。他已经下了决心,要面对这个现实,要去努力,他没有轻易放弃。”

冯树勇最后说:“他在做准备活动时,我一直在观察他的整个过程,我认为他有信心至少通过第一轮,我觉得他是有信心的。即便他目前的实力情况,如果不是发生目前怀疑的这种跟腱断裂或者撕裂的话,那么他应该是可以完成的。另外我要特别说一句,如果跟腱撕裂或者断裂的话,那么是无法做动作的,这点要写清楚:有些人说他为什么不爬到终点,这种我就觉得不太实际。”

相关专题:

伦敦奥运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本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挑战腾讯大申网编辑部#

图说天下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