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申网 > 城事 > 文娱体育 > 伦敦奥运会 > 正文

记者记录刘翔退赛细节 离开伦敦“奥运再见”

2012年07月16日07:36新闻晨报[微博]黄嫣我要评论(0)
字号:T|T

7月13日是刘翔的生日,无论是英国时间还是北京时间,他过得都不容易。那些在赛后胡乱猜测的人们,肯定从未考虑过这样一个问题:在奥运前最后一场热身赛上做出退赛的选择,需要多大的勇气。

当时晨报记者身在现场,见证了整个过程,有必要客观还原这几十小时发生的事情,一些细小的情节会告诉你,一时的让步是为了更好地前进,如果你真在乎刘翔的奥运成绩,那就请理解他的决定。

预赛后绕场感谢留学生们远道助威

13日,一开始让人心情激荡。就和所有故事的开头一样,人们习惯性地设想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那天中午起,通往郊区水晶宫镇的惟一地铁线路上就挤满了观众,车厢里超过半数都是中国留学生,大家毫无语言障碍地讨论着刘翔近期的话题,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22镑一张的票价不便宜,但和昂贵且一票难求的奥运会相比,能在这样的时刻近距离观赏刘翔的比赛,让大家感觉很值。

13日当天伦敦的天气并不好,风速不高,阴雨连绵,水晶宫当地的气温一直在15摄氏度左右,在看台上看比赛必须穿两件外套才能御寒,可这些客观条件都没有让中国留学生们退却,当地时间下午5点40,当刘翔表情轻松地步入赛场的时候,大半个看台响起了中文的“加油”声,刘翔回身向看台上的粉丝鞠躬致意,此时此刻,一切都看上去十分完美、温馨。

预赛波澜不惊,第一组上场的刘翔看上去没有丝毫压力,当地时间下午17点46分,发令枪准时响起,刘翔的起跑反应速度是0.152秒,13秒27,以第一名的身份冲过终点线。

从赛后回放看,当时刘翔的冲刺收得很快,但在比赛现场,这一幕并没有被很多人注意到。更多时候,现场观众被刘翔的热情所感染,大家都显得有些激动,为了答谢留学生们远道前来助威,刘翔罕见地在预赛阶段就绕场一周致意。他到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响起一片欢呼声,此起彼伏,甚是壮观。

刘翔团队人员平静透露:他退赛了

两个小时之后,风云突变了。由于此次比赛混合采访区设在赛场的另一个角落,并不是按惯例在终点附近,为了不耽误工作,记者在决赛前半小时就出发,准备绕过半个体育场去混合区守候。但走到半路,却被刘翔的后勤保障部部长李国雄截住了,他问,你这是去干嘛,然后用一种特别寻常的口气告诉记者:刘翔退赛了。

当时李国雄的原话是“他不跨了啊!”语气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但在记者看来,却似平地惊雷一般镇住了当时周围所有人,在经过记者反复确认后,李国雄很肯定地表示,这绝非朋友之间的玩笑。

果然,短短几分钟之后,原本属于刘翔的第五跑道上换了人——刘翔真的退赛了。

现场的中国观众是直到发令枪响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一时间全场发出了一片哀叹声。然后就是猜测、各种各样的说法在看台上流传,当然,其中没有一个是真实的。几分钟后,也就是110米栏比赛结束后不久,记者从钻石联赛官方了解到详细信息,他们明确表示,刘翔这次是肋间肌酸痛才选择了退赛。

这份声明只有短短一行字,并不能完全解释清楚问题。随后,记者穿过层层包围,在热身区找到了刘翔本人和师傅孙海平。

当时,刘翔和师弟谢文骏一起躺在垫子上听音乐玩手机,孙海平正和队医及理疗师艾迪一起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大家看上去情绪都不高,师傅看到记者的第一句话是:哦哟,你们怎么来了?这句话让记者心里一紧。

气氛很凝重,但刘翔表情轻松

当时,孙海平的脸色很不好看,在和记者简单地打了一个招呼后,就眼神怔怔地看着前方,没有任何表情。现场气氛十分尴尬,包括记者在内,所有人都陷入沉默。大家此时此刻心里都有一些忐忑,一些常年采访刘翔的记者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四年前北京奥运会上那黑色的一幕,但在这样一个时刻,没有一个人敢率先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打破这个沉默的依然是李国雄,他带着110米栏现场拍摄的录像赶来了,刘翔翻身而起,一把拿过了摄像机,一遍遍地回看录像,很仔细、很认真。一边的孙海平则张口问了一句成绩,然后,再度陷入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各种各样的想法在记者心头盘旋,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但前一种更占上风——理由很简单——看完录像后,刘翔恢复了谈笑风生的本性,他和身边的队医、工作人员聊着一些轻松的话题,期间,美国选手瑞恩威尔森还特地跑过来打了一声招呼,他留下了一句,“好的,祝好运!”刘翔很高兴地和对方拥抱了一下,这一系列场景和动作,至少说明情况没有大家猜测的那么糟糕——或者说,情况都在控制范围内。

当地时间晚上8点半,通往酒店的班车抵达,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孙海平第一个起身收拾东西,然后,简单地和记者介绍了几句,当时他反复强调,刘翔是在预赛后感到不适的,但这次退赛并不是因为太大的事情,而是为了备战奥运而做出的决定。当时的气氛有些凝重,和记者边走边聊的孙海平声音十分低沉,但突然,紧随其后的刘翔轻快地从垫子上跳了起来,拍拍记者的肩膀,用上海话说,“么事体!(没事情)”

看到记者错愕的表情,他嘿嘿一笑,调皮地眨巴了一下眼睛。

12个小时后,孙海平恢复轻松

13日是刘翔的生日,本来,几个来自上海的记者互相约好要给他买个蛋糕庆祝一下,但因为要做电疗,刘翔婉言谢绝了。晚上回到酒店,他去餐厅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就算过了生日,然后乖乖上楼接受电极治疗,小圆片贴在肋骨的地方看上去有些滑稽,但刘翔很“享受”。

再说起退赛这件事情是在12小时后,因为前一天晚上气氛太过凝重,记者只能选择另找时间和他们“好好聊聊”,12个小时,是对那么多年来采访关系的一种尊重和理解。好在天气给力,14日上午8点多,伦敦难得露出了一缕阳光,就在记者步入酒店时,孙海平一行来到了前台办理退房手续。

当时,孙海平看到记者有些吃惊,但很快笑了出来,那种笑容让人感觉很安心,好像外面的天气一样一扫阴霾,师傅说起了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语气明显轻快了许多。

“接下去我们还是要加强刘翔肋部肌肉的力量,”师傅说,“昨天晚上回去电疗一下,刘翔说感觉不错,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如果,我是说如果,”记者有些紧张地问出一个不太应景的问题,“如果肋间肌的问题在奥运期间出现的话,你们会怎么办?”“那想也不用想,肯定拼了!”

刘翔隔着车窗说:奥运再见

就在记者和孙海平聊天的同时,刘翔拖着两个大箱子步出了酒店,他深吸一口外面干净的空气,大声说着:“真舒服啊!”像个孩子一样,好似一觉过后就能忘却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随后,他坐在花坛边等候送机的大巴,脚腾空着在那里荡啊荡着,眼睛里又有了12个小时前的调皮。

孙海平也是如此,他在酒店门口抽着烟,和记者聊着天,13日的一切都好似从未发生过一样。其实一天前,他那张紧张的面孔不难解读,四年前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如今这一退赛的决定,势必会引发国内有一阵波动,这些,稍稍想想就会让心里难受。

但还好,他们很快地走出来了,并且,抛却了一切纷扰,回归了自己。

14日上午9点多的时候,一辆前往机场的大巴终于抵达,师傅和刘翔一行把行李一个个往上搬运,有人上前问,不去草莓山的话是去哪儿呢?孙海平笑笑,没有回答,记者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这种心照不宣是多年来采访形成的默契,既然他们需要安静,那么我们就应该给予安静,只要结果是好的,对于谁都是一件好事情。这一切就像是退赛这个事件带给我们的思考一样,过分解读,就是纠结了自己。

相关专题:

伦敦奥运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the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本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挑战腾讯大申网编辑部#

图说天下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