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财经 近七成中资企业赴港上市遭破发 缘何偏爱H股

聊 聊 侃 侃 财 经 热 点

[ 第017期 ] 2018-7-06

近七成企业赴港上市遭破发 缘何偏爱H股

今年年初开始,中资企业赴港上市的消息屡出不穷,其中不乏众安在线、阅文集团、易鑫集团、雷蛇和平安好医生等资本市场炙手可热的新经济企业。Wind数据称,截至6月30日,今年上半年赴港上市的19只中资股中,13只在上市首日便跌破发行价,占比高达68.42%,其市场表现令人尴尬。

       近七成的破发率显然无法阻挡中资企业选择赴港上市的决心。德勤在其最新报告中预测,年内还将有至少五家融资超百亿港元公司和十家独角兽企业赴港上市。随着小米、美团点评、斗鱼、腾讯音乐、映客、猎聘、创梦天地、同程艺龙等一批明星公司即将IPO,港股市场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资本盛宴。

       香港IPO市场一直保持活跃。据普华永道统计,2018年上半年共有108家企业在港上市,比去年同期增长50%。预计2018年全年将有220家企业赴港上市,全年集资总额预计将达到2000-2500亿港元,使香港有望再次成为全球最大的IPO市场。

       此外,普华永道在近期发布的“独角兽”CEO调研报告中指出,最受“独角兽”企业青睐的资本市场首先为香港市场(43%),其次是美国市场(25%)和内地A股市场(23%)。

       缘何港股频现破发潮,可中资企业还是偏爱H股?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及香港市场主管合伙人林怡仲表示,香港IPO市场处于一个独特的位置,能够提供全球投资者进入全球增长最快市场之一的机会。内地即将推出的CDR以及香港新的上市条规,将为企业在选择香港和内地IPO平台筹集资金时提供更高的灵活性。

港重启“同股不同权”机制

       从上半年港交所IPO数量以及下半年长长的预备名单上来看,港股对企业的吸引力不减。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与港交所重新启动“同股不同权”机制不无关系。4月24日,港交所宣布将从4月30日开始正式接受同股不同权新经济公司、未有盈收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

       “这是港交所这25年来最大的一次改革!”在同日举行的一场活动上,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动情地说道。对李小加来说,四年前因无法接受阿里巴巴的不同投票权架构,最终使港交所痛失阿里巴巴。

       而就在同一年,阿里巴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完成敲钟仪式,其250亿美元的融资额也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IPO。“中国的企业不能全部跑到海外去。”是李小加坚持推动港交所改革的动力。

       “同股不同权”,又称双层股权结构,或AB股结构,是指资本结构中包含两类或多类不同投票权的普通股架构。其中A类股为一股一票表决权的普通股,由公众投资者持有;B类股为超级表决权股,由公司创始人或原始股东等内部人持有。双层股权结构的存在,目的是让企业在取得外部融资的同时,依旧能把握住公司的话语权,避免股权过度稀释。

       以内地独角兽公司小米为例,根据该架构,上市后持股比例为31.4%的小米CEO雷军的表决权比例将超过50%,实为小米集团控股股东。这给需要大量“烧钱”而又需要创始团队决策的互联网公司打开了一个上市的新窗口,减少持股较少的创始团队在上市后的后顾之忧。

未盈利也可赴港上市

       以团购起家的美团,如今其业务线早已布局外卖、酒旅、出行等多领域,而市场普遍认为这与美团的“烧钱”营销策略不无关系。美团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美团净亏损达到190亿元。不过,这190亿的亏损是包含了“优先股公允价值”的调整前数字。如果按照调整后的数据,2017年美团经调整后净亏损为29亿元。而在招股书中,美团也明确表示“未来可能会继续产生较大亏损”。

       对于IPO审核情况,A股市场向来有着严格的规定,而H股对申请企业的净利润标准要求只是备选项之一。

       联交所上市规则显示,如果企业上市时市值不小于20亿港元(折合约16.22亿元人民币),和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的收益不小于5亿港元(折合约4.06亿元人民币),且前3个会计年度的现金流入合计不小于1亿港元(折合约8112.40万元人民币),也是可以考虑上市的。此外,若企业上市时市值不小于40亿港元(折合约32.45亿元人民币),则可以不具备上述现金流的条件。

       数据显示,2018年联交所登陆主板的企业中,部分企业存在连续亏损的情况。而在A股,没有一家上市企业在2015年至2017年的归母净利润为负数,也就是说,目前尚未盈利的企业难以通过A股的IPO审核机制。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赴港IPO的中资企业多数为新经济企业,其主营业务还未大规模盈利,而新业务又处于烧钱之中,要想以目前的盈利状况通过审核在A股上市,难度较大。

港股上市时间可控

       与A股现行的审批制不同,企业要想在H股公开发行股票,需要采取注册制。一般来说,发行人递交申请表之后,联交所会进行初步判断,若其认为提交文件比较健全,则会发出书面通知接受上市申请,这一过程通常约为三天。

       企业顺利通过聆讯后,联交所做出原则同意上市的通知,发行人就可以进行路演、定价等上市前期准备,大约历时两个星期,就能正式在联交所挂牌上市。通常情况下,企业从启动港股上市项目到发行上市需要6-12月的时间。

       正是得益于注册制,发行速度快成为港股市场吸引企业的原因之一。

       腾讯大申网通过梳理企业披露的数据发现,截至5月31日,港股最新上市发行的十只股票中,首次公告日期与最终上市日期相差最多的股票为叙福楼集团(1978.HK),首次公告日期为2017年9月1日,最终上市日期为2018年5月30日,历时9个月。上市速度最快的为佰悦集团(8545.HK),从首次披露公告到最终上市仅用了15天。

       而在A股最新发行的十只新股,从IPO申报预披露日到首发上市,除了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的深信服(300454.SZ)及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的药明康德(603259.SH)用时10个月,其余8家企业的上市时间均超过1年。其中亚普股份(603013.SH)IPO申报预披露日为2014年4月,历时4年。

       对于企业来说,选择在香港上市不仅有一套明确规范的程序,而且其监管机构独立透明、高效,公司一般在6至12个月左右就可以完成上市过程,这就意味着投资人和企业能更好地把控上市时间。

       此外内地证监会对提出上市申请的公司监管正趋于越来越严格的阶段,企业选在香港上市压力更小。据普华永道统计,2018年上半年A股发行63只新股,较去年同期减少了74%,审核趋严。

       虽说企业在港股上市所需时间短,过会概率较高,甚至一些存在亏损的企业也可在港股上市,得到了大批内地企业的青睐。但不得不正视的一点是,在港股上市首日就破发的企业并不在少数。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上半年随着管理层发布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推动新经济企业在A股上市,明确支持高科技、互联网、人工智能、生物制药为主的新经济企业的发展。下半年首家CDR上市和以CDR方式回归A股企业有望登陆A股市场,其对两地的发展将产生积极的影响,并使两地的资本市场有互相补充的作用。

栏目介绍

本期编辑

本期责编

梦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