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个生命都会有奇迹

  • “一个身处绝境的婴儿获救,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鼓掌。然,每一个公益奇迹的背后,都是无数人的心力交瘁。”陈岚说:“我所做的救助,是从没有路的地方趟路,在没有希望的生命身上创造奇迹。”
  • 宇轩,仅因为患有先天无肛,就被家庭放弃治疗,留在家里等待死亡。他被发现时,已经饿了20天,瘦得只剩下一张皮和一口气。我得知消息后紧急联系医院,医生告知能挽救的希望极其渺茫,但宇轩自己挺住了。
  • 现在在上海接受救助的赵宇晨,他是陕西被虐儿童,今年5月,志愿者转发新闻爆料,6岁鹏鹏被继母打成重度昏迷,全身多处骨折,手腕绳子捆绑的伤痕深可见骨。我第一时间介入,将鹏鹏接来上海,孩子正在康复。
  • 2014年的12月,邓雪妍的母亲在微博发私信向我求助,她的新生儿肠道梗阻17天。她已经腹胀到似乎要爆炸,条条青筋在肚皮上暴起。继续治疗三个月,后来孩子完全痊愈,现在白白胖胖的。
  • 9个月大的顾尧,在家被爆炸的手机引燃沙发,烧成60%身体深度烧伤。家人把他遗弃在树下,四天四夜仍然活着。我紧急介入后救活。孩子今天仍然在我的庇护下。
  • 谢岭,4月大时因为脑积水、双下肢足内翻,被父亲遗弃于病床下准备活活饿死。我联系了医院及其父亲,将孩子接来上海治疗,养育至今。
  • 吉冬儿,弃婴。当地医院判断无治疗意义,孩子在一张小床上等死,我和志愿者去接同床的另外一个女婴,偶然发现她,然后吧她接来上海治疗。被宣判活不过三个月的孩子,如今已经三岁了。
  • 陈祺睿,28周早产儿,父亲执意放弃。孩子在呼吸机上,一旦下机就会死。我和家庭谈判后,我们来支付孩子的医药费继续治疗。两个月后,孩子健康,父母回心转意,接孩子回到家。
  • 七年,八千里路云和月。这个国家里,每一个省份都有我救过的孩子,从家庭放弃的死境里,抢救下来的,90%都活的很好。偶尔有一二个重症孩子最后没救活,就遭到质疑辱骂。
  • 在做公益时,往往我是四面受敌。我要说服家长,要向社会解释。在救助过程中,我被威胁讹诈,被街头撕打,被毁谤羞辱……可,我还是会去救!
  • 127年前英国出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部儿童权利保障法案,经过一百多年,《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出台,中国也是缔约国,从此世界各国慢慢接受了“儿童利益优先”,各国陆续完善儿童福利保障。
  •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虐待儿童不是家务事,而是一种可怕的罪行,社会用完善的法律体系和福利体系,才能真正预防虐待儿童,让孩子遇到虐待伤害时能够脱离伤害、被保护、被妥善安置。
  • 那些被监护人虐待的孩子,被家庭各种原因放弃治疗的孩子,我要替他们去争取活命。这是一项事关未来的工作,需要每一个人参与。
  • 孩子是最弱势的群体,他们象羔羊一样不会说话。监护人失责时,再无人为之争取的话,他们的生命没有任何希望。
  • 我是这样想的,设若每个月救5个孩子,每年可以救60个,我要是还能活30年,到我老去,大约可以救1800个孩子。这个是我能想到的,今生最有意义也是最有福分的付出。
  • 我们一起为患有脑部疾病的孩子们筹集治疗和康复的善款。
已赞0
- / -
分享到:
爱心捐款

腾讯大申网携手腾讯公益联合发起爱心捐助活动为患有脑部疾病的孩子们筹集治疗和康复善款。
您可以用微信扫一扫,扫左侧二维码,进入本期故事的捐助页面(捐款数额可手动更改)。
您也可以直接 点击这里去捐款。

-->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杨磊
  • 本期文字 : 时龚
  • 本期视频 : 狄权 陈翊昊 谢振宇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7/7/18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