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上海最远的“眼睛”

  • 如果把一座城市比作一个人的身体,那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也就是组成这个城市的最基本单元——细胞。《图说上海》栏目联合新民印象自媒体一起为您讲述阿拉上海人家的故事。今天的主人公池才明。
  • 位于长江南侧的大戢山灯塔,是目前上海设备最全、技术最先进的灯塔。而在大戢山上,有一群默默值守灯塔的人,工作、生活全在这座仅0.09平方公里的小岛上。
  • 1868年海关总税务司署成立船钞股主管航标,开始以上海为中心向全国沿海辐射的近代灯塔大规模建设,首建长江口南侧的大戟山灯塔,抗战时被炸毁。1996年改建为灯塔,是上海离陆地最远的“眼睛”。
  • 池才明是东海航海保障中心上海航标处大戢山灯塔主任,但大家都称呼他为“岛主”。生于1968年,从1988年开始守灯塔,1994年从佘山调至大戢,他在岛上度过了20多年。
  • 池才明说,所谓守塔,其实就是维护灯塔的各项设备,如高精度定位系统、雷达和船舶自动跟踪系统、塔顶的灯,因为这些设备要为洋山港、以及每天经过的船只服务。
  • 上海有3个灯塔,佘山、鸡骨礁和大戟,1990年后再无招工,现有10多名灯塔工轮守,每个灯塔4人在岗,24小时轮值,每小时完成40多项数据记录,每两小时检测所有设备。
  • 守塔工作性质特殊,没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岛是单位,也是家。对于独立性很强的班组来说,工作的事已经不需要池才明过多干涉了,同事之间早已形成了默契。
  • 在岛上,他们习惯了自己种菜、种果树、养家禽,每周安排一个人做饭烧菜,生活气息不输自家,几个人的口味和习惯也越来越相似。
  • “冬天,菜品种少,很多要靠来船补给;要是夏天,想吃什么都自己种!”池才明笑说,那么多年下来,也逐渐养成了几条“家”的“规矩”:有人工作没忙完,再晚也是要等到一起吃饭的……
  • 大戢山的每一面风景,池才明和同事都如数家珍。“这里的落日很美;开春后的后山开满了花,更美……”岛上的生活简单而平静,习惯了便不觉得苦闷,反而生出一些令人向往的美好。”
  • 岛上最怕的是生病,生活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孤岛上,一旦生病就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即便是腹泻和阑尾炎这样的小病,也是致命的。另一个可怕的对手,就是台风。
  • 2005年“卡努”台风袭击上海,大戢山的风力达到了12级以上,凌晨时分,狂风暴雨撕断了发信天线,老池想都没想就爬上了25米的高塔,平时无风时候上去都会腿软的他,却把恐惧抛到了脑后。
  • 如果说一天叫做孤独,那一辈子就是坚守。经历过狂风暴雨,也经历过断粮断水,相信能坚持下来的人,少之又少。
  • 池才明的宿舍里有一幅由1000多块小片组成的风景拼图玩具,但是多少年来,这幅拼图却一直没被拼完整过。原来,这是池才明故意放着的:“如果哪天我把拼图拼完整了,就没有什么能娱乐的了。”
  • 这也是上海最后一批灯塔守望者了,因为百年灯塔已被陆续现代化改造,不久的将来,就可无人值守。
  • 如果,你愿意分享你的故事,欢迎邮件magnum@dashenw.com,一经采纳会有惊喜送出。更多内容还可关注微信新民印象自媒体。
已赞0
- / -
分享到: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图文 : 新民印象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7/05/23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