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上海》系列之十五

  • 徐淼每天走在上海的街头搭讪和拍摄路人,用照片和文字纪录。腾讯大申网新闻中心和摄影师徐淼一起,每周一期,为您讲述《人在上海》。
  • “我为别人的婚姻操碎了心。”
  • “因为污得过分,所以我被我们群的管理员禁言696个小时。”
  • “我给我自己一年,去变成自己想要变成的模样。如果今年我不能变成自己想要变成的样子,我就可能会按照父母期待的那样去生活。”“你想变成什么样?”“自由。”
  • “我们是一群卖花的LOSER,不然我们怎么会有这么花啊。这天真的好冷,而且我们发现,最坑爹的是男的都说:‘哦买买买’。女的都说:‘啊亲爱的太贵了不要了,不买。’。”
  • “我们捐了很多衣服给四岁到十岁的孤儿院的小孩。”
  • “高考前的3个月我的分数是特别低的,然后剩下1个月的时候我都没有学习,我简直就相当于是弃考了。但我竟然在没有学习的情况下比平时高了70多分。”“你平时的学习方法肯定是错了。”“我平时没有学习。”
  • “当哥哥最难的部分是给她泡奶。”
  • “每天活着就很快乐。这就是我最快乐的事情。”
  • “我82,她81。”
  • “我渴望从外界得到爱,而当我得不到的时候就变得很歇斯底里,就是这样。”
  • “真实点就是勇敢点,每个人都藏在面具后面,就是因为不大勇敢吧。”
  • “年前搞好。”
  • “在悉尼的时候真的会很想念上海,但是真到上海时候我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有时候我担心自己会有一天不再想着要回来了。”
  • “我曾经有职业的,可现在只好待在公园里看看报纸。”
  •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有趣的事:我最初去了北京,那个老板要偷我的护照,我的公寓也是个骗局,因此我搬来了上海这边,我更加更加喜欢上海,这儿棒呆了。”
  • “曾经有一年冬天,也是落大雪,有个过马路的小鬼头在滑雪,正好跌下来了,旁边车子开过来啊,我马上把车子拦住,不给他开,小朋友救出来再给他过去,不然那个小朋友就没了,生命就没了。”
  • “小时候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把我们村里的三座山或者买下来或者包下来,我长大后的事业应该是在那几座山上面。但后来,我们村里把这几座山改成了公墓了。自那之后我就再也想不出我长大要干什么了。”
  • “我每天都这么动,一个人动,我八十了。”
  • “只有找到对的人,你的一生才会幸福。”
  • 微信号《影像是命》是腾讯大申网《海派》自媒体联盟成员之一。我们一直在这座城市寻找,只要您坚持原创,欢迎您的加入。
已赞0
- / -
分享到: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图片 : 徐淼
  • 投稿 : vsugc@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6/08/15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