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飞闯天空

  • 飞行员是一项普以男性为主导的职业。女飞行员的出现为硬朗的天空增添了几分柔美。据统计,东航目前共有女飞行员12名,约占飞行员总数的0.02%。女性驾驶飞机穿越云层是种怎样的体验?
  • 段卓予,东航上海飞行部A330机队的一名90后飞行员。
  • 早上7点30分,她从家里出发,提前2个多小时到达飞行部,为当天执飞北京做准备。
  • 出门前,段卓予习惯性地复查必须携带的证照、飞行手册等,还对着镜子化了个精致的妆。“我想以更好的状态迎接工作。”
  • 来到飞行部,查阅气象情况、领取飞行文件、清点航行资料,确保无误后,签字确认受领本次航班任务……这些“规定动作”对于飞了快3年的段卓予来说已经熟记于心。
  • 搭乘班车去往机场,进行绕机检查以及驾驶舱准备,召开飞前会,上客之前有不少需要完成的事项。(孙习灵 摄)
  • 上海-北京-上海是段卓予非常熟悉的一条航线,当天,上海下起雷暴雨,回程航班受落地机场流控影响而延误,原本5个多小时就能完成的两段航程花费了更多时间。
  • 从10点起飞到18点回到虹桥机场,8个小时,段卓予几乎都呆在飞机上,包括吃饭和去洗手间。
  • 段卓予似乎天生与飞行结缘。她的父亲是一名波音机长。在段卓予心里,爸爸一直是偶像般的存在。“每次看着我爸拖着箱子去飞行,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帅气的背影。”(受访者供图)
  • 高考时,段卓予想要报考中国民航飞行学院,父亲在讲述了做飞行员的利弊之后,把决定权交给了段卓予自己。在闯过外科、内科、神经科等上百项检查后,2009年,段卓予如愿以偿地坐在了飞院的教室里。
  • 与一般人印象中惬意的大学生活不同,段卓予的4年学习紧张又忙碌。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管理,其中3000米长跑至今让段卓予记忆深刻,而打旋梯之后,双臂总是红肿,卷袖管都相当困难。
  • “爸爸也会打电话来问我情况如何,但出门在外,对家里报喜不报忧。”有一次,因为不满意自己的飞行训练表现,段卓予只能躲在被窝里抹眼泪。(受访者供图)
  • 上机真汉子,下机萌妹子。这句话用来形容段卓予一点不为过。生活中的她拥有一颗粉嫩的少女心,家里的晒台上摆满Hello Kitty,房间的墙面也刷成了粉色。
  • 只要不飞,段卓予都会穿裙装。“因为在航校4年要求穿裤装,工作中也是。”
  • 在全民航,夫妻俩都是飞行员的并不多见,段卓予和先生正是这样的“配套”。
  • 由于各自的时间表、目的地不同,两人有时一周见不上面。碰上都休息的稀有时刻,他们就像寻常小夫妻一样洗衣、做饭、收拾房间,照料院子里种下的红薯和土豆。
  • 如果先生有飞行任务,段卓予会早起为他烙饼;如果段卓予要飞,先生则会通过帮助整理领带等细微动作表达关心。电视剧里“比翼双飞”的浪漫桥段在他们身上只发生过一回,如今仍然让两人回味。
  • “驾驶飞机穿越云端是一种很酷的体验,回到日常,我的生活就特别简单。”段卓予说。
已赞0
- / -
分享到: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图片 : 蒋小威
  • 本期文字 : 时龚
  • 本期后期 : 蒋玉瑶
  • 投稿 : vsugc@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6/04/30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