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下)·活着

  • 照片中的流动儿童:小叶,三年级。在许浦村,她的家不到6个平方,电视机是她这个暑假唯一的“伙伴”。小叶说:“这间房间的租金600元/月,妈妈出去工作了,爸爸也去摆水果摊了,留下我一个人。”
  • 上海闵行区华漕镇许浦村是上海最大的城中村。据2013年闵行区妇儿工委数据显示:许浦村本地儿童342人,来沪儿童496人,流动儿童现象十分严重。
  • 村中的流动儿童,绝大多数都随父母来沪居住,由于父母疲于应付生计,实质上对子女疏于管教。流动儿童父母的学历普遍较低,居住和卫生条件较差,流动儿童缺乏父母监管。
  • 大部分流动儿童暑假时间在家里,没有参加各类兴趣培训班,也缺少课外书籍。他们虽然身居城市,但由于与城市孩子的生活差距和不平等,使他们始终处于城市边缘。
  • 多数流动儿童感到受压抑、被歧视,认为城里人看不起他们。不少孩子自卑心理较重,自我保护、封闭意识过强,行为拘谨,不愿与人交往。父母不在身边时,大一点的小孩就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职责。
  • 烙饼摊旁,小男孩一手拿着找零,一手提着烙饼,自己熟练地买着早点。
  • 阴暗的角落里,小男孩全然不顾身边穿梭的助动车,低着头独自沉迷于手机世界。
  • 三三两两的女孩子们聚集在公共健身器材旁,随意攀爬,四周没有家长监管。
  • 小女孩吃着肉串穿过小巷,身后的地上布满垃圾,污水横流。
  • 村外,同龄的小孩正享受着清凉的水上乐园与甜甜的冰激凌;村里,没有新玩具和新衣服,街头巷尾的嬉闹成了流动儿童最独特的游戏方式。
  • 伴随着每5分钟从头顶呼啸而过的飞机,许浦村的流动儿童就这样度过了他们的暑假。
  • 在0—5岁的流动儿童中,半数流动儿童的流动时间接近他们的年龄,也就是说,这些年龄较小的儿童,他们生命历程中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流动”中度过的。许浦村是一块流动儿童的“夹缝地”。
已赞0
- / -
分享到:
城中村(下)·活着
杨磊 蒋小威/图 蔡点/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照片中的流动儿童:小叶,三年级。在许浦村,她的家不到6个平方,电视机是她这个暑假唯一的“伙伴”。小叶说:“这间房间的租金600元/月,妈妈出去工作了,爸爸也去摆水果摊了,留下我一个人。”
上海闵行区华漕镇许浦村是上海最大的城中村。据2013年闵行区妇儿工委数据显示:许浦村本地儿童342人,来沪儿童496人,流动儿童现象十分严重。
村中的流动儿童,绝大多数都随父母来沪居住,由于父母疲于应付生计,实质上对子女疏于管教。流动儿童父母的学历普遍较低,居住和卫生条件较差,流动儿童缺乏父母监管。 
大部分流动儿童暑假时间在家里,没有参加各类兴趣培训班,也缺少课外书籍。他们虽然身居城市,但由于与城市孩子的生活差距和不平等,使他们始终处于城市边缘。
多数流动儿童感到受压抑、被歧视,认为城里人看不起他们。不少孩子自卑心理较重,自我保护、封闭意识过强,行为拘谨,性格内向,不愿与人交往。父母不在身边时,大一点的小孩就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职责。
烙饼摊旁,小男孩一手拿着找零,一手提着烙饼,自己熟练地买着早点。
阴暗的角落里,小男孩全然不顾身边穿梭的助动车,低着头独自沉迷于手机世界。
三三两两的女孩子们聚集在公共健身器材旁,随意攀爬,四周没有家长监管。
小女孩吃着肉串穿过小巷,身后的地上布满垃圾,污水横流。
村外,同龄的小孩正享受着清凉的水上乐园与甜甜的冰激凌;村里,没有新玩具和新衣服,街头巷尾的嬉闹成了流动儿童最独特的游戏方式。
伴随着每5分钟从头顶呼啸而过的飞机,许浦村的流动儿童就这样度过了他们的暑假。
在0—5岁的流动儿童中,半数流动儿童的流动时间接近他们的年龄,也就是说,这些年龄较小的儿童,他们生命历程中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流动”中度过的。许浦村是一块流动儿童的“夹缝地”。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图片 : 杨磊 蒋小威
  • 本期文字 : 蔡点
  • 投稿 : vsugc@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5/8/27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