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智良:寻访慰安妇真相

  • 201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慰安妇,日军二次大战间侵略罪行的亲历者。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第一人苏智良教授说:“对‘慰安妇’幸存者的调查,如今,已是最后的时刻。”
  • 苏智良,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第一人。从上海到东瀛,自白山到黑水;于日伪档案里,在证人回忆间,他,拼凑出为这一段被抹去的历史。
  • 他受邀东京,访问海牙,华盛顿、多伦多都留下他的足迹。他亲赴日本参加诉讼,资助幸存的慰安妇老人,编撰出我国第一部妇女受辱史专著——《慰安妇研究》。苏智良,在行进中,努力还原着历史的真相。
  • 苏智良的坚持,是上海师范大学内中慰安妇资料馆成立的源点,这是中国首个慰安妇资料馆,也是东京、首尔后世界第三家慰安妇资料馆。在这里,记录着苏教授找到的100多名“慰安妇”幸存者及4个最让他揪心故事。
  • 【最著名的照片】美国记者瓦尔特·乌勒1944年9月3日拍摄于中国云南。国际上公认这是最具震撼力的慰安妇照片,因为她们不为人知的悲惨命运和难于向世人表述的复杂情感。照片上最引人注目的是怀孕的慰安妇。
  • 2000年8月,朴永心指着照片中怀孕的女性确认说:“那个人就是我。”朴永心是被带到缅甸的腊戌后,再被送到拉孟的最前线,并在那里被俘的。
  • 【“慰安妇”诉日第一人】山西,曾是抗战主战场,也是慰安妇重灾区。万爱花,“慰安妇”诉日第一人。十余年中,她多次赴日本起诉,无果,但始终不放弃。2013年9月4日,万爱花去世。
  • 万爱花,14岁那年被抓走,遭到日军惨无人道的强奸。她曾2次逃跑,被抓回后遭到加倍折磨,腰身陷进骨盆、颈部缩进胸腔,身高萎缩至147厘米。手臂脱臼,耳垂被扯掉,因多番被轮奸,下身溃烂,终生不育。
  • 【她,与日兵的儿子】1944年冬的一天,韦绍兰在逃跑途中被日军抓住作为“慰安妇”被日军蹂躏,“我一天要被日军强暴五六次。”两个月后,逃出“慰安所”的她生下了一个日本兵的孩子。
  • 韦绍兰在“慰安所”被日军蹂躏期间怀孕,丈夫没有嫌弃她和这个孩子,给孩子取名罗善学。承受着他人的另眼相看,69岁的罗善学独身一人,从未成家。
  • 【已离世,上海最年长的慰安妇】1938年春,日军占领崇明,威逼镇上7名女子组成“慰安组”,朱巧妹遭受身心摧残,直至1939年才得以解脱。日军的摧残导致朱巧妹患有重疾以及精神上的深重创伤。
  • 2005年2月20日,朱巧妹在崇明家中病逝,终年95岁。没有一束鲜花,没有社会各界人士的吊唁,仅有10余位乡邻为其送行。她的离去,意味着我们又失去了一位见证日军暴行的“活证据”。
  • 自1992年苏智良发现“大一沙龙”以来,22年间仅上海发现的“慰安所”就有164个。“日军‘慰安妇’制度的严密性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苏智良说,“最新发现记录显示,10天中有8929个士兵进入慰安所。”
  • 多年来,苏智良深入两湖、两广、北京、山西、吉林、辽宁、天津、山东调查,仅个人的资助就有10多万元。苏智良面对我们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个人也没什么可说的。”
  •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苏智良回顾走过的路,“还原历史就是跟时间赛跑,对‘慰安妇’幸存者的调查还有很多路要走。”
已赞0
- / -
分享到:
苏智良:寻访慰安妇真相
杨磊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201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慰安妇,日军二次大战间侵略罪行的亲历者。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第一人苏智良教授说:“对‘慰安妇’幸存者的调查,如今,已是最后的时刻。”
苏智良,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第一人。从上海到东瀛,自白山到黑水;于日伪档案里,在证人回忆间,他,拼凑出为这一段被抹去的历史。他受邀东京,访问海牙,华盛顿、多伦多都留下他的足迹。他亲赴日本参加诉讼,资助幸存的慰安妇老人,编撰出我国第一部妇女受辱史专著——《慰安妇研究》。苏智良,在行进中,努力还原着历史的真相。 苏智良的坚持,是上海师范大学内中慰安妇资料馆成立的源点,这是中国首个慰安妇资料馆,也是东京、首尔后世界第三家慰安妇资料馆。在这里,记录着苏教授找到的100多名“慰安妇”幸存者及4个最让他揪心故事。
【最著名的照片】美国记者瓦尔特·乌勒(Walter Wundle)1944年9月3日拍摄于中国云南。国际上公认这是最具震撼力的慰安妇照片,因为她们不为人知的悲惨命运和难于向世人表述的复杂情感。照片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个怀孕的女人,看着让人揪心。2000年8月,朴永心指着照片中怀孕的女性确认说:“那个人就是我。”朴永心是被带到缅甸的腊戌后,再被送到拉孟的最前线,并在那里被俘的。
【“慰安妇”诉日第一人】山西,曾是抗战主战场,也是慰安妇重灾区。万爱花,“慰安妇”诉日第一人。十余年中,她多次赴日本起诉,无果,但始终不放弃。2013年9月4日,万爱花去世。万爱花,14岁那年被抓走,遭到日军惨无人道的强奸。她曾2次逃跑,被抓回后遭到加倍折磨,腰身陷进骨盆、颈部缩进胸腔,身高萎缩至147厘米。手臂脱臼,耳垂被扯掉,因多番被轮奸,下身严重溃烂,终生不育。
【她,与日兵的儿子】1944年冬的一天,韦绍兰在逃跑途中被日军抓住作为“慰安妇”被日军蹂躏,“我一天要被日军强暴五六次。”两个月后,逃出“慰安所”的她生下了一个日本兵的孩子。韦绍兰在“慰安所”被日军蹂躏期间怀孕,丈夫没有嫌弃她和这个孩子,给孩子取名罗善学。承受着他人的另眼相看,69岁的罗善学独身一人,从未成家。
【已离世,上海最年长的慰安妇】1938年春,日军占领崇明,威逼镇上7名女子组成“慰安组”,朱巧妹遭受身心摧残,直至1939年才得以解脱。日军的摧残导致朱巧妹患有重疾以及精神上的深重创伤。2005年2月20日,朱巧妹在崇明家中病逝,终年95岁。没有一束鲜花,没有社会各界人士的吊唁,仅有10余位乡邻为其送行。她的离去,意味着我们又失去了一位见证日军暴行的“活证据”。
自1992年苏智良发现“大一沙龙”以来,22年间仅上海发现的“慰安所”就有164个。“日军‘慰安妇’制度的严密性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苏智良说,“最新发现的日本军队记录显示,10天中有8929个士兵进入慰安所。”多年来,苏智良深入两湖、两广、北京、山西、吉林、辽宁、天津、山东调查,仅个人的资助就有10多万元。苏智良面对我们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个人也没什么可说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苏智良回顾走过的路,“还原历史就是跟时间赛跑,对‘慰安妇’幸存者的调查还有很多路要走。”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杨磊
  • 本期摄影 : 杨磊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5/5/11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