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雷锋有个约会

  • 有一辆与众不同的残疾车每天从上海市区的一条弄堂里开出来。车头摆饰着雷锋的画像,车上装着医药箱、灭火器、工具箱、拐杖、扫帚、铁铲......杂七杂八一堆东西。开着这辆“雷锋车”的正是江澄源。
  • 江澄源每天开着“雷锋车”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寻找需要帮助的人,寻找可以做的事。转眼21年了,江澄源的“雷锋车”也用坏了4辆。
  • 年轻的时候,江澄源在新疆某部队当过兵。在那里他更多地接触了雷锋的事迹。有一年,在一次在救火过程中,他不幸身负重伤,造成“六级伤残”。
  • 1994年,江澄源因为伤残可以提前退休,虽然只有45岁,他却一身病痛。回到上海,江澄源借了朋友们的6000元买了一辆残疾车,开始了在上海发扬雷锋精神——开“雷锋车”在大街小巷为寻求帮助的市民服务。
  • 江澄源至今不能忘记“雷锋车”初进弄堂的情景,“有人交头接耳,甚至有人当面说我神经不正常。”
  • 江澄源一身的病痛,在家坐立难安,只有开“雷锋车”出门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有用的,连病痛也忘了。
  • 21年前‘雷锋车’进弄堂,最火的是针线包与扁担。衣服被钩破、开线什么的,平均一天超两人,可如今半年了却不足十人;扁担适应了弄堂小过道,以前两三天就能用一次,现在一个月也就那么一两次了。
  • 21年来,昔日的老弄堂逐渐被高楼大厦所取代。但江澄源在为城市发展欢跃的同时,也迎来了自己的烦恼:适合在老弄堂“工作”的“雷锋车”,服务范围越来越窄。
  • 车上的工具箱里许多工具因为时代的变迁也渐渐地被淘汰和更新。“小药箱能保持三个月换一回药,很多有虫害的树木依旧需要护理……”江澄源想方设法寻找“雷锋车”继续下去的理由,虽然理由越来越显得苍白。
  • “现在时髦衣服天天更新,缝补的机会少了,针线包成了摆设”、“灭火器除了偶尔的应急外,基本用于灭掉垃圾桶的烟火”、“运输这么发达,扁担用处微乎其微”……江澄源感慨道。
  • 虽然已为超过1000多棵的树木“补洞”,江澄源更多的是遗憾:“雷锋车”越来越像修理树木的专车。如今基本是动用剪刀等工具与树木打交道。助人为乐,现在却基本对树不对人了。”江澄源言语中带着伤感。
  • 夜里,回到家中。江澄源第一件事情就是泡脚,这是他最难熬的时候,几十年来多次受伤导致的伤残以及奔波,使他的脚严重水肿,经常彻夜难眠。
  • 现在,江澄源每月的退休工资只有2600元,几乎全花在了做好事上。蒸一个馒头当做晚餐成了他的习惯。
  • 再晚些后,江澄源需冲服3种药片喝下, 这药闻着就有些刺鼻的味道。但是,在江澄源口中早已无味。
  • 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澄源也逐渐适应了外人送来的“神经病”、“傻瓜”等称号。江澄源早已改变了自己面对恶语的策略:一笑而过。甚至当救助一名被撞昏迷的老太却被误认是肇事者时,他都能坦然面对。
  • “你打算开你这辆‘雷锋车’到哪天才停下来呢?”“等到我死的那天,因为在我的心里我和雷锋有个约会”江澄源坚定地说。(图为80年代雷锋日里,年轻的江澄源默默地为需要帮助的人服务。)
已赞0
- / -
分享到:
他和雷锋有个约会
杨磊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有一辆与众不同的残疾车每天从上海市区的一条弄堂里开出来。车头摆饰着雷锋的画像,车上装着医药箱、灭火器、工具箱、拐杖、扫帚、铁铲......杂七杂八一堆东西。开着这辆“雷锋车”的正是江澄源。江澄源每天开着“雷锋车”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寻找需要帮助的人,寻找可以做的事。转眼21年了,江澄源的“雷锋车”也用坏了4辆。
年轻的时候,江澄源在新疆某部队当过兵。在那里他更多地接触了雷锋的事迹。“助人为乐的美德吸引人,而相似的身世也促使我想成为另一个他。”江澄源为此坚定了向雷锋学习的信念。有一年,在一次在救火过程中,他不幸身负重伤,造成“六级伤残”。1994年,江澄源因为伤残可以提前退休,虽然只有45岁,他却一身病痛。回到上海,江澄源借了朋友们的6000元买了一辆残疾车,开始了在上海发扬雷锋精神——开“雷锋车”在大街小巷为寻求帮助的市民服务。江澄源至今不能忘记“雷锋车”初进弄堂的情景,“有人交头接耳,甚至有人当面说我神经不正常。” 江澄源一身的病痛,在家坐立难安,只有开“雷锋车”出门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有用的,连病痛也忘了。“21年前‘雷锋车’进弄堂,最火的是针线包与扁担。衣服被钩破、开线什么的,平均一天超两人,可如今半年了却不足十人;扁担适应了弄堂小过道,以前两三天就能用一次,现在一个月也就那么一两次了,江澄源回忆道。21年来,昔日的老弄堂逐渐被高楼大厦所取代。但江澄源在为城市发展欢跃的同时,也迎来了自己的烦恼:适合在老弄堂“工作”的“雷锋车”,服务范围越来越窄。车上的工具箱里许多工具因为时代的变迁也渐渐地被淘汰和更新。“小药箱能保持三个月换一回药,很多有虫害的树木依旧需要护理……”江澄源想方设法寻找“雷锋车”继续下去的理由,虽然理由越来越显得苍白。“现在时髦衣服天天更新,缝补的机会少了,针线包成了摆设”、“灭火器除了偶尔的应急外,基本用于灭掉垃圾桶的烟火”、“运输这么发达,扁担用处微乎其微”……江澄源感慨道。虽然已为超过1000多棵的树木“补洞”,江澄源更多的是遗憾:“雷锋车”越来越像修理树木的专车。如今基本是动用剪刀等工具与树木打交道。助人为乐,现在却基本对树不对人了。”江澄源言语中带着伤感。
夜里,回到家中。江澄源第一件事情就是泡脚,这是他最难熬的时候,几十年来多次受伤导致的伤残以及奔波,使他的脚严重水肿,经常彻夜难眠。现在,江澄源每月的退休工资只有2600元,几乎全花在了做好事上。蒸一个馒头当做晚餐成了他的习惯。再晚些后,江澄源需冲服3种药片喝下, 这药闻着就有些刺鼻的味道。但是,在江澄源口中早已无味。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澄源也逐渐适应了外人送来的“神经病”、“傻瓜”等称号。江澄源早已改变了自己面对恶语的策略:一笑而过。甚至当救助一名被撞昏迷的老太却被误认是肇事者时,他都能坦然面对。
“你打算开你这辆‘雷锋车’到哪天才停下来呢?”“等到我死的那天,因为在我的心里我和雷锋有个约会”江澄源坚定地说。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杨磊
  • 本期摄影 : 杨磊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5/3/4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