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10点“闪咖族”

  • 在南京西路的一间咖啡馆里,进出着一群人,他们的“咖龄”基本都在半个世纪以上。每天天未亮,他们便从上海的各个角落汇聚于此,又在10点集体的离开......在年轻人眼中,他们像一群神秘的“闪咖”族。
  • 清晨7点,南京西路尚未完全苏醒过来,然而在靠近成都北路的德大西菜社门口,早早已经有人等候了,他们都是来此吃咖啡的。
  • 一杯杯香浓的咖啡端上了桌,搭配的是三花淡奶。老咖友们说:“淡奶是德大行(流行)出来的。吃咖啡,一定要加淡奶,不然咖啡的味道‘吊’不出来。奶精阿拉不吃的。”
  • 在店里工作了三十多年,黄建英说:“这里,早上只烧‘小壶咖啡’(又称为‘宝莲灯’),这是几十年沿袭下来的习惯。烧出来的咖啡以醇厚见长,冲煮过程中香气四溢。在咖友的眼里,这才是真正的咖啡。”
  • 早晨来喝咖啡的咖友相对固定,连坐的座位也相对固定,形成了一个个小圈子。这里共有13张桌子,每个咖友都有自己的座位,不会因为来早了就不坐自己的座位,坐到其他人的位子上。
  • 咖啡馆就像他们的娘家,一天不来就好像缺了什么,每天在这泡上两三个小时。这里早上10点前的咖啡只要10元一杯,价格实惠。早餐吃杯咖啡,啃着葱油饼是一种享受。
  • 靠近墙头一桌,发着中华牌香烟的杨伯元是位资深咖友。已有50年“咖龄”的杨伯元回忆道:“小辰光我就受家庭影响,欢喜上吃咖啡,当时1角2分钱一杯咖啡,吃好再去做事体,而当时的工资是36元一个月”。
  • 朱行钧补充道:“吃咖啡第一条就是吃人头,我12岁就开始吃咖啡了。年轻的时候跑咖啡馆最起劲。一天要跑两三个咖啡馆,在里面交流着各种信息,认识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 坐在一边的杨先生说:“我就欢喜这里的气氛,从小在这种环境长大的。天天早上来咖啡店坐坐,其他任何地方不去,习惯了。”
  • 在这里喝的不仅仅是咖啡,更是一种情谊。要是连着几天,一张凳子空着,咖友没来,其他的咖友们就会组团看望,有时还经常一起外出旅游。
  • 这里的老传统是:逢年过节,店里表示一些小心意。年初一,老咖友们坐好,咖啡端上来,不要钞票,一人送一杯。中秋节,每个台子上摆两只月饼,斩好,一人吃一小块。
  • 时针在不知不觉中指向10点,咖啡店渐渐地安静下来,老咖友们集体离开。因为10点后店里咖啡的价格会抬高。
  • 上海人向来喜欢赶时髦。吃咖啡是一种优雅时尚的城市生活符号,咖啡馆因此融入到这座城市之中。这批平均咖龄50年以上的咖友已进入了晚年时代。这个属于城市血液里的咖啡历史将会随着他们的消失而淡去......
已赞0
- / -
分享到:
神秘的10点“闪咖族”
杨磊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在南京西路的一间咖啡馆里,进出着一群人,他们的“咖龄”基本都在半个世纪以上。每天天未亮,他们便从上海的各个角落出发不约而同地汇聚于此,吃上一杯咖啡后,又在10点集体的离开......在年轻人眼中,他们像一群神秘的“闪咖”族。
清晨7点,南京西路尚未完全苏醒过来,然而在靠近成都北路的德大西菜社门口,早早已经有人等候了,他们都是来此吃咖啡的。在店里工作了三十多年,从小姑娘变成老阿姨的黄建英说:“这里,早上只烧‘小壶咖啡’(又称为‘宝莲灯’),这是采用的虹吸原理,也是几十年沿袭下来的习惯。烧出来的咖啡以醇厚见长,冲煮过程中香气四溢。在咖友的眼里,这才是真正的咖啡。”一杯杯香浓的咖啡端上了桌,搭配的是三花淡奶。老咖友们说:“淡奶是德大行(流行)出来的。吃咖啡,一定要加淡奶,不然咖啡的味道‘吊’不出来。奶精阿拉不吃的。”早晨来喝咖啡的咖友相对固定,连坐的座位也相对固定,形成了一个个小圈子。这里共有13张桌子,每个咖友都有自己的座位,不会因为来早了就不坐自己的座位,坐到其他人的位子上。咖啡馆就像他们的娘家,一天不来就好像缺了什么,每天在这泡上两三个小时。这里早上10点前的咖啡只要10元一杯,价格实惠。早餐吃杯咖啡,啃着葱油饼是一种享受。
靠近墙头一桌,发着中华牌香烟的杨伯元是位资深咖友。已有50年“咖龄”的杨伯元回忆道:“小辰光我就受家庭影响,欢喜上吃咖啡,当时1角2分钱一杯咖啡,吃好再去做事体,而当时的工资是36元一个月”。朱行钧补充道:“吃咖啡第一条就是吃人头,我12岁就开始吃咖啡了。年轻的时候跑咖啡馆最起劲。一天要跑两三个咖啡馆,在里面交流着各种信息,认识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坐在一边的杨先生说:“我就欢喜这里的气氛,从小在这种环境长大的。天天早上来咖啡店坐坐,其他任何地方不去,习惯了。”在这里喝的不仅仅是咖啡,更是一种情谊。要是连着几天,一张凳子空着,咖友没来,其他的咖友们就会组团看望,有时还经常一起外出旅游。早晨的咖啡优惠,10块钱一杯,针对的是老客人的。逢年过节,店里还会表示一些小心意。年初一,老咖友们坐好,咖啡端上来,不要钞票。一人送一杯,因为咖友们一年到头天天在此地。中秋节呢,每个台子上摆两只月饼,斩好,一人吃一小块。时针在不知不觉中指向10点,咖啡店渐渐地安静下来,老咖友们集体离开。因为10点后店里咖啡的价格会抬高。
上海人向来喜欢赶时髦、别苗头、扎台型,吃咖啡是一种优雅时尚的城市生活符号,咖啡馆也因此融入到这座城市的建筑之中。旧上海出名的咖啡店有: 东海、上咖、凯司令、徳大......随着城市化发展,如今很难找到原汁原味的老上海咖啡店。 这批平均咖龄在50年以上的咖友已进入晚年,这个属于老上海城市血液里的咖啡历史也将会随着他们的消失而淡去......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杨磊
  • 本期摄影 : 杨磊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5/3/9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