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边缘

  • 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出没着一群滑板手。这项起源于50年代的极限运动在他们身上产生化学反应。他们中的一些人成长为专职的滑板手,让这项不太被大众所认知的运动逐渐站稳了脚跟。
  • Jeremy就是这样一位与滑板运动相遇的上海小伙。他从一名滑板小子,逐渐成长为一名专职滑板手,他的经历,与国内很多滑板手多少都有点相似。
  • 13岁时,Jeremy用零花钱买了人生的第一块滑板。他走上街头,不断跌倒又不断爬起,一步一步,完成一个又一个动作后的成就感使Jeremy迷上了滑板。
  • 滑板有很多种类,Jeremy玩的是街头滑板,这种最具街头文化的一种滑板项目,处处透露出自由的气息,这是Jeremy选择街头滑板的原因,也是滑板文化在上海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
  •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每天从早到晚都在滑板,有时候为了一个动作练几个月。”与其他滑板爱好者一样,刚开始Jeremy每天滑板,从不缺席。
  • 为了能流畅地做出更多动作,Jeremy消耗的滑板不计其数。Jeremy说:“每个月都要换三四块滑板。”其训练的刻苦程度,显而易见。
  • 这两年的世界极限运动大赛Jeremy几乎每次都会参加。出道至今,Jeremy参加过大小无数比赛,每一次参赛及获奖都是他积累人气、获得商业赞助的途径,而这些赞助都是他成为专职滑板手的根本。
  • 今年的亚洲滑板街区邀请赛同样是参赛的3名中国选手与国外顶尖选手面对面切磋技艺的平台。在这个场地上,有人腾飞有人摔倒,国内选手的水平仍能见到一定差距,但也在逐年缩小。
  • 从国内选手中脱颖而出的Jeremy在这次亚洲滑板街区邀请赛中表现不是太理想,他所预设的动作,没有连贯地完成,令人有些遗憾。
  • 最终,来自印尼的13岁滑板手在比赛中完美地完成所有的动作,夺得外卡赛冠军。无独有偶,在内场的U型台上,更有年仅5岁的美国滑板手参赛。也许,接近“极限”的边缘并不仅仅在练习是否刻苦这么简单。
  • 上海仅有两三个专业的滑板公园,有相对安全又不扰民的滑板运动设施。每天都有不少的年轻人来此练习,他们国籍不同水平各异,但都为了一个共同的梦想。
  • 来这里的滑板手以学生族居多,在普通人眼中,他们大多是“问题少年”。Jeremy说:“很多家长觉得滑板容易受伤,且会影响学习,有的家长觉得玩滑板会令小孩‘轧坏道’。”一般家长极少会主动鼓励孩子参与。
  • Jeremy刚玩滑板那会,滑板手们大多通过滑板视频了解滑板信息。即使现在,与国外顶尖滑板选手交流的机会对新滑板手来说也并不多,圈内交流和自行摸索是大多数国内滑板手的学习训练方式。
  • 音乐厅广场是Jeremy最常去的滑板地之一,这里地形颇适合滑板,久而久之便成为滑板手们交流经验切磋技艺的场所。国外滑板手同样也会来到这里,Jeremy说:“外国滑板手会带来最新的滑板动作和文化。”
  • 夕阳下,Jeremy训练结束后走在回家路上,他说:“希望一般大众能排除偏见,让更多人能够了解滑板、学习滑板,我相信国内的滑板运动,会越走越好。”
已赞0
- / -
分享到: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图片 : 柯一
  • 本期文字 : 柯一
  • 本期编辑 : 吴晨
  • 投稿 : vsugc@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5/5/6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