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萎的“水管树”

  • 上海长安路63号,二三十户人家唯一的水源是从地下长出的一根T型水管。时至今日,这根水管竟长成一棵大树。据传,这棵水管树有百年历史,也是上海供水史的见证者。而随着旧城区改造,它或将于明年1月关闭。
  • 沿苏州河步行不过几步,左手边的位置就可以看见两排沉降严重,外表破旧的老房子。沿路的两个门牌号分别是长安路61号和长安路65号,唯独少了当中63号的门牌,转而以一条低矮的走廊取而代之。
  • 穿过走道,眼前是一个面积有二三十平方米的庭院,左手边角落里一根T型水管上,凌乱地接出十几根分水管,白色的、橙色的、黑色的,仿佛树的枝桠,旺盛地向上生长。攀过老旧的墙壁,爬上屋顶,伸到二楼。
  • “我们都叫它是‘水管树’!”63号院子里的居民老陈拧开水龙头,自来水喷涌而下,水珠四溅,老陈将碗筷洗净。“这里的房子据说有百年历史,这棵‘水管树’在我出生之前就有。”
  • 在老上海人的印象中,公共“给水站”的水龙头下面往往会有一个大水槽,旁边还会挂一个搪瓷牌,标明该“给水站”的编号,而这些,在63号里都没看到。
  • 不过,即便没有水槽、搪瓷牌这些基本特征,这棵“水管树”更像是公共“给水站”的延续,它们有着过去老上海所有“给水站”的共同功能——周围人家的水源保障。
  • 回忆过去居民们到“给水站”打水的情形,王阿婆依旧历历在目,“以前不像现在,这个‘给水站’要为上百户人家提供用水呢!排队人多的时候,大家将水桶往装满水的水槽里一舀就行了,节约等待的时间。”
  • 从房顶顶上穿过的一根黄色软管,“这根软管就是连到我家水斗的。”蒋阿姨说。只见这根软管一头被接在“水管树”的水管上,一路斜穿过院子,最终连接到院子对角一处水龙头上。
  • 黄炳生、孟爱宝这对老夫妻在这个院子里住了58年,见证了水管的变迁。说起来,这棵“水管树”第一根枝桠还是他们家女婿的“杰作”。
  • 许师傅说“那时候啊,‘给水站’有专人负责看管,大家要买取水牌才能取水。每次打一桶水先要付一块取水牌才行。”如今,它早就没了看管人,靠它“供养”的居民也从六七十户减少到了二三十户。
  • 随着旧城区改造步伐加快,在这里的墙面上,一个个带圈的“拆”字醒目可见,居民们说道:“这个地块动迁的拆不多了,住在这里的不少人已经搬走。只剩下不到6户人家守着这棵‘水管树’”。
  • “长安路是上海一个比较典型的‘老群落’,在城市改造的热潮中,这个地区里有很多好东西值得我们保护。”上海历史博物馆副研究员王毅曾经建议。这棵水管树流淌着的是这个城市曾经的缩影。
已赞0
- / -
分享到:
枯萎的“水管树”
杨磊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上海长安路63号,二三十户人家唯一的水源保障是从地下长出的一根T型水管。时至今日,这根水管竟长成一棵大树。据传,这棵水管树有百年历史,也是上海供水史的一个见证者。而随着旧城区改造步伐加快,这棵上海最后的“水管树”或将于明年1月正式关闭。
沿苏州河步行不过几步,左手边的位置就可以看见两排沉降严重,外表破旧的老房子。沿路的两个门牌号分别是长安路61号和长安路65号,唯独少了当中63号的门牌,转而以一条低矮的走廊取而代之。穿过走道,眼前是一个面积有二三十平方米的庭院,左手边角落里一根T型水管上,凌乱地接出十几根分水管,白色的、橙色的、黑色的,仿佛树的枝桠,旺盛地向上生长。攀过老旧的墙壁,爬上屋顶,伸到二楼每家每户。
“我们都叫它是‘水管树’!”63号院子里的居民老陈拧开水龙头,自来水喷涌而下,水珠四溅,老陈将碗筷洗净。“这里的房子据说有百年历史,这棵‘水管树’在我出生之前就有。”在老上海人的印象中,公共“给水站”的水龙头下面往往会有一个大水槽,旁边还会挂一个搪瓷牌,标明该“给水站”的编号,而这些,在63号里都没看到。不过,即便没有水槽、搪瓷牌这些基本特征,这棵“水管树”更像是公共“给水站”的延续,它们有着过去老上海所有“给水站”的共同功能——周围人家的水源保障。从房顶顶上穿过的一根黄色软管,“这根软管就是连到我家水斗的。”蒋阿姨说。只见这根软管一头被接在“水管树”的水管上,一路斜穿过院子,最终连接到院子对角一处水龙头上。回忆过去居民们到“给水站”打水的情形,王阿婆依旧历历在目,“以前不像现在,这个‘给水站’要为上百户人家提供用水呢!排队人多的时候,大家将水桶往装满水的水槽里一舀就行了,节约等待的时间。”这么多户人家公用一个“给水站”,水费怎么收?许师傅说“那时候啊,‘给水站’有专人负责看管,大家要买取水牌才能取水。每次打一桶水先要付一块取水牌才行。”如今,已经变成“水管树”的“给水站”早就没了看管人,靠它“供养”的居民也从六七十户减少到了二三十户。随着旧城区改造步伐加快,在这里的墙面上,一个个带圈的“拆”字醒目可见,居民们说道:“这个地块动迁的拆不多了,住在这里的不少人已经搬走。只剩下不到6户人家守着这棵‘水管树’”。
“长安路是上海一个比较典型的‘老群落’,在城市改造的热潮中,这个地区里有很多好东西值得我们保护。”上海历史博物馆副研究员王毅曾经建议。这棵水管树流淌着的是这个城市曾经的缩影。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杨磊
  • 本期摄影 : 杨磊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5/7/28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