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辑】失独者

  • 失去独生子女的中老年父母有许多共性,他们的年龄大多在四十岁以上,几乎失去生育能力,渴求着“老有所养”却遭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在嘉定有记录的失独家庭有600余个,我们走访上海嘉定3个失独家庭。
  • 【我的囡真乖】15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肝病让徐阿姨的独子永远地离开她。“我的囡很乖”,还没开口说起这段血肉粘连的往事,徐阿姨眼睛就湿润了……对于失独母亲来说,真的只要一个名字,她瞬间泪如雨下。
  • 絮絮叨叨,徐阿姨回忆起儿子做过的一些小事,言语间满满都是慈爱。在徐阿姨的描述中,这一个孝顺、懂事、不让人操心的孩子,一个让她无比深爱、无比骄傲却又无比悲痛的孩子。
  • 【如果那个孙子留下了 已经16岁了】徐阿姨家的桌子上压着一个孩子的照片,她开始笑着介绍说这是自己姐妹的孙子,转瞬叹气道:“我每次经过学校,看着别人接孙子孙女,我都心痛……”
  • 原来,徐阿姨的儿子在患病时已有论及婚嫁的女友,且女友已经怀孕。最后,出于多方面考量,双方决定不要孩子……对此,徐阿姨和丈夫并没有任何怨怼,并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和女方相互来往照应,关系融洽。
  • 只是,徐阿姨会时常想起那个未曾谋面的孙子,“如果那个孙子留下了,今年已经16岁了啊”。回忆历历在目,孩子和孙子却活生生变成了一场做过的梦。
  • 【面对生活 我的宝贝花就像我的孩子】白天老伴去上班了,徐阿姨就喜欢捯饬她养的花花草草,院子里种着石榴树和柚子树,枝繁叶茂,每到丰收季便果实累累。
  • 房间里两盆巨大的宝石花令人称奇,从小小的一盆养作如今的大小,徐阿姨整整用了8年,“我很宝贝它们的!就像宝贝小孩一样!”
  • 看着徐阿姨满面红光的样子,无法想象她在8年前曾罹患乳腺癌。“开心乐观是最重要的,现在我喜欢去跳跳舞、跳跳操!”徐阿姨还非常热衷志愿服务,“我不喜欢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帮助别人,我心里也开心!”
  • 【天塌了的感觉】二十多年前,姚伯伯和周阿姨唯一的儿子因白血病离开了他们。从发现到病逝,仅一周多的时间。失去唯一的孩子,这种打击对于夫妻俩无异于“天塌了”的感觉。
  • 面对突然丧子的剧痛,周阿姨一时间根本无法面对现实,多年来一直沉浸在巨大的悲伤里,久久难以走出,患上精神分裂症。或许对她来说,失去了儿子,也失去了她自己。
  • 【必须的坚强】多年来,由于周阿姨的精神欠佳,身体状况也不好,姚伯伯不得不在家照顾老伴。洗衣、煮饭、打扫,姚伯伯扛下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却没有一句怨言。
  • 如今,周阿姨的身体状况稍有好转,姚伯伯带着她搬离了原来的住处。为了避免周阿姨睹物思人加重病情,姚伯伯没有带走任何与儿子相关的东西。在新的地方,开始了新的生活。
  • 【一碗鸡汤馄饨】我们去的那天,周阿姨早早地就在门口等着。她不是在等我们,而是在等她的“女儿”卫慧。
  • 卫慧是嘉定区外冈镇社区服务中心的护士,2008年,她成为“金拐杖圆梦行动”的第一批志愿者,并与姚家结对。结对后,卫慧经常探望老俩口,帮他们解决生活中的琐事,有时她还让老公和女儿一起前住看望。
  • 由于卫慧经常买食材到姚家和老俩口一起包馄饨,这天,姚伯伯早早地做好了鸡汤馄饨,等着卫慧。一见面,姚伯伯就把冒着热气的馄饨端到她面前,亲热地和她说起了悄悄话。
  • 与别人相比,医疗问题和养老问题是失独老人最常面对的问题。此外,深深埋在失独老人心中,不愿与他人言说的可能是对老无所养、老无所依的不安与恐惧。
  • 【我不愿相信他走了】2013年夏天,53岁的张阿姨失去了她唯一的儿子。如今两年多过去了,张阿姨始终没能从这几乎灭顶的悲伤中走出来。
  • 她说:“我不愿意相信他走了”,所以她依旧把儿子沈力的骨灰存放于家中的小房间里。她会一个人在小房间里静坐。她笃定地告诉我们:“有时候碰到难事,我就会和儿子说说,他会安慰我。”
  • 【妈妈你千万不要忘记我】张阿姨至今把儿子沈力的遗物视为珍宝,所有和沈力相关的东西都不允许扔掉,从他的照片、眼镜到通讯录无不好好保存。
  • 如今她所使用的手机也是儿子留下的,手机内还保存着沈力的照片,这或许是她始终不愿换手机的原因。睹物思人,触景伤情,她一边和我们说着话,一边却死死盯着儿子的那副眼镜,往事萦绕心头,转瞬红了眼眶。
  • 【收养女儿遇上烦心事】为了缓解失独带来的精神压力,张阿姨和老伴决定领养一个孩子。处于身体状况的考量,夫妇俩在云南领养了一个已经十多岁的女孩。
  • 对他们来说,鼓起勇气收养孩子就像是一趟珍贵的自我救赎,本想着有了一个女儿,老俩口可以有精神寄托,没想到孩子的户口问题却成了一桩烦心事儿。
  • 老俩口领养的女孩生于2000年1月,2013年11月完成领养手续后,孩子尚未满14周岁,符合《收养法》的规定,但是根据上海市有关规定,被收养的孩子必须和收养家庭共同生活满5年,且小于16周岁才能办理落户。
  • 为了这件事,张阿姨和老伴不知跑了多少地方,但养女的户口问题却一直没有能够解决。和张阿姨遇到同样问题的失独家庭还有不少,他们都希望自己的难处能够得到关注。
  • 【后记】失独者,我们考虑了许久却一直不敢碰触的选题。我们抱持着对被采访者最基本的尊重,还有生而为人的同情与不忍。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 这,绝非我们所望。除了失去唯一孩子的孤苦外,失独者面对着疾病、养老、临终关怀、领养困难等一系列现实难题。在沉重的故事里,我们希望让他们被看到,让他们的难处被看到,让他们得到应该得到的帮助。
  • 我们都为人子女,大多数人也为人父母,我们都真切地感受孩子之于父母的重要。关于失独者,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如果可以你是否愿意让更多人看到失独者的故事?
已赞0
- / -
分享到:
【特辑】失独者
来源:嘉定广播电视台 罗瑶/文 李卓翔/图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失去独生子女的中老年父母有许多共性,他们的年龄大多在四十岁以上,几乎失去生育能力,人到中年渴求着“老有所养”却遭遇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根据专家估算,我国至少有100万个失独家庭,每年新增失独家庭7.6万个。在嘉定有记录的失独家庭有600余个,我们走访上海嘉定3个失独家庭,揭开那些布满伤疤的故事。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图片 : 陶子
  • 投稿 : vsugc@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6/01/01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