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宇航员

  • 身穿厚重太空服的宇航员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坠落地球,霓虹闪烁、生活化的场景与他的装束形成鲜明对比。在上海街头,他或孤立、或无奈、甚至有点无聊……他的身上,是否有你的影子?
  • 曾经我认为:孤独就是自己与自己对话; 现在我认为:孤独就是自己都忘了与自己对话。
  • 后来我知道了,没有自我的人,走到哪里都找不到自我。 而孤独的人,无论在谁身旁,都还是一样孤独。
  • 但大多数人却宁肯相信正确和胜利会永远属于自己。这样下去等待他的是原地踏步,而不是成长。
  • 或许,偏爱灰色的人是寂寞的,因为那是黑与白的界限,得不到的是认同。
  • “有时一个人自认不完整,只是他还年轻”——我们都是由不完整在寻找自我完整的过程:最初的自我分裂——自我否定——自我斗争,直到最后,自我和平,这就是我们整个人生。
  • 很多人随着岁月的日积月累,会对这个世界形成一种坚固的认知。如何或主动或被动地打破这种认知,不断打破和扩充已经形成的经验,才是生活本身的意义。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
  • 许多人所谓的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消亡。
  • 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
  • 我曾经认为自己是个太空人,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我只是一名星球之间的寂寞舞者。
  • 迷失的人就迷失了,相遇的人会再相遇。
已赞0
- / -
分享到:
迷失的宇航员
杨磊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身穿厚重太空服的宇航员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坠落地球,霓虹闪烁、生活化的场景与他的装束形成鲜明对比。在上海街头,他或孤立、或无奈、甚至有点无聊……他的身上,是否有你的影子?
曾经我认为:孤独就是自己与自己对话; 现在我认为:孤独就是自己都忘了与自己对话。后来我知道了,没有自我的人,走到哪里都找不到自我。 而孤独的人,无论在谁身旁,都还是一样孤独。但大多数人却宁肯相信正确和胜利会永远属于自己。这样下去等待他的是原地踏步,而不是成长。或许,偏爱灰色的人是寂寞的,因为那是黑与白的界限,得不到的是认同。“有时一个人自认不完整,只是他还年轻”——我们都是由不完整在寻找自我完整的过程:最初的自我分裂——自我否定——自我斗争,直到最后,自我和平,这就是我们整个人生。很多人随着岁月的日积月累,会对这个世界形成一种坚固的认知。如何或主动或被动地打破这种认知,不断打破和扩充已经形成的经验,才是生活本身的意义。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许多人所谓的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消亡。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我曾经认为自己是个太空人,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我只是一名星球之间的寂寞舞者。
迷失的人就迷失了,相遇的人会再相遇。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杨磊
  • 本期摄影 : 杨磊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5/5/19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