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期

抗战老兵杜重石忆淞沪会战

孤身入战壕 举帽子诱敌

腾讯大申网 蔡点 蒋小威 陈艺唯 上海报道

【老兵档案】姓名:杜重石 出生:1912年8月19日 籍贯:四川广安县 从军经历:川军20军少将参议,20军驻上海办事处处长

 

川军少将:两次接受毛主席接见

01

梅雨过后,进入初夏的上海格外闷热。在同仁医院的病房里,104岁的老人杜重石安静地端坐在病床旁,他双手轻轻握拳,默默凝视着窗外。

见我们进门,杜老先生缓缓转过面庞,一张标准的国字脸,一头稀疏的白发,明亮而坚毅的眼神,温暖的微笑,十分亲切。

“我爸身体硬朗的很,现在都还能喝三杯黄酒呢。”杜老的女婿陈志华介绍道。

杜重石,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老兵,生于1912年,四川广安县人。他支持过红军北上,参加过松沪抗战,还两次接受毛主席接见。

20岁那年,因父亲与国民党川军20军军长杨森的关系,杜重石开始了自己的从军生涯。

20军初到上海:“幸好有本地人带领,我才能活下来”

02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在上海挑起八一三上海事变,揭开了全面抗战序幕。杜重石随杨森军队,穿着自己打的草鞋,由贵州出发,一路北上,抵达上海南翔一带。20军当时的任务是守住蕰藻浜、陈家行、大场一线。

战争期间,杜重石时任20军驻上海办事处处长,他的主要任务是把上海各界救援会提供的物资运往前线。当时,杜重石在法租界租了一座洋房,还在那里创办了《前哨》杂志,宣传统一抗战思想。每天深夜,杜重石把筹集来的钢板、生活品和慰问信等物资搬上吉普车,从法租界出发,一路颠簸,前往前线。

连续几夜送物资的场景如噩梦一般,如今还历历在目。“太紧张了!天黑路颠,我们还不敢开车灯。”杜老说道,“开灯怕被日本人炸。耳朵还要听敌人的飞机,敌人一靠近马上关车灯。心里紧张的不得了。”

20军初到上海,对路线不熟悉。杜重石说,多亏本地人帮了大忙。 “上海老百姓真是热情啊!幸好有他们带领,我才能活下来。”

淞沪会战:“我们守了三天,整整三天!”

03

送物资期间,杜重石还代表《前哨》,与多名爱国人士一同到前线慰问。回想那些炮火连天的场景,杜重石眼含热泪。

“我们守了三天,整整三天啊,太苦了!我们的武器还是最落后的!”杜老紧握着双拳。尽管条件艰苦,20军仍然一个师一个师的前赴后继,减员过快,伤亡十分惨重。“连杨森的亲侄子,师长杨文忠都负伤了。”杜老感叹到。

老人还描述了一个细节:“我在战壕里用枪杆子举个帽子上去,几分钟后,帽子上就有6、7个孔了,敌强我弱啊!”

尽管如此,20军仍以血肉之躯守住了阵地,还夺回了中央军二十三师丢掉的陈家行。不过,一个军最后活下来的只剩一个旅。

“郭沫若当时创办的《救亡日报》,形容川军为‘街头军训子’,这份报纸现在还存在徐汇区图书馆呢。” 杜老自豪地说。

延安学习:“延安太苦了,能吃到馒头,已经很不容易了”

04

八一三战役后国共达成第二次合作。杜重石离开前线到延安学习,这次行程,改变了他的一生。作为一个国民党军官,杜重石对延安有条不紊的社会秩序,干部吃苦耐劳的生活作风印象深刻。“延安生活太苦了,吃的是小米,还要去南泥湾开荒。我能吃到白馒头,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杜老回忆道。

尽管生活清苦,杜重石仍被军民和睦,团结统一抗战的景象感动。他深深意识到“共产党有希望”。

在延安,杜重石受到毛主席接见,并加入抗大学习,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毛主席说,欢迎国民党人到到延安了解解放区真实情况。”杜老自豪地说道。

临别之时,老人仍然笑脸吟吟。岁月摧残,如今都已云淡风轻。对现在的生活,杜老只有感恩。“医院的医护人员到现在还叫我这个老头‘杜老先生’,待我也很好,我很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