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响起,请侬跳支舞

  • 音乐响起,携手相拥,翩翩起舞,在这隐蔽于闹市角落的老舞厅,满是盖不住的活力和魅力,或许还应该加点暧昧与恍惚。(时龚/文 蒋小威/图)
  • 免费开水、金属、大理石和弹簧地板,四四相对的皮椅有序地围绕舞池排列,舞厅处处透露着90年代的抽离感。
  • 舞厅将一天分为几场,买一张6元的票,便可以跳2个钟头。下午4:45,正是买汰烧们忙碌的时刻,但舞池里依旧不乏热闹。灯光下,可以大约看到舞客的面貌,多是50岁左右甚至年龄层更高一些的阿姨爷叔。
  • 音乐响起,好几对阿姨爷叔搭好架子,迈开舞步,跳得好的步态自如,男步带着女步一圈一圈旋转起来;也有两手抱空、昂着头独自陶醉地划着步子的。
  • 对于自己的穿着打扮,舞客们显然是花了心思的。女舞客几乎都将头发盘起,显得利落有精神,着荷叶裙的挺多,再搭配上中低跟的皮鞋。男舞客普遍穿黑色紧身单衣,裤子有着飘逸的质感。
  • 舞厅里有专门的调音台,放的是一些耳熟能详的“世界名曲”,搭配上交谊舞的拍子,就算坐在皮椅上,也会叫人不由自主地抖动起来。
  • 几支曲子结束,有舞客下场休息。“来这里跳舞的起码都有十几年的舞龄。”一位在舞池边修整的阿姨介绍说,“我和搭档九几年就开始跳了,我今年已经61岁。”
  • “我还不算年长,那位75岁了。”顺着阿姨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位身穿橙黄色吊带裙的女舞客正一个人“拉步子”,苗条的身型、出挑的装扮,根本想不到这是一位古稀老人。
  • 不一会儿,她走下场说起了自己的故事,“我和我师兄隔了十几年重逢,这才重新把舞蹈捡起来。我师兄近期去山东了,平时我们都一起练舞。”
  • 舞厅的角落里也有老师,带着初学者练舞。黄裙阿姨介绍:“(学舞)一个月100块吧,很便宜,我们当年拜师学艺一节课80块,那时候每月工资才30几块。”
  • “噗通!”一声巨响伴随着弹簧地板的震动,一位爷叔摔倒在地。“喔哟,要紧伐?”阿姨爷叔们纷纷围拢过去,扶的扶,指的指。像他们这把年纪,跌跤是最要不得的。
  • 曲子间隙,一位爷叔谈起曾经:“我是95年在上海国标舞比赛中拿了第三名。现在除了从小学的,一般三十出头的年轻人都不会跳国标了。”在这小小的舞厅里,过往的辉煌,全部化成这满头大汗的快三步慢三步。
  • 下午第二场结束,一部分阿姨爷叔喝杯开水擦擦汗准备继续迈开步子,另一部分阿姨爷叔则两两成对坐入卡座。
  • 傍晚6:30,音乐再度响起,有的舞客回到舞池里,也有的或单或双收拾东西离开。一场接一场直到10点,舞厅的节奏似乎永不停止……
已赞0
- / -
分享到:
音乐响起,请侬跳支舞
蒋小威/图 时龚/文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立秋后的上海,空气里少了一份焦躁,台风天抹去太阳的毒辣,为这座城市送上一丝清凉。在西北角一处大型居住社区的繁忙主干道旁,一块写着大大“舞”字的霓虹招牌格外显眼。从招牌下的门面走进去,顺着扶梯上到三楼,便来到了这一带小有名气的舞厅。
金属、玻璃、弹簧地板,这样混搭的装修风格散发着上世纪90年代的气息。四四相对的皮椅有序地围绕舞池排列,中间的深色茶几上摆放着款式老旧的热水瓶,开水是免费的。买一张6元的票,可以呆上2个钟头。下午4:45,正是买汰烧们忙碌的时刻,但舞池里依旧不乏热闹。音乐响起,好几对男女搭好架子,迈开舞步,跳得好的步态自如,男步带着女步一圈一圈旋转起来;也有两手抱空、昂着头独自陶醉地划着步子的。
灯光下,可以大约看到舞客的面貌,多是50岁左右甚至年龄层更高一些的阿姨爷叔。对于自己的穿着打扮,舞客们显然是花了心思的。女舞客几乎都将头发盘起,显得利落有精神,着荷叶裙的挺多,再搭配上中低跟的皮鞋。男舞客普遍穿黑色紧身单衣,裤子有着飘逸的质感。几支曲子结束,有舞客下场休息。“来这里跳舞的起码都有十几年的舞龄。”一位在舞池边修整的阿姨介绍说,“我和搭档九几年就开始跳了,我今年已经61岁。”
“我还不算年长,那位75岁了。”顺着阿姨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位身穿橙黄色吊带裙的女舞客正一个人“拉步子”,苗条的身型、出挑的装扮,根本想不到这是一位古稀老人。不一会儿,她走下场说起了自己的故事,“我和我师兄隔了十几年重逢,这才重新把舞蹈捡起来。我师兄近期去山东了,平时我们都一起练舞。过去拜师学舞可不便宜,一节课80块,那时候每月工资才三十几块。”傍晚6:30,音乐再度响起,有的舞客回到舞池里,也有的收拾东西离开。“晚上还有一场,要到10点结束。”跳得满头大汗的爷叔说道。据他自己讲,95年在上海的国标舞比赛中拿了第三名。“现在除了从小学跳舞的,一般三十出头的年轻人都不会跳国标了。”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图片 : 蒋小威
  • 本期文字 : 时龚
  • 投稿 : vsugc@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5/9/1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