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一座城市的纹身

  • 一眼望去,阴天让老码头显得有些单调,只有墙上的涂鸦告诉我们这仍然是一个彩色的世界。黄浦江对岸高楼林立,与江这边的涂鸦遥相呼应。
  • 新乐路134弄,这里就是最近很火的弄堂涂鸦。墙的背后是一座座老公房和交错的电线。从此以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穿梭在色彩之间。
  • 这里的大多数居民并不懂涂鸦,也不关心其中的含义。当被问到是否支持这种行为时,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人说:“花花绿绿的,挺好”。
  • 简简单单的一幅涂鸦,没有太多的含义和情绪,却有可能是一个人童年的回忆。
  • 莫干山路,曾经的上海第十二毛纺织厂、上海春明粗纺厂,如今这里变成了“M50创意园区”,艺术家的聚居地,涂鸦随处可见。
  • 在这里,能看到艺术家的情绪,能看到艺术家的想法,也能看到他们对个性的解放。“爆嗲”、“老卵”告诉人们,这里是上海。
  • “We are not history yet,we are happening now.”年轻的艺术家表达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 涂鸦墙下摆满了中国风的旧家具,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在这里却显得相得益彰。
  • 很难想象,一座办公楼或是一家餐厅的门上满是涂鸦。但是在这个自由的地方,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 上理工的涂鸦墙,学生宿舍楼下,长度大概有几十米,这里的涂鸦充满了大学的元素。
  • 我们无法了解到作者的想法,但是我们还是能感受到,图中的画作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 在粉色背景的映衬下,几个蓝色的英文字母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这位叫做“ZTS”的同学,你是否知道,你身边可能有人默默地喜欢你,却不敢对你说。
  • 据悉,每个学期都会有人来清理掉这些宣传涂鸦,为了新的校园活动腾地方。
  • 涂鸦墙对面的宿舍楼上,充满了大大小小的涂鸦字母,校园时代的单车斜靠在涂鸦上,可能这就是他们的青春吧。
  • 还记得康定路600弄的涂鸦吗?如今,他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不久后,旁边的高楼将会把它们“赶尽杀绝”。
  • 曾经的涂鸦早已被白色的颜料抹尽。据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介绍,因为参观的人太多,有关部门出于安全考虑,抹掉了大部分的涂鸦。
  • 其实,在这座城市中,还有许许多多的涂鸦面临着“死亡”的命运。在“铲车们”的面前,它们实在“无力还手”。而我们,是否考虑过救救它们呢?
已赞0
- / -
分享到:
涂鸦,一座城市的纹身
图:钟行 文:钟行(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大概一个多月前,一组名为“废墟上的涂鸦”火遍上海。这组涂鸦位于康定路600弄,记录了上海人日常的生活,由法国艺术家赛斯和中国艺术家施政共同创作完成。其实,不只是康定路,整个上海都掀起了一股“涂鸦热”。半个月前,一组“弄堂涂鸦”同样引起了人们的围观。
涂鸦,20世纪60年代起源于美国的贫民区布朗克斯,那时帮派横行,每个帮派都有自己简陋的符号。渐渐地有些人对这些“寒酸”的图案不满起来,便开始设计全新的,漂亮的帮派符号,涂鸦就此诞生。
慢慢地,这种形式的创作流行开来,涂鸦的目的也慢慢地变得更加自由。这些画作可以表达作者的想法,可以记录历史,也可以变成愤世嫉俗的标志。
如果把一座城市比喻成一个人,那么涂鸦就是他身上的纹身。不同的人,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纹身。上海,当然也有着自己的符号。而这些艺术家游走在文化的边缘,充当着城市的记录者。
洛克公园、M50、华池路、老码头,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都能看到涂鸦的身影。但是不同地方又有着不同的风格,街头涂鸦、弄堂涂鸦、校园涂鸦…
最传统的涂鸦便是街头涂鸦、洛克公园、M50,这些地方的涂鸦充满了作者的情绪,更多的表达的是一种年轻人的态度,欢乐或愤怒、积极或消极。作为“观众”的我们,应该更多的理解和包容他们的想法,而不是试图毁灭一切非主流的东西。
目前,上海最受大众瞩目的应该是弄堂涂鸦。康定路、新乐路、华池路,这些地方的涂鸦更多的记录了上海人的生活。康定路600弄涂鸦的作者之一施政说,其实他画这组作品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能引起大家的共鸣就好。施政从小生长在石库门,他回忆说:“小时候,邻里间都很熟悉,互相串门,孩子在弄堂里踢球,玩游戏,大人乘风凉,聊家常,小商贩在卖爆米花……现在城市发展了,高楼林立,人们的这种感情再也回不去了。”这组作品是对家乡的一个回忆。城市虽然在发展,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对家乡有着自己的情怀。我想,这也是这组涂鸦能迅速走红的原因。
涂鸦在中国发展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创作地点也不再局限于街头。交大、上理工、同济,这些学校的角落里也出现了涂鸦的身影。在这里,涂鸦也被赋予了另一种含义——记录青春。在各大高校的涂鸦墙上,你可以看到社团活动、可以看到最纯真的爱情,也可以看到学生时代的青涩。也许许多年后作者再次走过他们创作的地方,满眼都是青春的回忆。
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的涂鸦便经历了一次重创——政府管控。在那时,涂鸦被认为是一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如今,上海的涂鸦也面临一个问题——如何保存。上海的许多涂鸦都是创作于废弃的厂房、弄堂里。也许不久之后,这些地方将被拆除,变成一座座高楼大厦,曾经的涂鸦也随之消失。但是作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将它们保留下来?我想,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图片 : 钟行
  • 本期文字 : 钟行
  • 投稿 : 1794903079@qq.com
  • 发布时间 : 2015/2/17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