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色的“混堂”

  • “混堂”是对老上海公共浴室的称谓。所有的浴客来了都在这个池子里泡,自早到晚水不更换,池水混浊浮腻之状可想而知,故名“混堂”。
  • 天泉浴室是至今申城仅有留存的两所“混堂”之一,不到10元的浴资在当下简直可谓廉价。不大的门脸,斑驳的墙体,散发着潮气的存衣间,周遭似乎都回到了80年代。管事的秦师傅回忆,这间浴室经营了近一个世纪。
  • 每天10点开门到22:00关门,一天内汤水不换,到晚间,已相当浑浊。“你们年轻人勿懂的,混堂混堂,就是要混。”戴师傅说:“记牢一句闲话:只有人脏水,没有水脏人。”每天戴师傅第一件事就是给池子换水。
  • 老上海流行一句扬州老话叫做: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指的是一些市民早上茶楼吃茶,茶水灌满肚子,成了皮包水。晚上汏“混堂”泡在浴池里逍遥自在,人间烦恼全洗尽,又成了水包皮。
  • 浴客先要到账房间用10元换取木质“筹码”,凭着这来换取柜子的钥匙。这在沪上大众浴室中,几乎已经瞧不见了,账房间这三个字也变得极其珍贵。
  • 当年,上海遍地有“混堂”,每个浴室都有自己的“筹码”,为了方便识别,每家的“筹码”上都刻上自家的店名,它们长短不一,颜色不同,各有用处。这些“筹码”依然被完好的保留并使用至今。
  • 在“混堂”里毛巾也很有讲究,延续至今的一条规矩还留在墙上,它提醒着浴客们:兰毛巾揩身,红毛巾揩面。在天泉浴室的操作间,浴客自取毛巾擦身。
  • 秦师傅接管天泉浴室至今,他回忆:原来的闹猛如今已经不见,20年前,一年可做7个月生意,现在只有3个月,每天来此的浴客不到百人;原来最多时候我手下有30多个员工,现在仅4人,生意少了,自然留不住人。
  • 今天,对于生活条件还不好的普通市民,混堂依旧必不可少。除了沐浴、清洁身体。一些人患伤风、感冒、腰酸背痛来混堂大池泡泡出身汗,可发散风寒,有舒筋活血之功效,赛过吃药。
  • 虽然物是人非,但是大众依然迷恋“混堂”,舒筋活血搓背扦脚,老友在此相聚其乐融融。
  • “我是宁愿花四五十块打车费来洗10元一次的澡。”老浴客侯先生说:“我是从小在这个‘混堂’汏大的,现在房子动迁掉的,我还是坚持回来汏把浴。”
  • 这对父子,父亲洗不惯家里的淋浴,坚持要来这里。儿子就陪着父亲为他助浴。
  • 这对父子,父亲是来沪的务工者。租的房子里没有洗浴条件,夏天给孩子洗澡勉强可以应付,但到了这个节气,就不得不选择到此给孩子洗澡,看中的主要就是价格便宜。
  • 躺着的是个王姓的老浴客,说起”混堂“,摆出了一副老资格的样子:“我从生下来起,就到此地汏浴,隔三差五,从小到大,从5分钱开始汏起,1角、1角5分、2角……一直汏到现在10元”。
  • 刚出浴的老浴客,燃一支烟,凝视着混堂里飘忽的雾气,寻味旧时洗浴的感觉。
  • 老浴客笃定地躺倒在沙发榻上,喝茶、看报,无比享受。
  • 现在,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家里的卫生设备远比大众浴室要好。老浴客舍不得的理由,除了恒温的汤池,就是老邻居间的亲密感。水世界是个小社会,混久了,就再也离不开。
  • 很多“混堂”情景如今都已绝迹,戴师傅回忆:例如,扠衣服,老法师扠的衣服,整整齐齐、纹丝不乱。还有“飞毛巾”。只要浴客一声喊,哪怕隔十几米远,老法师手一挥,热烫的毛巾便“飞”到手中。
  • 情感扛不住现实,旧区改造和自然规律关闭了一间又一间的“混堂”,时间也带走了一个又一个老浴客。如今,上海的“混堂”已经褪色......当年的
已赞0
- / -
分享到:
褪色的“混堂”
杨磊 图/文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混堂”是对老上海公共浴室的称谓。所有的浴客来了都在这个池子里泡,自早到晚水不更换,池水混浊浮腻之状可想而知,故名“混堂”。“混堂”的水,一天一池子,这是延续将近百年的洗浴方式。
天泉浴室,地处杨浦区,是至今申城仅有留存的两所“混堂”之一,不到10元的浴资在当下简直可谓廉价。不大的门脸,斑驳的墙体,散发着潮气的存衣间,进入其中身边的周遭似乎都回到了80年代。管事的秦师傅回忆,这间浴室经营了近一个世纪。这里,每天10点开门到22:00关门,一天内汤水不换,到晚间,已相当浑浊。“你们年轻人勿懂的,混堂混堂,就是要混。”戴师傅说:“记牢一句闲话:只有人脏水,没有水脏人。”每天天未亮,戴师傅第一件事就是给池子换水。“混堂”的水第一道虽然清,但是水硬,洗了之后皮肤会觉得干涩。老上海流行一句扬州老话叫做: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指的是一些市民早上茶楼吃茶,茶水灌满肚子,成了皮包水。晚上汏“混堂”泡在浴池里逍遥自在,人间烦恼全洗尽,又成了水包皮。浴客先要到账房间用10元换取木质“筹码”,凭着这来换取柜子的钥匙。这在沪上大众浴室中,几乎已经瞧不见了,账房间这三个字也变得极其珍贵。当年,上海遍地有“混堂”,每个浴室都有自己的“筹码”,为了方便识别,每家的“筹码”上都刻上自家的店名,它们长短不一,颜色不同,各有用处。这些“筹码”依然被完好的保留并使用至今。在“混堂”里毛巾也很有讲究,延续至今的一条规矩还留在墙上,它提醒着浴客们:兰毛巾揩身,红毛巾揩面。在天泉浴室的操作间,浴客现在自取毛巾擦身。秦师傅从80年代接管天泉浴室至今24年,他回忆道:原来的闹猛如今已经不见,20年前,这里一年可以做7个月生意,现在只有3个月,每天来此的浴客不到百人;原来最多的时候我手下有30多个员工,现在仅4人,生意少了,自然留不住人。今天,对于生活条件还不好的普通市民,混堂依旧必不可少。除了沐浴、清洁身体。一些人患伤风、感冒、腰酸背痛来混堂大池泡泡出身汗,可发散风寒,有舒筋活血之功效,赛过吃药。虽然物是人非,但是大众依然迷恋“混堂”,舒筋活血搓背扦脚,老友在此相聚其乐融融。“我是宁愿花四五十块打车费来洗10元一次的澡。”老浴客侯先生说:“我是从小在这个‘混堂’汏大的,现在房子动迁掉的,我还是坚持回来汏把浴。”这对父子,父亲洗不惯家里的淋浴,坚持要来这里。儿子就陪着父亲为他助浴。这对父子,父亲是来沪的务工者。租的房子里没有洗浴条件,夏天给孩子洗澡勉强可以应付,但到了这个节气,就不得不选择到此给孩子洗澡,看中的主要就是价格便宜。躺着的是个王姓的老浴客,说起”混堂“,摆出了一副老资格的样子:“我从生下来起,就到此地汏浴,隔三差五,从小到大,从5分钱开始汏起,1角、1角5分、2角……一直汏到现在10元”。刚出浴的老浴客,燃一支烟,凝视着混堂里飘忽的雾气,寻味旧时洗浴的感觉。老浴客笃定地躺倒在沙发榻上,喝茶、看报,无比的享受。现在,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家里的卫生设备远比大众浴室要好。老浴客舍不得的理由,除了恒温的汤池,就是老邻居间的亲密感。水世界是个小社会,混久了,就再也离不开。很多“混堂”情景如今都已绝迹,戴师傅回忆道:例如,扠衣服,这需要“腰功”,太轻或太重,衣服都容易散落。老法师扠的衣服,整整齐齐、纹丝不乱。还有“飞毛巾”。只要浴客一声喊,哪怕隔十几米远,老法师手一挥,热烫的毛巾便“飞”到手中。最多的同时能飞出五六条,弧线交错,令人眼花缭乱。
情感扛不住现实,旧区改造和自然规律关闭了一间又一间的“混堂”,时间也带走了一个又一个老浴客。如今,上海的“混堂”已经褪色......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杨磊
  • 本期摄影 : 杨磊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4/12/5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