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候传呼电话30年

  • 传呼电话你还记得吗?在黄浦区老城厢巡道街面筋弄里有个3平方米的小亭子,这是最后一个上海保留完整的传呼电话亭,76岁的贺阿翠阿婆在这里“叫电话”已30个年头。
  • 上海人说的“公用电话”,其实是一个大的概念,有一部分公用电话,如设在一些店铺柜台上的,可以付费拨打,但不做传呼。如今在武进路一带,还依稀能找到公用电话牌子的身影。
  • 设在城市各个居民区的公用电话则是可以向每个家庭传呼的。我们又称之“传呼电话”。这块牌匾现在基本只能在上海电信博物馆才能看到。
  • 据资料记载:1952年,上海开始试行传呼公用电话。到六十年代初,就是这本电话簿面世时,全市的公用电话达到了3000多部,几乎遍布上海城区的每一个角落。
  • 公用电话间一般只有2、3个平方大小,电话间有好几只电话,一般的配置是“打”和“接”对半开。当时所使用的电话如今只能在古玩市场找到。
  • 贺阿婆至今保留着当年木质的收银盒。电话打一次3分钟4分钱,传呼一趟3分钱,传呼费可以分一半给个人,一半归公用电话站。
  • 在传呼电话的“全盛时期”,传呼电话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12个小时几乎没有停过,贺阿婆也曾有一天传呼100多个电话的记录。
  • 贺阿婆想起曾经的辉煌,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那时我年轻跑得勤快,最忙的时候刚回到电话亭还没有2秒钟休息,就立刻又去叫电话了,我嗓门大,不用喇叭也能直接让6楼的人听到我的喊话声。”
  • 贺阿婆搬下一块块木板,她至今坚持每天7点准时开门。“以前,从面筋弄巡道街到中华路金坛路桥北,这一片近700多户居民靠的都是这个传呼电话。”贺阿婆说道。
  • “可不能小看这个亭子,救了好几条人命呢!”贺阿婆说:“以前没有电话,邻里有人突然生病或者发生意外,都是靠这个电话第一时间叫来救护车救人的。”
  • 86岁的王老太是独居老人,记忆力衰退,唯一的亲人住在浦东。贺阿婆经常能看到王老太独自一人站在的小巷口,期盼着家人来探望,贺阿婆便在电话亭门口摆了张椅子,让老太太坐在等亲人。
  • 贺阿婆会假借“妹妹打来的传呼电话”安慰王老太。比如:“妹妹打电话来,天冷啦,多穿点衣服”、“妹妹让我传话给你,多吃点素菜,吃点麦片补补钙”......其实,大多的话,是贺阿婆自己编出的“谎言”。
  • 就这样,贺阿婆对王老太说了8年的谎言。王老太很感激这些年贺阿婆对她的特别“关照”。其实,在贺阿婆的心中,这里发生的故事已不是一个个传呼电话那样简单。
  • 贺阿婆早已把传呼电话小亭当做自己的家。一天工作12小时,三餐也在这里解决。
  • 现在用社区综合服务亭来形容这个公用电话点似乎更加确切——志愿者服务点、紧急医疗救助点……生意清淡了,贺阿婆便将这个小亭子利用起来,服务周边居民。
  • 一般每天夜间19:00贺阿婆会关闭传呼电话亭,但是如果遇到此时有人打电话,她一定会延长时间,等到电话打完才关门。
  • “只要有需要,我就一直在这里叫电话。”贺阿婆质朴的言语中流露出了对这份工作的感情。因为这是一个与家相系的传呼电话亭,带来过许多的期待、喜悦、失望和悲伤......
已赞0
- / -
分享到:
守候传呼电话30年
杨磊 图/文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在上海市中心黄浦区老城厢巡道街面筋弄里有个3平方米的小亭,76岁的贺阿翠在这里“叫电话”已30个年头。“传呼电话、为民服务”……一张已经泛黄的《公用电话服务公约》仍然被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依稀告诉着每一位往来于此的人这里曾经的忙碌,而现在这里已成为上海仅存的公用电话传呼点。
这个位于面筋弄的公用电话亭已有30多年历史,从1985年起就开始承担公用传呼电话亭的职责。贺阿婆至今保留着当年的收银盒。电话打一次3分钟4分钱,传呼一趟3分钱,传呼费可以分一半给个人,一半归公用电话站。起初,每天有70-100个电话,4位传呼员24小时轮流上班,逢年过节,连吃年夜饭的时间也没有。“可不能小看这个亭子,救了好几条人命呢!”贺阿婆说:“以前没有电话,邻里有人突然生病或者发生意外,都是靠这个电话第一时间叫来救护车救人的。”贺阿婆想起这里曾经的辉煌,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那时我年轻跑得勤快,最忙的时候刚回到电话亭还没有2秒钟休息,就立刻又去叫电话了,我嗓门大,不用喇叭也能直接让6楼的人听到我的喊话声。”
86岁的王老太是独居老人,记忆力衰退,唯一的亲人是住在浦东79岁的妹妹。王老太家在“大马路对面”,虽不是贺阿婆的传呼电话范围,但是这里的常客。贺阿婆经常能看到王老太独自一人站在的小巷口,期盼着家人来探望,贺阿婆便在电话亭门口摆了张椅子,让老太太坐在等亲人。在8年相识的时间里,贺阿婆会假借“妹妹打来的传呼电话”安慰王老太。比如:“妹妹打电话来,天冷啦,多穿点衣服”、“妹妹让我传话给你,多吃点素菜,吃点麦片补补钙”......其实,大多的话,是贺阿婆自己编出的“谎言”。就这样,贺阿婆对王老太说了8年的谎言。王老太很感激这些年贺阿婆对她的特别“关照”。其实,在贺阿婆的心中,这里发生的故事已不是一个个传呼电话那样简单。
现在用社区综合服务亭来形容这个公用电话点似乎更加确切——志愿者服务点、紧急医疗救助点……生意清淡了,街道便将这个小亭子利用起来,服务周边居民。“从面筋弄巡道街到中华路金坛路桥北,这一片近700多户居民靠的都是这个传呼电话,叫一次3分钱,打电话每三分钟5分钱。”贺阿婆早已把传呼电话小亭当做自己的家。一天工作12小时,三餐也在这里解决。目前,面筋弄仍有近10户居民家没有安装电话,这也是传呼亭营业至今的原因之一。“只要有需要,我就一直在这里叫电话。”贺阿婆质朴的言语中流露出了对这份工作的感情。因为这是一个与家相系的传呼电话亭,带来过许多的期待、喜悦、失望和悲伤......
历史背景:
传呼电话
据资料载:1952年,上海开始试行传呼公用电话。当时上海人说的“公用电话”,其实是一个大的概念,有一部分公用电话,如设在一些店铺柜台上的,可以付费拨打,但不做传呼,而设在城市各个居民区的公用电话则是可以向每个家庭传呼的。所以,我们又称之“传呼电话”。在上海人嘴里,“公用电话”与“传呼电话”这两个词经常是混用的。到六十年代初,就是这本电话簿面世时,全市的公用电话达到了3000多部,几乎遍布上海城区的每一个角落。传呼电话的“全盛时期”,传呼电话的老伯伯、老妈妈从早上7点叫到晚上7点,几乎没有停过,贺阿婆也曾有一天传呼100多个电话的记录。当时打电话先要在电话站排队,打完了,要等对方“叫电话”,当时上海人打一只传呼电话花半个小时是常见的。逢节假日,还要排长队,打通一只电话有时要花一个小时。为了解决市民“打电话难”,装传呼电话曾被市政府列为“实事工程”。九十年代初,为了让市民在晚间也能打电话,时任上海市市长的黄菊同志还亲自抓过“夜间应急电话”,在一年之中全市开办了2000多只“夜间应急电话”。
传呼人
传呼站有一张小小的传呼单,上面写有被传呼人的姓名地址和来电人的姓名和电话号码。传呼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请传呼人转达某件事情,不须回电;一种是告诉回电号码,转告请对方回电。传呼人每天接听各种各样的人、不同的方言的电话,还要把事情听明白,传达清楚,也不容易。以前有段独角戏,讲的就是在传呼电话亭打电话人的啰嗦和方言误会带来的遭遇,令人喷饭。传呼电话站的传呼人一般都非常熟悉传呼范围的居民家庭的情况,张家长李家短的肚子里都有一本帐,传呼的事儿该跟谁说不跟谁说,都会把握得很好。那时,这些叫电话的老人平均月收入有六七百元,最高的有一千多元。在当时,这真算得上是“高收入”了!当年的传呼公用电话,是维系市民之间联系的一个重要管道。
上海的传呼公用电话亭繁盛于80年代,在90年代初期达到鼎盛,一部小小的电话浓缩记录了时代的变迁。随着私家电话的普及和移动通讯的兴起,传呼公用电话亭早已走进了历史,留存在百姓记忆的一角。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杨磊
  • 本期摄影 : 杨磊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4/9/14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