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上海现存历史空间之百年老虎灶

  • 左图为2004年8月拍摄的老虎灶,翘起的“老虎尾巴”烟雾缭绕;右图为2014年8月拍摄的老虎灶,“老虎尾巴”已被水泥封砌,失去了原本的功能。
  • 最后一座老虎灶位于北梅溪弄里,以前每天清晨5点准时开始营业,风雨无阻。(图为2004年拍摄)
  • 最初盛行老虎灶的时候还没有煤、天然气等方便的燃料。老虎灶以木材生火煮水,成了一个专门供应热水的地方。每次打水费2角,钱放在灶头上就行。(图为2004年拍摄)
  • 这里的面积仅十七八平米,门口灶台上趴两口大汤罐,孕育热量。屋内两排长条桌凳,一排靠窗,一排居中,辟出狭小的通道。剩余空间老板拉起布帘便被用作为澡堂,每次洗澡费2元。(图为2004年拍摄)
  • 老虎灶的顾客主要是附近居民,天亮后到此叫碗面条则充当早饭,一碗开洋面加个荷包蛋收费3元。(图为2004年拍摄)
  • 平均四五分钟就有人来打水,人们热情地和老板娘打着招呼。还有些人会提着鸟笼前来遛鸟,鸟笼排成行,人们互聊家常,久而久之这里成为一种老上海特有的弄堂文化。(图为2004年拍摄)
  • 老虎灶胃口大,每天至少得“吃”掉三四百斤的木材,成本很高,但是利润微薄。如果不是老板的坚持,它早就消失了。(图为2004年拍摄)
  • 兴旺时,有的老虎灶还会辟出地方作为书场,每天两场,老虎灶的人气是不输于戏院的,茶客听到累了就直接靠墙睡在了椅子上。(图为2004年拍摄)
  • 蔡老板讲述着经营老虎灶11年间的甘苦。去年7月,蔡老板不忍心地拆掉了灶头,腾出空间买卖生活用品,唯一留下了老虎的“尾巴”没有拆去,留作纪念。
  • 老板娘补充说:“瞧!我们现在每个人的家里都有电水壶和饮水机,喝口水随时随地方便得很,哪还会需要这些老古董。”
  • 如今这里几天才仅有一两个茶客前来遛鸟,来的人也是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老虎的尾巴”。当年那“巷口街头炉遍设,卖茶卖水闹声盈”的场景已成为过去式。
  • 市中心仅存的最后这家老虎灶已被水泥封砌了一年。因为其所在地被列入黄浦旧区改造范围,它面临着将被拆掉的境地。“地方性的消失,正是上海城市文化灵魂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同济大学教授刘滨谊曾经说过。
已赞0
- / -
分享到:
寻找上海现存历史空间之百年老虎灶
杨磊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上海现存历史空间只有约30%,里弄没有了还叫上海吗?”在日前举行的“上海2040战略专题研讨会——城市文化与风貌塑造”会上,学者们呼吁。上海自建埠伊始,老虎灶就盘踞市街了,已有百年历史。它以形状好似有一个翘起的老虎“尾巴”而得名。随着市民生活质量不断提高,老虎灶的温暖已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大申网小编用了10年时间记录下了上海市市中心最后一座老虎灶的变迁,本期《图说上海》让我们再去走近它,重温它的温暖记忆。
上世纪50年代初,鼎盛期全市共有2000多家老虎灶。以后随着供水系统的不断完善逐年递减,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市区的老虎灶渐渐关闭。至2003年,市区基本已绝。仅老城厢北梅溪弄尚存一处。最初盛行老虎灶的时候还没有煤、天然气等方便的燃料。老虎灶以木材生火煮水,成了一个专门供应热水的地方,而后还附带卖茶水。原先全部是人力来开办,木桶挑水,舀子打水,人工烧火。每次打水费2角,钱放在灶头上就行。零钱多了,附近的小商贩还会前来兑换。这里的面积仅十七八平米,门口灶台上趴两口大汤罐,孕育热量。屋内两排长条桌凳,一排靠窗,一排居中,辟出狭小的通道。剩余空间老板拉起布帘便被用作为澡堂,每次洗澡费2元。老虎灶的顾客主要是附近居民,天亮后到此叫碗面条则充当早饭,一碗开洋面加个荷包蛋收费3元。平均四五分钟就有人来打水,人们热情地和老板娘打着招呼。还有些人会提着鸟笼前来遛鸟,鸟笼排成行,人们互聊家常,久而久之这里成为一种老上海特有的弄堂文化。
今年8月,小编再次见到了蔡老板,他讲述着经营老虎灶11年间的甘苦。在2004年,2角钱泡一次茶,一天很轻松能做上10元钱生意,但是到了2008年后就基本很难维持老虎灶的运营。去年7月,蔡老板不忍心地拆掉了灶头,腾出空间买卖生活用品,唯一留下了老虎的“尾巴”没有拆去,留作纪念。现在,市中心仅存的最后这家老虎灶已经被水泥封砌,再也不会回来了。因为其所在地被列入黄浦旧区改造范围,它的遗址也将面临着被拆掉的境地。老板娘补充说:“瞧!我们现在每个人的家里都有电水壶和饮水机,喝口水随时随地方便得很,哪还会需要这些老古董。”
如今这里几天才仅有一两个茶客前来遛鸟,来的人也是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老虎的尾巴”。当年那“巷口街头炉遍设,卖茶卖水闹声盈”、“炉火炎炎暮复朝,锅储百沸待分销”的的场景已成为过去式。
现在,市中心仅存的最后这家老虎灶已经被水泥封砌了一年。因为其所在地被列入黄浦旧区改造范围,它的遗址也面临着将被拆掉的境地。“地方性的消失,正是上海城市文化灵魂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同济大学教授刘滨谊曾经说过。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杨磊
  • 本期摄影 : 杨磊
  • 投稿 : 2996268397@qq.com
  • 发布时间 : 2014/8/5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