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面太美不敢看

  • 一夜之间,不知是谁在废墟的残墙上留下了一幅幅的画,冰冷角落因此变得温暖。它们仿佛在道别,微笑,在哭泣,在寻找,在等待,在述说...漫步废墟中,眼前,这画面太美不敢看;脑海,是余秋雨的散文《废墟》。
  • 废墟是课本,让我们把一门地理读成历史。
  • 废墟是毁灭,是葬送,是诀别,是选择。
  • 废墟,辉映着现代人的自信。
  • 废墟的留存,是现代人文明的象征。
  • 废墟是起点,废墟是进化的长链。
  • 废墟有一种形式美,把拨离大地的美转化为皈附大地的美。
  • 废墟是过程,人生就是从旧的废墟出发,走向新的废墟。
  • 废墟昭示着沧桑,让人偷窥到民族步履的蹒跚。
  • 废墟表现出固执,活像一个残疾了的悲剧英雄。
  • 废墟是垂死老人发出的指令,使你不能不动容。
  • 废墟是归宿,更新的营造以废墟为基地。
  • 废墟不会阻遏街市,妨碍前进。
已赞0
- / -
分享到:
画面太美不敢看
杨磊 图/文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一夜之间,不知是谁在废墟的残墙上留下了一幅幅的画,冰冷角落因此变得温暖。然而,这一切终将被夷为平地,它们仿佛在道别,微笑,在哭泣,在寻找,在等待,在述说...漫步废墟中,眼前,这画面太美不敢看;脑海,是余秋雨的散文《废墟》。
关于废墟和画,现实世界里,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2014年11月底,在台湾台中有一座奇特的眷村,不同于一般老旧眷村的灰暗破败,这里充满了鲜艳的线条与色彩,有如一座神奇的魔幻世界,也由此让村子免除了被拆迁的命运。“彩虹眷村”里所有的色彩都出自现年92岁的老汉黄永阜,他现在被称为“彩虹爷爷”,从86岁时拿起画笔。老人原籍香港,年轻时入台当飞行员,后负伤独居眷村,晚年生活苦闷。当时村里的居民急剧减少,眷村面临被拆除重建的可能。为打发时光,老人开始用油漆在自家住宅前的墙壁上涂涂抹抹,后来,逐渐画到了邻居家的围墙和院子里,再后来,整个村落巷弄的地面、墙壁、门窗都被他笔下色彩艳丽、俏皮夸张的彩虹、花朵、动物、名人肖像等画作铺满。“彩虹爷爷”并没有学过绘画。他只是把浮现在脑海里的形象用画笔再现出来,所以在他的画里不乏幼稚的笔触,但也正因如此,人们反而能从那些小花小草、外星人、熊猫、小人物中找到原始和本真。如今,到“彩虹眷村”来观光的游客络绎不绝,台中市长也大受震动,决定把这座村落作为“彩虹艺术公园”加以保护。这座曾经鸡犬相闻的旧时代的乡村在一位百岁老人的笔下,找到了鲜活的生命。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杨磊
  • 本期摄影 : 杨磊
  • 投稿 : magnum@dashenw.com
  • 发布时间 : 2015/01/14
收听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