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盲犬:你是我的眼

  • 国人第一次认识导盲犬可能是从电影《导盲犬小Q》开始,近年来,导盲犬逐渐从屏幕中走入平常生活,越来越多的盲人生活因为被称为“盲人之眼”的导盲犬而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 耳斯滨是一条4岁的雌性拉布拉多导盲犬,她与导盲犬使用者陈歆一起生活已经一年有余。在这一年里,耳斯滨彻底改变了陈歆的生活。
  • 在陈歆之前,耳斯滨在松江有过另一个主人——顾女士,因为其照看不周,在2012年曾被人偷走并消失了4天。找回后,顾女士将耳斯滨归还残联,耳斯滨转而走入了陈歆的世界。
  • 陈歆并非是一名天生的盲人,一切改变都发生在儿子钞钞出生后的那一刻,新生命的诞生却伴随着眼底黄斑变性,陈歆的视力一下子降为只有稍许光感。直到去年5月,耳斯滨的出现才结束了陈歆的“宅”生活。
  • “stand!go straight!七号线!”,在陈歆的英文口令下,耳斯滨坐起身子带领陈歆走向七号线地铁站,一路上耳斯滨带领陈歆绕过障碍物、越过水塘。领路并保证安全是导盲犬的首要任务。
  • 坐上地铁后,耳斯滨会主动趴在列车门旁的的角落里,只要陈歆没有指令,任凭旁边人来人往,耳斯滨都会安静的等待到站。抗干扰是导盲犬经过训练后的一大能力。
  • 地铁上,听话安静又可爱的耳斯滨也不免被姑娘小伙们“调戏”一番,此时,耳斯滨仍能坚守岗位兼职尽责,绝对不会吼叫或攻击别人。
  • 耳斯滨与陈歆的默契工作离不开两者长达5个月的磨合期,在此期间,陈歆需要与耳斯滨不断对话交流,这种磨合不仅仅是工作上的更多是生活习惯上的。
  • 5个月后,上海市残疾人联合会的专家为耳斯滨和陈歆的磨合期作考核,考核内容包括行走、坐地铁、乘公交等等等,这一系列考核的主要核心就是保证陈歆的安全出行。
  • 导盲结束回到家后,卸下工作服,耳斯滨则从工作状态转到生活状态。没有陈歆的命令,趴在一旁耳斯滨绝对不会自己乱跑。
  • “耳斯滨可以带我去我想去的地方,盲人电影、读书上学、学琴和朋友们聚会吃饭都不在话下,没有耳斯滨时我根本连想都不敢想。”陈歆告诉小编现在她的生活和常人一样丰富多彩,耳斯滨为她带来新生活。
  • 为了耳斯滨的健康,陈歆每周会带耳斯滨去几公里外的宠物店做清洁保养。这段路程的出行,对陈歆也是一个非常愉悦的过程。
  • 有了耳斯滨之后,陈歆经常带着儿子出去走走,在这个时候,一家“人”显得特别其乐融融。
  • 每天给耳斯滨吃饭、和耳斯滨散步已经成为了陈歆的生活习惯。现在,耳斯滨与陈歆的生活可以说是人狗不离、相依为命。没有耳斯滨陈歆只能窝在家里,而没有陈歆,耳斯滨也会魂不守舍。
  • 去年耳斯滨拉肚子,在下楼去医院的这段路上,耳斯滨虽然已经极度虚弱但仍然坚持导盲。在等待耳斯滨吊针的时候,陈歆万分焦急:“当时真的像自己孩子生病一样的痛苦,希望耳斯滨能快点恢复健康。”
  • 耳斯滨是非常通人性的。去年12月份的时候,陈歆突然发烧,她牵耳斯滨时候的力度改变和整个人的状态改变被耳斯滨一下子发现,此时耳斯滨也显得心神不宁起来,在客厅里来回绕圈,并时不时看看陈歆。
  • 情况不妙的陈歆由父母搀扶直接送往医院吊针,留下耳斯滨独自在家,与陈歆分离后耳斯滨就一直不吃不喝不睡守望在家门口等着陈歆回家。
  • “回到家后,耳斯滨一下子就冲过来亲我。”陈歆告诉小编:“当时真的很感动,眼泪伴着鼻涕就流下来了。我离不开耳斯滨,耳斯滨也离不开我,她不仅仅是我的工作犬,更是不可或缺相依为命的‘宝贝’。”
已赞0
- / -
分享到:
导盲犬:你是我的眼
图/柯一 文/柯一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申网及作者授权)

国人第一次认识导盲犬可能是从电影《导盲犬小Q》开始,近年来,导盲犬逐渐从电视屏幕中走入平常生活,越来越多的盲人生活因为被称为“盲人之眼”的导盲犬而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难以置信的导盲犬耳斯滨
耳斯滨是一条4岁的雌性拉布拉多导盲犬,与导盲犬使用者陈歆一起生活已经一年有余,两者配合可谓相当默契。“stand!go straight!七号线!”,在陈歆的英文口令下,耳斯滨坐起身子带领陈歆走向七号线地铁站,一路上耳斯滨带领陈歆绕过障碍物、越过水塘,陈歆也会每每用一句“good!”鼓励耳斯滨。到达地铁站后,陈歆下达命令“服务中心”,耳斯滨则迅速带领陈歆走近地铁服务中心的轧机,乘坐地铁。列车行驶过程中,耳斯滨趴在车厢走廊内一动不动,不仅不影响其他乘客,甚至还经常被姑娘小伙们“调戏”。
“第一次的时候,我都不相信导盲犬能帮我领路,在经过指导之后,耳斯滨可以说是令人难以置信。”,陈歆对小编说起耳斯滨的“神奇”就滔滔不绝起来,“每次走到楼梯口,耳斯滨都会蹭我一下作为提示,并将身体横在我脚下以保护我。”除此之外,耳斯滨的学习能力也很强,只要带领耳斯滨去过一次蛋糕店之后,耳斯滨就能记住店的位置和来往路线,等到下次陈歆只要对耳斯滨说“蛋糕”两个字,耳斯滨就能直接带陈歆过去。
明星耳斯滨
陈歆并非是耳斯滨的第一个主人,在她之前,耳斯滨在松江有过另一个主人,她是在松江一个按摩院工作的顾女士。据顾女士介绍,她在中山中路一盲人按摩店工作,当天她去参加一场婚礼,就把耳斯滨留在了店内。平时上班的时候,他们都会把耳斯滨关在按摩店一楼的笼子里,那天晚上10点左右,店要关门了,老板就将耳斯滨放了出来,让它活动活动。当时,耳斯滨就和平时一样在店里走动了下,然后就趴在店门口,但是老板去了一次二楼,再下楼就发现耳斯滨不见了。作为上海首起导盲犬被偷的事件,上海各大媒体广泛报道,4天后,一位不愿透露更多信息的市民刘先生迫于压力将耳斯滨交还给顾女士。在这4天中在耳斯滨身上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从查证,而顾女士也因为这件事的发生将耳斯滨交还给了上海市残联。
严格的磨合期考核
每一条导盲犬与使用者都有一个磨合期,对耳斯滨和陈歆来说也不例外。在最开始的两个星期里,南京警犬研究所的训导员会指导陈歆如何准确使用耳斯滨,这种磨合不仅仅是工作上的更多是生活上的。两周之后,陈歆就需要独自与耳斯滨在生活习惯上进行磨合。在此期间,陈歆需要与耳斯滨不断对话交流。在这个磨合期内,陈歆从不敢走到走得比常人还快,同时也和耳斯滨建立起了充分的信任。
5个月后,上海市残疾人联合会的专家为耳斯滨和陈歆的磨合期作考核,考核内容包括行走、坐地铁、乘公交等等等,这一系列考核的主要核心就是保证陈歆的安全出行。
耳斯滨带来新生活
陈歆并非是一名天生的盲人,一切改变都发生在儿子钞钞出生后的那一刻,新生命的诞生却伴随着眼底黄斑变性,陈歆的视力一下子降为只有稍许光感,从此,外边的世界与她之间形成了一堵无形的墙,那段日子,陈歆很少出门,几乎天天都窝在家里不知道怎么办。
5年后,耳斯滨出现了。耳斯滨打破了那堵无形的墙,陈歆不再寸步难行,“耳斯滨可以带我去我想去的地方,现在可以去看盲人电影、读书上学、学琴还可以和朋友们聚会吃饭都不在话下,没有耳斯滨我根本连想都不敢想。”,陈歆告诉小编现在她的生活和常人一样丰富多彩,耳斯滨为她带来新生活,可以说是真正的成为了她的眼睛。
相依为命的“母女”
在非工作时段,陈歆总是称自己是妈妈,耳斯滨则是宝贝。在这种亲密的母女称谓下,是耳斯滨与陈歆相依为命的生活状态和人狗不分离的生活作息。
去年的时候,陈歆发现耳斯滨每次吃饭过后都会呕吐不止,便决定带耳斯滨去吊针。在下楼出小区的这段路上,耳斯滨虽然已经极度虚弱但仍然坚持为陈歆导盲。在等待耳斯滨吊针的时候,陈歆万分焦急,陈歆表示:“当时真的像自己孩子生病一样的痛苦,希望耳斯滨能快点恢复健康。”
陈歆告诉小编,耳斯滨是非常通人性的。大概是去年12月份的时候,陈歆突然发烧,她牵耳斯滨时候的力度改变和整个人的状态改变被耳斯滨一下子发现,此时耳斯滨也显得心神不宁起来,在客厅里来回绕圈,并时不时看看陈歆。情况不妙的陈歆由父母搀扶直接送往医院吊针,留下耳斯滨独自在家,与陈歆分离后耳斯滨就一直不吃不喝不睡守望在家门口等着陈歆回家。“我回到家之后,耳斯滨一下子就冲到我面前亲我。”,陈歆告诉小编:“当时真的很感动,眼泪伴着鼻涕就留下来了。我离不开耳斯滨,耳斯滨也离不开我,她不仅仅是我的工作犬,更是不可或缺相依为命的‘宝贝’。”
虽然导盲犬为陈歆带来很大帮助,但仍有一些市民不理解,陈歆依然记得今年有一次她出门坐公交,在车上耳斯滨突然跳了起来,一开始她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可后来发现是有人在踢耳斯滨,“我当时心非常痛,对那人感到很气愤,也害怕耳斯滨受到伤害。”
《上海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办法》今年4月1日起实施(以下简称办法)。办法规定,盲人可以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据上海市残联介绍,目前,上海有23条导盲犬正在服役,从2008年开始上海盲人正式使用导盲犬,按照导盲犬服役8-10年计算,首批使用的导盲犬预计将在2-4年内退役,另外,上海已经有30位左右的盲人正在排队等候要求使用导盲犬,而上海每年能够提供的导盲犬的数量在5条左右。上海视障人士申请导盲犬为免费,导盲犬进入家庭后,视障人士需要自己提供狗粮的费用、洗澡费用,导盲犬看病免费,但药费需要视障人士自行承担,一般平均下来每个月花费平均在 300 至 500 元。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网友互动

  • 本期编辑 : 大申新闻中心
  • 本期文字 : 柯一
  • 本期摄影 : 柯一
  • 投稿 : xiaowei_jiang@qq.com
  • 发布时间 : 2014/8/7
收听微博